第五十五章:不相伯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源源不断的黑气自澄天上冒出,其空洞的眼神,覆盖整个额头的黑色妖艳花纹,整个人宛如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一般,充满了令人心悸的气息。

    “澄,天?”

    小鹤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看着面前这个宛如恶魔一般的少年,小鹤有心想要上前察看一番,但奈何一种心悸的感觉制止住了体的移动,只得呆立当场看着他。

    “小子,你......”

    一脸怒相的老虎狗云舜,神色也变得无比的凝重。他清晰地感觉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似乎,已经不是本来的那个人了。

    澄天没有答话,头颅缓缓地左右转动,扫视着每一个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人,当看到怀若柔的时候,他的子微微一颤,随即便又恢复正常。

    “澄色狼......”怀若柔捂着跳动加速的心脏,看着擂台上那个浑缠绕着黑气的少年,一阵恐惧感油然而生。特别是刚才,在跟他那双空洞的眼睛对视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全上下汗毛倒竖,寒气忍不住地自背后滋生。

    “那个少年,好像是......”

    苍老的声音突兀地自怀若柔耳边响起,似乎对澄天的这个状态有所了解。

    “虚老,你知道些什么?”怀若柔彷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追问道。

    “老夫也不敢太过肯定,但似乎,家族的典籍中曾经出现过有关这样的人的记载。”

    “能把那有关的典籍取出来吗?”怀若柔突然转变了语气,道。

    藏在暗中的人似乎叹息了一声,悠悠开口说道:“那部分有关的典籍,似乎都是属于核心典籍。如今家族中所有的典籍,都已经全数输进了家族的中央数据库中。现在的我,也没有权限观看到中央数据库的核心资料了。”

    说到最后,藏在暗中的人似乎被触动到了什么一般,话语中都带了强烈的叹息之感。

    就在这时,在擂台之上观察着众人的澄天,视线终于停留在了一个地方。

    他的视线,停留在了狱南飞的位置。

    看见如此诡异状态的对手,狱南飞倒也没有太过慌张,虽说为这突如其来的快速变化所震惊了一翻,但他终归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是那种因为一点变故就乱了手脚的人。

    唰!

    澄天的影猛地自原地消失。

    下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危机感猛地在狱南飞心头之上浮现而出,那是他在同辈之中,从未感受过的巨大危机感!

    来不及去想是什么回事,狱南飞二话不说,右脚便向着地面猛地一蹬,向侧边闪避了开去。

    砰!

    一声巨响在所有人的耳中回,只见原本狱南飞所在的位置,一道浑缠绕着滚滚黑气的影正半蹲在地上,如被黑色藤蔓攀附一般的右拳正正地击在擂台表面,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向着四周延伸开去,一圈强大的气浪以其为中心向外吹起。

    好快!

    狱南飞瞳孔一缩,收起了所有的淡定神色,转而认真打量面前的这个对手。

    对比起之前正常状态下的澄天,这个状态下的澄天,比起之前的破空加速,速度还要快上不少,已然达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强烈的直觉告诉狱南飞,面前的这个对手,跟刚才那只在自己的攻势下苦苦挣扎的蝼蚁不同,面前的这个,也许会是一头凶猛的野兽。

    一击未果,澄天的表没有丝毫变化,依然无悲无喜,无哀无乐,空洞的眼神深处没有传递出任何带有感的信息,彷佛是一具只有**,没有灵魂的躯壳。

    云舜见状,往前跨了一步便抓起呆立在当场的小鹤,将其带下了擂台。

    经过裁判老师边的时候,他淡淡地说道:“这件事,结束之后,你要给院方一个交待。”想必之前一直进行中的战斗,云舜都在暗中留意着,自然察觉到了裁判老师没有在澄天几乎是必死的局面下强制终止战斗。

    负责这个擂台的裁判老师是两人,两人皆是长得很是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中年男人,听闻云舜的说话,两人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便恢复正常,像没事一样继续观看着擂台之上的战斗,并没有回答云舜的说话。

    这其中,是有人从中作梗吗?还是......

    云舜的脑中念头千回百转,瞬间便思考到了多种况。

    但现在,可不是脑筋急转弯的休闲时间。

    唰!

    澄天的影再次自原地消失。

    狱南飞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澄天一定是再次向自己袭来,但这次,他却没有丝毫要闪避的打算。只见他手腕一翻,暗红色的精致长剑夹带着滚滚气出现在其手中,然后周上下暗红色的痕力喷薄而出,将八门第一门,天门的实力尽数展现了出来。

    进入八门境之后,连痕色都有了变化,痕力的质与量,都不是奠基能够所比拟的。况且,狱南飞的暗红色痕力,痕色纯粹度也是相当的高,并且他的痕力还是罕有的拥有分解特的变异属,他自信,即使是面对这个明显不太对劲的对手,也能够将之击败!

    锵!

    清脆的碰撞声音响起,狱南飞的双脚猛地一弯,马步扎稳,脚下的擂台地面瞬间凹陷了下去,裂缝再度四散,碰撞之处所掀起的巨大气浪将其上的学员制服都贴得紧紧的。

    狱南飞缓缓抬头,跟那双空洞的眼睛对上了视线,不心中一惊。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才能有如此对世间万物的淡漠之感出现?

    澄天的影停在半空之中,浑黑气如龙蛇缠绕,右手所形成的手刀劈在了狱南飞举起的暗红色长剑上,发出刀剑交鸣般清脆的声音,彷佛其手掌已然变得如金石般坚硬。

    下一刻,澄天的形变幻,双掌皆化作手刀状,以眼也难以跟上去的诡异速度,向着狱南飞发动了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但狱南飞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般,一把暗红色长剑被他舞得出神入化,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击中澄天攻至面前的手刀,全上下防守得滴水不漏,脚步还微微变幻,伺机而动,想要破开这个僵持的局面。

    在擂台下观战的云舜也吃惊不小,先为澄天所突然暴涨的力量与速度所惊讶,再者为狱南飞的超绝实力所吃惊。他不得不承认,那个挥舞着暗红色长剑的少年,的确拥有傲视同辈的资格,并且就现今来看,他的剑法已然渐渐开始脱去雏形,开始有了自己的剑形。

    澄天跟狱南飞转眼之间已经交手了上百回合,双方还在不知疲倦地疯狂对攻着,擂台之上不断响起如刀剑交击一般的声音。

    两人激烈的冲突,以及之前战斗的全部过程,都在大礼堂半空之中以三维立体投影即时投出来。其余擂台的人,也不自觉地被渐渐吸引过来,短时间内,1号擂台已然成为了整个大礼堂的焦点中心!

    “不相伯仲啊......”

    就在这时,一把听上去充满感染力的声音,在大礼堂一个无人的角落之中悄悄响起。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