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抽干净

    

    萧默书听了这话,却是笑了,他紧紧的捧着颜欢的脸,额贴着她的额,低低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颜欢。。。”

    颜欢怔了一下,他的眼眸里满满的是深,还有劫后余生那般的喜悦。她如被定了般定住了心神:“干嘛。。。”

    你活着,真好!他在心里这般说,却吻上了她的唇瓣。先是小心的品尝,确定了是她的味道之后,便深深的吻住了。他吻的深,吻的急,将她惊呼的气息全吞在嘴里。

    “呜。。。”颜欢的手打在他的肩上,她是完全有这个能力拒绝他的,却只是打了他俩个,眼眸便开始闭上。和他烈的亲吻着,手无力的搁在他的肩上。

    他托起了她的腰,也顾不得人群汹涌,顾不得有千万只眼在看。他只想好好吻吻她,感觉她的温度,她一切。确认她是活着的,她是完好的。

    “萧默书。。。”终于,他微放开了她的唇时,他的唇挨着她的唇,她叫他的名字。

    萧默书再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恨不能揉入骨血里。

    “爸爸。。。欢欢。。。”乐乐小小的人儿竟拎着满手的购物袋跑过来,“欢欢,爸爸,你们把自己弄的好脏。”

    萧默书眼里还含着泪,往开了颜欢一把将女儿抱起来,就用自己的脸去蹭她。

    “爸爸,你干嘛啦!”乐乐手下的袋子掉了一地,抱着爸爸的头推拒着他,嘴里笑闹着。

    颜欢看到他们父女这般,心里软成了片片。

    “默书。。。”一个惊慌的声音传来,颤颤的。

    萧默书还抱着女儿,竟还看到方若兰在,她上披着毛巾,惊魂未定。

    “默书,环亚完了是不是?”方若兰看着这栋环亚大厦,“默书,这件事你一定要弄清楚,线路爆炸的时候颜欢就在环亚。她亲口跟我说,她要毁了萧家,毁了环亚的。默书。。。”

    萧默书如果还对方若兰有一丝丝的感的话,在这一刻便抽得干干净净。

    他抱着女儿,冷冷的说道:“环亚为什么会爆炸起火,警察会调查原因。不过,没有任何证据之前,您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对别人的诽谤,请您慎言。”

    “你说什么?”方若兰简直不敢相信萧默书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默棋,你还是带她回去好好休息吧!”萧默书表冷淡,对方若兰后的萧默棋说道。

    萧默棋将刚才那一幕看的清清楚楚,默书对欢欢是那么的紧张,不顾自己的命也要去找她。他们之间的感,又岂是第三者能插入的呢?

    “欢欢,你没事就好,我们先走了。”萧默棋对颜欢说道。

    颜欢微笑回应,她压根不在乎方若兰说过什么。

    “默书。。。”方若兰是极依赖萧默书的,以往在萧家,只要有默书在,什么事都可以解决。现在环亚爆炸,不少高管都死在楼上。环亚更是变成了废墟,丈夫也没了,她没了方向。

    “你回去吧!”萧默书说着,放下了乐乐,将地上的购物袋都一一拾起来。

    “妈,我们回去吧!”萧默书搂着母亲说道。

    方若兰还是眼巴巴的看着这个儿子,眼眸慌乱无神。

    萧默书已经不去看方若兰,而是对乐乐说道:“乐乐,爸爸很抱歉,今天不能带你去欢乐谷了。我们得先回家,然后。。。”

    “你不是已经不是环亚的人吗?”颜欢打断他的话,“既然不是环亚的人,你还要管环亚的事吗?”

    “有些事总是要弄清楚的。”萧默书又抱起女儿,“我们先回去。”

    不过发生这样的事,上面还死了很多人,尸体不停的被抬出来,后都是人们痛苦的声音。谁也没有心还在这个时候去玩乐。

    回去的路上,是萧默书开的车。

    乐乐乖乖的坐在后面不说话,颜欢也不说话。

    回到家,颜欢要洗澡换衣服。

    等她洗完澡换完了衣服,萧默书已经换好了衣服在客厅里陪乐乐。看她出来,便说道:“你的头发被火烧了一点,我给你剪剪头发吧!”

    “你会剪头发?”颜欢还擦着头发,不由的问道。

    “我一定给你剪好。”萧默书已经找到了椅子,还有干毛巾。

    “我也要看爸爸剪头发。”乐乐盘坐在沙发上,很兴奋的说道。

    颜欢看着乐乐,臭丫头,现在萧默书说什么她都会说好,都会说对。她只好坐下来,萧默书给她围好毛巾在口,后面又圈了一条毛巾。

    “我只给你把头发剪碎一点就好。”萧默书倒是很熟练的舀起剪刀,边说着,边说道。

    “反正你要敢把我剪的难看的话,我就把你给剪了。”颜欢半是威胁道。

    萧默书但笑不语,非常专注的给她剪头发。

    不过他剪的非常用心,每一个地方都力细致,突然灯光闪了一下,乐乐舀了手机竟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

    “乐乐,你做什么?”颜欢忙问道。

    “爸爸给你剪头的样子好帅,我要拍下来。”说着,乐乐又拍了一张。

    萧默书冲女儿眨了眨眼睛,不一会儿就给颜欢剪完了,他自己先打量了一下,便说:“好了,你去镜子里看看。。。”

    “不好看,你死定了。”颜欢到浴室的镜子里去,不由的摸摸自己的头发。萧默书把她的头发剪碎了,不像之前那般整齐,耳际还有几屡特别长的,这样看着竟有几分俏皮。

    他走了进来,站在她后,手放在她的又肩上:“好看吗!”

    “还凑合吧!”颜欢不由的再摸摸头发,还嘴硬的说道。

    “我觉得好看的。”萧默书说着,站在她后将她整个人圈住。

    “你干嘛啦!”颜欢从镜中看他的表,真是要命,他又用这种柔似水的眼神看他。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在环亚前,他抱着自己崩溃失控,泪流满面的样子。

    那是她头第一次看萧默书那般,那的眼泪直直的撞到她的心口处,疼疼的又的。让她这一刻,也没有力气拒绝他。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引你入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