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逮着

    

    方若兰看着儿子,手竟微微的在发抖:“默书。。。”

    “你先跟陈叔他们聊,我回办公室处理一点公事。”萧默书始终挂着笑容,直到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便看到萧默棋在他的办公室等他。

    他让韩秘书先出去,自己才慢慢的走进去,关上了门。

    “默书。。。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的地方?妈昨天说的话,有些是过分了。但是我相信,她是一时着急,才会这么说。”萧默棋忙解释道,“现在子期,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我猜是凯诺把他藏起来了。这件事跟姐姐没有关系,你把她藏哪儿了?”

    萧默书慢条斯理的坐回自己的座位,淡淡的说道:“默棋,半个小时之后要开股东大会,我有些东西要处理一下,麻烦你出去。”

    “默书。。。”萧默棋看着弟弟这般,也是急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萧默书缓缓的抬头,嘴角极缓慢的勾出一抹笑容:“阿棋,我给你们机会,之前股权转让,我是真的决定完全退出环亚。萧默的事,我沾的太多了,我不想再沾一点儿半点。可是到现在,我发现不应该是这样。”

    萧默棋听着弟弟说的话,心底一点点的泛出寒意,静静的等他继续说下去。

    “萧雅说,我之前转让股权,是以退为进。我现在想想,其实她说的的也未尝不可。”萧默书笑意更深,“环亚是在我手里发展壮大的,没理由我就这么放手了,你说对吗?”

    萧默棋真不习惯他说这样的话,说道:“我知道,这只是你一时的气话。”

    “当然不是,我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吗?”萧默书好笑的反驳,“从颜子期敢那么对乐乐,从我那位所谓的母亲亲口说报警,亲口说我狼心狗肺那一刻开始,我不再是萧家人,我跟萧家人再无关系。环亚,以后也不会是萧家人的,你明白了吗?”

    “默书。。。”萧默棋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看他,“我不相信,这是你说的话,你不是真心的。。。”

    “你亲耳听以了。”萧默书着,舀着手里的电脑准备出去,“我出去了,马上要开会,你也是股东,欢迎参加。”

    萧默棋看着萧默书的背影,缓缓的才跟上去。

    一个股东大会,萧默书宣布了他对环亚接下来的几大计划,每一个计划都详尽列入公司的年度计划进程之中。顿时,公司的股东对萧默书,对环亚都有了兴趣。

    相反,方若兰在一旁听着,只觉得灰头土面,脸色惨白。

    她知道,她想要在公司里舀回主动权,是根本不可能了。

    等会议结束,方若兰怔怔的看着儿子,嘴里不由的低喃的说道:“默书。。。你把雅儿藏到哪儿去了?你告诉我,好不好?”

    “我的条件我早就说过了,做不到就不用再谈。”萧默书合上电脑,准备出去。

    “默书,你不能这样。。。”方若兰追上去拉住他,“你不能这样,默书。。。你告诉我雅有儿还活着吗?环亚已经被你抢走了,你究竟要怎么样?”

    “放心,我不会让萧雅死,死对她来说太便宜了?”萧默书低头看她,“我究竟要怎么样?你们慢慢的就知道。”

    “默书。。。”方若兰抓住他,就是不肯放手,“你心里有气,你可以冲我来,你放过雅儿。。。”

    萧默书看着这个所谓的母亲,他曾经把对萧家的恩看的比什么都重。萧家夫妇养育了他,给了他一切,从小到大他就发誓一定要报答他们。他为萧家卖命,他视萧永光夫妇为亲生父母。萧雅做了那么多坏事,他一直看在眼里,还成了刽子手帮她掩盖。

    到现在,他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可以为萧家卖命的工具罢了。她不信任他,她说当他是亲生儿子,不过是让他为萧家守住家业,好留给她的一双儿女。

    他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外人。

    “你想蘀她受罪?”萧默书挑眉反问,“我怕你会受不住。。。”

    方若兰脸一白,极是惊恐的看着他。

    &

    nbsp;

    “好好过你的子吧!”萧默书说着,便出去了。

    方若兰体一软,坐到了椅子上。

    萧默书一回办公室,马上接到一个电话:“萧总,找到颜子期了,我们在首都国际机场发现他,他正要出国。”

    “逮住他。”萧默书马上下令。

    “是。。。”

    一个小时之后,颜子期一脸的惊恐,手脚还在发抖。这次出国,是凯诺安排人送他出国。但是萧默书早在各机场,离开北京的重要的关口设了人,只要他一出现,就马上可以逮到他。

    颜子期还没来得及上飞机,凯诺的人被海关截住,颜子期就被带到他的面前。

    颜子期被带飞机场的一个商会vip室里,带进去的时候,站都站不稳。他当然知道萧默书在全世界找他,所以她才会这么急着离开。母亲已经被他抓住了,他要是被他抓住,必死无疑。

    萧默书就坐在长椅上,看着颜子期被带进来。

    颜子期一看到他,尽管害怕极了,却还是强装着气势:“萧默书,你敢这么对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你父亲?”萧默书听着这个称呼觉得很是好笑,“你的父亲,你指的是凯诺吗?”

    颜子期脸一脸,他一向不承诺凯诺是他的父亲,他一直记着自己是姓颜的。所以母亲又跟凯诺在一起之后,很长的时间他非常的痛恨母亲。而他最恨的还是颜欢,在他看来,如是不是颜欢,他的这个家,不会变成这样。

    “如是我忌惮凯诺,我就不用把你逮到这里来。”萧默书冷笑一声,“我有些话,要问问你。”

    “你要问什么?”颜子期命令自己不要害怕,没什么好怕的,萧默书不敢对自己怎么样的。

    “你用的哪只手打的我女儿?”萧默书缓缓的问道。

    颜子期脸色一变:“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打的女儿,也许。。也许是她自己贪玩,自己藏起来。她是颜欢的女儿,说不定她故意把自己弄成这样,只想来嫁祸给我!”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

    〖〗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引你入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