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制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不远处,目睹整个过程的石千跟石万二人,吓得面无血色,汗毛倒竖。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刚才还在对着他们呼来喝去的执绔子弟,转眼间,已经变成了一具被捏爆心脏的冰冷尸体。

    澄天缓缓地转过头来,手掌之上还缠着一些心脏的碎,鲜红的血液自指间缓缓滴下,用那双空洞的眼睛盯着石千,额头上那个妖艳的黑色花纹,深邃得就像要把人的灵魂吸进去一样。

    “你,你,不,不要,过来。”

    石千惊恐地说道。

    澄天没有答话,再次转过头来,盯着灰塔下面的那扇暗红色大门,影一闪,就出现在了门前。

    轰!轰!轰!

    缠绕着黑气的拳头如狂风暴雨般不断击打在那扇暗红色的大门之上,在这四周一片寂静的地下城里回着巨大的响声。

    拳头击打在大门之上传出的震动,令得周边的破旧建筑再次增添了些许裂痕,但依然还是没有要倒下的迹象。

    轰!轰!轰!

    就这样不断轰击,澄天的拳头之上都出现了鲜血,伤口不断地冒出,指骨折断了多根,却又在以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复原。

    一直循环往止,那扇暗红色的大门出奇地结实,怎么也轰不开。

    澄天依然还是面无表,一头黑发无风自动,空洞的眼睛一直盯着大门,仿佛要穿过其阻隔看透里面的东西。

    唰!

    悄无声息地,一道人影骤然出现在澄天背后,一只苍老的手掌猛地伸出,搭上了澄天的肩膀。

    澄天像是察觉到背后有人来袭,双手停止轰击,向后一抓,就要抓住那只苍老的手掌。

    但那只手掌却仿佛游鱼一般滑溜,在他的肩膀之上滑过,顺着其手臂反向延伸,一扣,就扣住了澄天的手腕。

    澄天借势转,另外一只手掌成钩状,向着人影的心脏位置猛地伸去,宛如潜龙出水一般迅速,眼看着人影就要重演凌波的悲剧。

    澄天的手掌触碰到了人影的心脏位置,却是如同抓住一团空气,径直地穿过了人影,落在了空处。而后,那道人影渐渐地消失了。

    与此同时,在石千跟石万二人面前,那道人影再度浮现而出。

    那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炎学城地下锅炉的负责人,炎立行!

    炎立行此刻一脸凝重,盯着前方满黑气的澄天,悠悠开口道:“小子,你不认得老夫了吗?”

    澄天没有答话,却是转再次一拳拳地轰击着大门,彷佛不得到里面的东西就誓不罢休。

    后方的石千跟石万二人,却是看得目瞪口呆。刚刚出现了一个恶魔一样的少年,又再次出现了一个完全看不清修为的老头子,想要仔细探查,却是发觉自己如沧海中的一瓢孤舟,差点被**大海所吞噬。

    炎立行手掌一挥,一道劲气传出,后方的石千跟石万应声倒下,却是昏了过去。

    他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那雪白的胡子,道:“看来,只有先弄昏你了。”

    话音刚落,炎立行的影便自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澄天背后,一记手刀就这样劈下。

    澄天转,故技重施,要反抓炎立行。

    砰!

    澄天的手掌跟炎立行的手刀相碰撞,却是被狠狠地击飞,直接撞上暗红色的大门。

    被这个状态下的澄天一直轰击都轰不开的暗红色大门,此刻却是被撞飞的自己所轰开了,无法想象炎立行的这记手刀的力量有多大。

    大门被轰开,澄天直地倒飞了进去,落在里面,顿时昏了过去。仔细一看,他的手掌已经完全变形,整只手臂骨头尽碎。

    炎立行摸了摸白胡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是不是下手重了一点呢?”

    但随即他便瞳孔一缩,看见澄天的手臂正在缓慢地复原,虽不及刚才眼可见的速度,但还是相当可观了。

    “高速自愈吗?我怎么记得以前好像看过类似的人......”

    炎立行喃喃道。

    ------------------------------------------------------------------------------

    “你要记住,永远,永远不要忽视真正重要的东西。”

    “你要记住,永远,永远不要忽视真正重要的东西。”

    ....................................................

    熟悉的声音再次在澄天脑海中回

    “嗯?”

    澄天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亮光。定神一看,却是地下城上空的那片亮光。

    这次他看清楚了,那片亮光原来是数之不尽的发光植物所发出的。那些发光植物长得就像一把把小伞,伞底就是发出光芒的地方,在地下城上方浮浮沉沉,很是美丽。

    “小子,那是浮光伞,只有暗的环境才会生长,就像这里。成熟后就会发出亮光,浮在半空之中。”

    一把苍老的声音突兀地在澄天耳边响起,惊得他立刻坐了起来。

    “啊!好痛!”

    澄天只觉右手臂传来一阵剧痛,一看,整只右手却是被一圈圈的白纱布所包裹住,就像一个超大号的粽子。

    “我的手怎么这样了?”

    一旁,炎立行悠悠说道:“你右手手臂粉碎骨碎,虽然已经愈合了,但还是会有一阵剧痛,忍一下吧。”

    “什么?!粉碎骨碎?!这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澄天惊讶地说道。

    炎立行却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骨头尽碎的意思。你小子从一栋楼房上摔了下来,就成这样了。”

    澄天只觉事似乎没那么简单,但剧痛传来,却也没多大心思继续深究下去。

    “小子,你记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

    炎立行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澄天答道:“发生了什么?嗯......对了!那三人!”

    随即他便向着四周张望,却是看不见三人的踪影。

    “你是说那三个穿蓝色制服的少年吗?他们已经走了。”炎立行悠悠说道。

    “走了?我们刚才还......”

    “小子,你真的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吗?”炎立行打断了澄天的话。

    澄天应道:“那三人想要杀我灭口,我只记得当我冲到那个执绔面前时,然后就......”

    “然后怎么了?”

    “然后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炎立行的目中精光一闪,没有答话。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