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虚惊试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今年的新生,质量不错嘛。”

    一把略带沧桑的声音骤然自大礼堂里回响,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四处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自上方释放下来,剩下的还在肆虐的降兽们,通通软趴在地上。

    “好强!”澄天不住叫道。

    虽然并不是针对他们的,但那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一丝威压,还是令得他们心神胆颤。

    刚刚救了澄天他们的握着长弓的美女,神色也变得无比凝重,握着长弓的手用力了几分。另一边,手握长剑,满鲜血的青年,则冷漠地看了看破碎的穹顶,长剑一甩,上面附着的鲜血便飞溅而出。

    在上方,渐渐地有数个影浮现而出。当影全部显露出来后,下面的降兽像是承受不住威压,全都惨叫一声,然后骨头皆被碾碎,全数暴毙。

    上方显露出来的影足有数十个之多,站在最前方的正是换了一灰色绣金长袍的景凡,在他的旁边,则一左一右地站了两位略显老态的老者,同样是穿灰色绣金长袍。至于他们的后方,则杂乱地站了数十个人影,年龄参差不齐,不过都穿黑色鎏金的职业装。

    澄天认出了,入学时帮她登记信息的眼镜美女,也在其中,不过还是带着那副看不见眼睛的圆圈眼镜,他心里小小地遗憾了一下。

    “不错,不错。”站在景凡左边的老者,用略带沧桑的声音说道,看来他就是刚才那把声音的主人了。

    而站在景凡右边的老者,看了下方的学员几眼,冷哼一声,不满地说道:“哼!对上一阶降兽,竟然还有负伤的。”

    左边的老者则笑了笑,道:“老纪,虽然是一阶降兽,但毕竟有一定数量,负伤这是难以避免的啊。”

    纪梵冷冷地说道:“严老头,你不用为这群新生找借口了,事实就是事实,负伤了就是负伤了。”

    严天行刚想开口说话,景凡就摆了摆手,无奈地道:“你们两老就不要再争吵了,让后辈们看见,那影响多不好啊?”

    “再说,今年的新生,质量的确不错,则是毋庸置疑的,纪老就不用多说了。”

    说罢,景凡还看了看下方的学员几眼,视线在其中几人的上停留了一下。

    见状,纪梵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咳,咳。”

    景凡清了清嗓子,对着下方开口说道:“首先欢迎你们进入凡尘学院,我是凡尘学院的院长,我叫景凡。相信你们都猜到了,这些一阶降兽,是我们对你们的一个小小试炼。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你们的表现很出色,我们很满意。”

    “竟然是试炼?!”

    “我还以为炎学城沦陷了呢!”

    “搞什么啊!亏我还差点吓尿了!”

    “你看!我不是告诉过你炎学城没那么容易沦陷了吧?”

    “哈哈!我早就知道这是试炼了,本大爷果然是天才!”

    听到景凡的说话,下方的学员们顿时哗声四起,议论纷纷,绘礼没好气地道:“好端端地搞什么试炼!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呢!”

    “放心吧绘礼!你没那么容易死的,我一直会在你边保护你的!”小鹤认真地道。

    绘礼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道:“我才不需要你保护,死矮子!”

    景凡再度清了清嗓子,神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不过,大家千万不要因此而骄傲自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试炼,这种程度,对于外面弱强食的世界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将来,你们会碰见更强大的降兽,也许,还有来自敌对联盟的凶猛侵袭。因此,不能有丝毫的松懈,知道吗?”

    这时,景凡的神色却出现了一些自满,缓缓地继续说道:“凡尘学院有你们所需要的一切设施,希望这几年,你们都能够有所收获。”

    没想到这次的话一出,下面便传来一片嘘声。

    景凡脸红了一下,随即便清咳一声,道:“那今天的开学典礼,就到此为止了,明天正式开始上课。”

    说罢便子一晃,连带着后方的数十个人影,凭空消失了。

    幸好不是城市沦陷了之类的,只是一个小小的试炼。澄天缓缓地吁出一口气。

    “澄,澄色狼。”

    “你在叫谁?”澄天转过头来,目光不善地盯着怀若柔,冷冷地说道。

    怀若柔被澄天这样一盯,心知自己说错了话,脸色瞬间变红,连忙改口道:“不,不,澄天,谢,谢谢你救了我。”

    看见怀若柔慌张却可的样子,澄天只觉得心神微微一颤,道:“没,没事。”

    “不过,不是我说你,这些都只是一阶降兽,我看以你的实力,不会连一只都应付不了吧。”

    澄天感觉到,怀若柔的痕力修为,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丝,大概在痕力第八重的境界。

    被澄天一说,怀若柔的脸色更红了几分,道:“可,可是我根本没遇到过这种况嘛!我,我一直以为,城市都是很安全的,那想到会有这种况出现啊!我还以为,炎学城被降兽袭击沦陷了呢!”

    澄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赏了她一个爆栗,道:“那以后记住,遇到这种况,就不要再这么手足无措了,知道吗?”

    “啊!好痛哎!你果然还是暴力色狼!”怀若柔痛苦地用双手捂住了头顶,略带哭腔地道。

    由于大礼堂里面还是一片狼藉,数不清的降兽尸体,血内脏什么的到处都是,大家都没有心思再多逗留,便径直回到了宿舍。

    屏南区第32栋宿舍楼第10层,洗浴间里。

    泡在按摩池里,看着水蒸腾起来的烟雾,澄天不有些出神。

    “那个拉住我的女生,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知道降兽突然出现这件事呢?”

    “还有,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难道我以前认识她?”

    澄天不断地在记忆中搜索,却发现怎么也记不起自己曾经认识过这样一个漂亮的女生。

    “她到底是谁呢?”澄天喃喃道。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