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有事要说

    颜欢听着萧默书这么说,亦没有再多说,放开了萧默书进去了。i^

    “默书,谢谢你。”颜泽洋感激的看着萧默书,如果现在不让他见青夏,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不用谢我,姐夫。”萧默书不自觉的强调姐夫这个称呼,面无表,“姐夫,我希望你能处理好的你的家事,包括我的姐,包括你的孩子。不过你现在对颜欢的姐姐是什么心态,你得先想想你还要不要你这个家。如果你真的做出什么事,最后受苦的恐怕还是你最心的女人。”

    那个最心的女人, 让颜泽洋全抖了一下,他不由的看向病房内。萧默书是看出什么来了吗?颜泽洋很是慌张,他甚至有些无措,他想靠近青夏,想在她的边。

    但是默书说的话,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没有了资格。

    “好好想想我的话,这里我会照顾好。”如果姐姐知道安青夏醒了,恐怕又会是天翻地覆。

    颜泽洋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萧默书也轻轻的推开了病房门。

    谁知道安青夏已经醒了,看到女儿在,便露出了笑容。

    “妈妈,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是你爸爸太伤心了,我看着不忍心,只得装着累了,先睡下。”安青夏近乎贪婪的看着女儿,“欢欢长这么大了,真漂亮。。。”

    “我哪有妈妈漂亮呢?”颜欢在母亲面前,不自觉的会放软声音,甚至有些撒,“妈妈脸皮真厚,哪有自己夸自己女儿漂亮的呢?”

    “我的欢欢,就是漂亮。i^只是妈妈,没能看着你一点点的长大,变的这么漂亮。”安青夏伸出手抚着女儿的脸,她动作说话都自如些了,甚至想要坐起来。

    颜欢忙人去扶母亲。

    “我来吧!”萧默书正好进来,大步过去,给她把摇高一些,“这样会不会舒服一些。。。。”

    安青夏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熟悉似乎又陌生,她感激一笑:“谢谢,请问你是。。。”

    “我叫萧默书,我们见过的。。。”一时间萧默书也不知道要如何来称呼她,站在颜欢的边,尴尬的很。

    “萧默书。。。”安青夏听着这个名字很是耳熟,不一会儿便想起来了,表微微一变,“我记起来了,你是萧雅的弟弟,你长大好多了。”

    “是的,我是萧雅的弟弟。”萧默书看颜欢的神也变得不自在,甚至有些怪他这个时候进来。

    “好久不见了。”安青夏感叹一声,“刚才也没有来得及问,你姐姐近来好吗?”

    她用的是近来。。。萧默书呼吸一滞,颜欢说姐姐常常来医院,言语来刺激安青夏,这么说来她都是听得见的。眼前的女人,眼眸里没有一丝的怨恨,眼睛平静的如一片深海。笑容是那么的安详平淡,无波无澜。

    “她很好,谢谢您的关心。”萧默书回道。

    “我在这儿陪我妈妈就行了,你走吧!”颜欢不想让母亲想起不愉快的事,便转头对萧默书说道。

    萧默书自然知道这丫头的心思,他便道:“那我去买点吃的,您刚醒来,只怕只适宜吃一些清淡的流食,我买点粥过来。”

    “谢谢。”安青夏看着女儿不自然的表,再看看萧默书是如果的上心照顾,便心中了然了。

    萧默书手在颜欢的肩上轻拍了一下,便出去了。

    他一走,颜欢坐到母亲的边:“妈妈,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按摩好不好?”

    “好。”安青夏看着女儿给自己按手,她手势已经很好了,之前来看她,医生说要经常给母亲按摩,防止她的肌萎缩。颜欢也跟着按摩的医师学了一些,一来就给母亲按。

    “妈妈,我按的好不好,会不会太重了,弄疼你。”颜欢没有比这一刻更满足的了,有妈妈在边,是最幸福的事了。

    “不会。”安青夏怜的看着女儿,“欢欢,你预备跟妈妈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颜欢专心的按摩,顺口问。

    “萧默书,是怎么回事?”母亲问。

    颜欢手里的动作一顿,有些心虚的看着母亲:“妈妈。。。”

    “你还想瞒着妈妈吗?”安青夏另一手落在女儿的手背上,“我看他对你的事上心的很,对我也这么照顾。。。”

    “妈妈,我和他没什么的,他是萧家人。。。”颜欢还不想告诉母亲那些,忙说道。

    “两个人在一起,跟他姓什么有什么关系呢?”安青夏一声的感叹,“欢欢,和一个人在一起,只取于你喜不喜欢他,他喜不喜欢你。”

    “妈妈。。。”颜欢全然没有想到,母亲会这么说。

    “如果两个人真心喜着对方,便是有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需要在一起的勇气,也需要一起面对生活的勇气,只在于你有没有。”

    “我和他不是的。。。”颜欢还是想否认,她和萧默书之间怎么会有呢?那太好笑了。

    “欢欢,妈妈不希望你心里藏着恨,不管是你对爸爸,还是对萧家。”安青夏轻轻的拍打着女儿的手背,声音是那么的迟缓而温暖,“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人生,拥有自己的幸福。”

    “你一点也不恨爸爸吗?一点也不恨萧雅吗?”颜欢震惊的看着母亲,母亲的宽容让她难以想像。

    安青夏轻轻的摇头:“我不恨你爸爸,从来不曾恨过。至于萧雅,我更加不会去恨。恨,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太累人。我不愿意恨,也不希望你来恨,你明白吗?欢欢。”

    “可是,如果不是他们,你也不会。。。”

    “也许这样也好。”安青夏再次感叹,“当年得知你爸爸和她再在一起,我心如死灰,当时是连死都想过的。若不是那场车祸,我说不定真的自杀死了。可是我活过来了,只是做了一场梦,很长很长的梦。现在梦醒了,我还能看到我的女儿欢欢,我很感恩。其他的,不求也不恨。”

    愿灾难离人类远一些,为雅安祈祷,一切平安!

    ,查看详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引你入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