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八门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澄天清脆的声音,彷佛盖过了在场所有的吵闹声。就连不远处在半空中激动地解说着的立青学长,也无法遮掩这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声音。

    “爆。”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彷佛被附上了无尽的力量一般,变得沉重万分。

    在狱南飞的长剑将要斩中小黑球的那一瞬间,小黑球迅速向内一缩,变成了一颗只有芝麻大小的漆黑无比的小黑点。

    “嗯?”

    狱南飞的长剑在小黑点旁边划过,丝丝气在擂台之上不断冒出,然后一阵比刚才更加强烈的危机感瞬间袭上其心头。

    下一瞬间,小黑点猛地膨胀,内部像有什么东西在沸腾一般,竟然猛地炸裂开来!

    轰!

    巨大的响声自擂台之上传出,强烈的气浪向着四周呈波纹状发散开去,待撞击到包裹住擂台的保护罩时,又被狠狠地反弹回来,在擂台之上掀起了一阵强烈的旋风。

    小黑点爆炸的范围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小,但却是诡异地通过空气向外传递震动,达到远距离传递伤害的作用。

    由于气浪翻涌,看不清擂台之上是什么状况,澄天屏息静气,仔细盯着刚刚狱南飞所站的位置,极力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那声清脆的“爆”,是澄天心思熟虑过后才做出的决定。因为他清晰地知道,就凭借往生一指,根本不能有多大的效果。毕竟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就算往生一指超越了普通的二阶战技,差不多达到了三阶战技的地步,也不能肯定是否会伤到对方。

    由于小黑球的爆发,其后的那根硕大的食指,亦被爆炸波及化为灰色的痕力碎片,然后消散在擂台之上。

    唰!

    突然,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在气浪当中向着斜下角划过,在擂台之上翻涌的气浪被这道光芒给一分为二,瞬间停息了下来。

    “蝼蚁的小计谋,还真是让我小吃一惊。”

    狱南飞淡淡地开口说道,只见他若无其事地站在原地,上没有一丝伤痕,更加不要指望他会吐血三升,只是隐约可见,他右手的衣袖处,有轻微的破损。

    没错,澄天原以为会建功的小黑球爆炸,就这样被轻描淡写地挡了下来。

    狱南飞将右手举至面前,看了看自己的衣袖,对着那处轻微的破损位置说道:“在这几轮战斗中,你是第一个,弄破我衣服的人。”

    “那又怎样?很贵吗?”

    “不。”狱南飞淡淡地说道。

    “这意味着,我不会再对你留手了。”

    话音刚落,狱南飞的气势便瞬间攀升,一阵巨大的压迫感向着澄天侵袭过来,彷佛四面八方都有着一面看不见的墙壁,在不断地向内压缩近。

    “看清楚了,这就是八门境跟奠基的差距,更何况是一只连奠基巅峰都没修炼到的蝼蚁。”

    奠基之后,痕力的第二个修炼阶段,就是八门境。

    八门,实则上是指人体内八个至关重要的道。分别是天门,地门,人门,鬼门,神门,佛门,魔门,空门。一共八扇门。

    修炼到奠基巅峰的人,体内的人之痕内,痕力已然达到饱和地步,无法再充盈,这时候,就需要开启人体内这八扇门,来将人之痕内的痕力疏导出去。

    要突破奠基巅峰,进入八门境,就需要用大量的痕力来冲开道,意为“开门”。往后每开一道门,都需要积累海量的痕力,不然的话,根本无法开门成功,甚至会有反噬的危险。

    但同样的,八门境跟奠基之间,拥有一道无法逾越的巨大鸿沟。因为每开一扇门,体内的经脉就会扩宽一次,痕力的流动速度加快一倍,而且由于开门的需要,痕力将会重新压缩积累在人之痕内,痕色将会由灰色转变为红色。而到了开启最后四扇门的时候,痕力将会有个质的飞跃,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度压缩一次,这时候,痕色将会由红色转变为橙色。

    这,就是痕力修炼的第二个阶段,八门境。

    “你开到第几门了?”

    不知为何,澄天突然问道。

    “第一门,天门。”狱南飞淡淡地说道。随即他拍了拍上的学员制服,将刚才溅起的尘埃拍干净,随即将鼻梁上的银色金属眼镜收了起来,露出一双不带丝毫感的眼睛。

    巨大的压迫感依然没有消散,澄天感觉自己整个人快要被压成一张饼,冷汗不由自主地顺着其脖颈流下,将上的学员制服都浸染湿透。

    就在这时,浓烈的火焰猛地自狱南飞上放出,只见他的背后浮现出一个红色的圆形纹章,炽烈的红光照耀开来,将整个擂台染成一片通红。

    “三阶,战技。”看着面前气势磅礴的狱南飞,澄天不由自主地道。

    没错,狱南飞背后所浮现而出的炎系纹章,有着三道赤红色的圆环,正是一个炎系的三阶战技。

    “什么?竟然有人要施展三阶战技?!”

    “那人是谁?!好强!”

    “三阶战技!对面的那个小子是谁?奠基期就想接下这个战技?等着收尸吧!”

    由于每个擂台的战斗过程,都是全程在大礼堂半空之中以三维立体投影的形式即时投出来的,因此其他擂台的人都能够看清楚各个擂台的战斗进行得如何。

    “澄色狼!快逃啊!”

    怀若柔在擂台之下大喊,差点就要冲上台去,却被绘礼死死抓住。

    “澄天!快逃!你接不住这个的!”

    一边拉着怀若柔,绘礼也在一边大喊道。

    看见两女如此关心自己,澄天报以一个苦笑。没办法,不是他不想动,而是因为狱南飞的强大气势压迫着自己,根本连动都不能动。

    “我说过,你没有机会认输的了,对吧?”狱南飞浑缠绕着赤红色的火焰,暗红色的痕力亦在其中化为一条条巨蟒,缠绕在其躯之上。

    “这个战技,在炎系的三阶战技当中,倒不算太过强大,但以我的修为催动,还是需要耗费我很多力气的。因为这个战技,有一个特,就是可以增强自的气势,压迫对手的行动。”

    原来如此啊。澄天不苦笑一声。

    看来这次,真的是连逃都不能逃了。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