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不是失忆就可以

    开心难得的温,让逍遥老人一时间怔住了,等看着三个人已经走远的影 ,方才醒悟过来。舒虺璩丣跳脚对着三人走远的方向,逍遥老人放声大吼。“你个臭丫头,你个不孝的臭丫头,临走临走还不让我老人家好过,居然要惹我老人家掉眼泪,你个臭丫头,真是讨人厌的臭丫头,越来越讨人厌的臭丫头……”

    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只剩下不舍的呢喃,逍遥老人看着开心三人离开的影,猛然转过,不敢 再看,生怕自己晚节不保,会流出泪来。

    “孩子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们的天空很高很远,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看着他们飞,然后累了的时候,在这里休憩。”

    璇玑老人也看着三人的影走远,语气清淡,带着看透一切的豁达。

    “我知道啊,可是还是舍不得嘛,尤其是那个臭丫头,平常冷心冷脸也就算了,偏偏走的时候演这么一出,让我忍不住就是心酸。”

    璇玑老人笑着,转慢悠悠地向着医庐走去。

    逍遥老人回头看看只剩下几个淡淡黑影的开心三人,也跟在璇玑老人后。

    还好还有师兄在,以后这逍遥谷也不会寂寞。自从多年前她离开之后,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让他安心的氛围了。

    “傲,都过去了,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一起,好好的。”

    伸手抓住开心的手,紧紧地握在掌心,司天傲满心的欢喜,说不出的安然。

    两个人拉着手,一起向逍遥谷深处走去。

    因为有火山的量蒸腾,逍遥谷一年四季如,此刻虽是西陵的寒冬,却也不会影响逍遥谷的气候,往里走,一片野生的果林正处于果子成熟的季节,一颗颗硕大的红色果实高挂在枝头,映着太阳的光芒,红艳艳的一片,漫山遍野地铺展开来。

    红彤彤的果林,碧草如茵 ,那一片景象,如诗如画。

    司天傲和开心手牵着手,慢慢走进果林,开心随手摘下一颗红得几乎就要裂开的果子,顺手递给司天傲。

    “尝尝,这个玲珑果甘甜可口,只在这个时节成熟,七便落。我们赶的时间刚好,我可以用千雅教我的方法试着腌制一些秘藏起来,这样就可以随时吃到玲珑果了。不知道师父这边有没有坛子给我用,如果没有,我就把他酿制的那些酒倒了,然后酿玲珑果。”

    司天傲捂着嘴轻咳一声,打算假装自己没有听到开心算计师父的话。

    “你不用假装置事外讨师父欢心,他老人家是吃硬不吃软的子,你越是跟着他对着干,他越觉得你这个人有意思,值得放在心上。”

    “师父是个可的人,你心里很在意他是么?”司天傲看着开心眼底真诚的笑,看出她的心思。

    这一对师徒,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现彼此的感,嘴上互相斗争,心底把对方看得极重。

    “当然在意了,若是没有师父,我早死于七步断肠之毒,若是没有师父,我还会是那副愤世嫉俗把所有人都看得如同草芥的子,是师父给了我新生命,也让我重新活了一回。我嘴上和师父争斗不休,是因为我知道他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但是心里,我把师父当成父亲一般尊重。”

    司天傲拉着开心的手,和她相对而视,认真而严肃地说。“我会和你一起,把师父当成父亲一般尊重。”

    西陵的帝王,在这一刻,却说把外姓的老人当成父亲一般尊重,这样的话若是在西陵传出去,怕是会掀起滔天的巨浪,但是此刻,他却是如此认真地说着,只因为那个老人,是他心之人的师父,是师父把开心重新送回他边。

    “傲,谢谢你!”开心微笑,深意长。

    “傻瓜!”司天傲把开心紧紧地抱在怀里,深深地融入自己的生命里。

    “我说你们两位,想要眩甜蜜,能不能躲远点,别在我这个单汉的面前啊,这样子很伤我的心,你们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司天傲和开心一头黑线,怎么这段时间总是有人打断他们两个的甜蜜蜜呢!

    目光一致地看向坐在一棵树上的司天睿,司天傲很诧异居然在这里看到司天睿,他不是应该在盛京城,协助司天宣管理朝政么!

    “天睿,你来探望师父,有没有准备一些工具啊!”开心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司天睿。

    司天睿扬眉一笑,默契地眨眨眼。“这还用说,这个时节过来,不准备一些坛子酿制玲珑果,不是浪费了一年的好光景。放心吧,我带来的坛子,够装一年的量了。”

    开心会心地笑,为她和司天睿不用言说的默契。

    没想到她只是随口一提,司天睿居然记在心里,并且真的带着坛子过来,要为她酿制玲珑果储存零食。

    “你过来多久了?”开心走到司天睿所坐的树下,看着他抱着一个坛子的好玩模样。

    司天睿忍不住微笑,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儿。“玲珑果刚刚成熟,我就到了,然后这两天一直都蹲在果林里摘果子,气得师父每天都跳着脚的骂我不孝,只顾着摘果子,不理会他这个孤苦的老人家。”

    两个无良的徒弟相对着哈哈大笑,清脆的笑声传得很远,响彻了整个果林。

    司天傲看着,心底觉得温暖惬意,忍不住,也露出会心的笑。

    开心三人离开逍遥谷的时候,逍遥老人的胡子几乎气得翘翻天,指天恨地地怨责自己有眼无珠,居然收了两个没良心的徒儿,回谷一次,居然不是为了探望师父,而是为了酿制玲珑果好满足自己的口腹之

    不过也不能怪逍遥老人这么哀怨,单看三人一人牵着的一辆马车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大坛子,就可以了解到逍遥老人伤痛的心了。

    不过其余四人没有一个同他这个收了不良徒儿的老头子,径自言笑晏晏,丝毫看不出是在道别。

    只能说都是豁达之人,不会做那么多的小女儿态,经历过太多,也知晓生命的无常,岁月的无,更加能够看淡生命中的分分合合,保持一颗清明通透的心。

    开心上前一步,猛然抱住正在跳着脚大骂的逍遥老人,让他一时间竟然怔愣住了,忘了自己前一刻还在痛骂。

    “师父,保重!”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引你入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