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致命的羞辱

    车子一路往中山南路走,再往前走,便颜家了。%&*";

    颜欢已经很久没有回这个地方了,就是之前在滨海这边念书时,她也多半的时候不回家,留在学校宿舍。

    她虽然姓颜,但这颜家这个家,她从没有当是自己的家。平时回来,也是缩在自己的房间,极少会出房门。

    这一带都是别墅区,旁边有一个很大的高尔夫球场,颜泽洋就是那里面的会员。里面的绿化做的非常好,还放养了不少野生动物。门口的保安就很严密,一般的车辆都不会放行进去。

    他们一路进去,终于到了颜家门口。

    下车时,萧默书先下了的车,他付了车钱,看颜欢仍坐着没动。边过去给她开车门:“下车吧!”

    颜欢看了他一眼,这才缓缓的下车。

    颜欢的前院有一大片的庭院,旁边种了绿植,还有几棵桂花树,已经长的有一人多高了,枝繁叶茂,每每秋天来了,就会有淡淡的桂花香。在别墅门口,铺了一条石板路,一路过去,还有一种曲通幽径的感觉。旁边有个葡萄架,下面放着秋千,是专为颜子惜搭的。

    整栋别墅是按萧雅的心意建的,萧雅是一个很讲究生活品质的人,要求住的舒适宜人。

    他们一进门,颜家的小公主颜子惜就冲了过来,她才十二岁,小名叫宝儿,刚刚开始上中学。她和颜欢还有几分像的,特别是眉毛,都微微有点粗。

    “舅舅。”宝儿扑到了萧默书的怀里,“舅舅,你来了,有没有给宝儿带礼物?”

    “舅舅这次来的匆忙,明天一定给宝儿买礼物,好不好?”萧默书将宝儿接住,浅笑道。

    宝儿嘴巴一扁:“舅舅跟爸爸一样,讨厌。”宝儿说着,马上从萧默书的上下来。

    颜欢冷冷的看着宝宝,她对所谓的弟弟妹妹,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还有一个弟弟颜子期,正巧比她小四岁。虽然今天是周末,估计是留在学校没有回来。

    宝儿也看到了颜欢,她非常讨厌颜欢,而且也不把她放在眼里。环着手看自家舅舅:“舅舅,你怎么跟她回来了啊?”

    “宝儿,这是你的姐姐。”萧默书知道她们姐妹的感不好,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冷漠,但是宝儿的态度他皱眉。

    宝儿翻了白眼:“舅舅,我有好几样东西要你跟我买呢?你到我房间来,我写给你。”

    萧默书对宝儿向来还是极宠的,却拉开她的手:“宝儿,你要买的东西一会儿写给我就好,舅舅都会给你买。%&*";”

    颜欢不说话,直接往楼上走。

    “喂,你回来做什么?”宝儿看她上楼,马上拦过去,“你不是不回来了吗?”

    “宝儿,不许跟这么跟姐姐说话。”萧默书脸一寒,一把将宝儿拉开。

    “舅舅,你干嘛一直帮她啊!”宝儿对舅舅的态度非常不满,“她才不是我姐姐,我也不要叫她姐姐。是她自己说的,她讨厌这个家,不要回来的。有些人好搞笑,去了又回来,真是厚脸皮。”

    “颜子惜!”萧默书脸色一正,叫起宝儿的正名,“你再乱说话,我会教训你。”

    “舅舅,我才是你的外甥女好不好?你为什么一直帮她啊!”宝儿一听萧默书对自己这么重的语气说话,眼睛一红非常不解,“是她不肯做我的姐姐,不信你问问她。”

    “没错。”颜欢冷笑回道,“我没兄弟姐妹,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听。”宝儿眼泪都冒出来了,“那你干嘛回来,真是厚脸皮,不要脸。”

    “是你的好舅舅,他求我回来的,不然你问问他。还有,我要不要回来这里,用不着问你。小鬼,让开。”说完,她一手挥向宝儿,便往楼上走。

    宝儿被她一挥,一个重心不稳,便摔了一来。本来他们就站在楼梯的旁边,宝儿一个不小心,头撞在楼梯的扶手上,疼的大哭。

    “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宝儿。。。”萧默书搂住宝儿,看她的额头。果然红肿了,他不由看了眼颜欢。宝儿还小,什么都不懂,颜欢怎么都不应该对她下重手。

    颜欢怔了一下,面无表的上楼。

    “颜欢,你站住。”萧雅从楼下的厨房出来,后还跟着一个李相思。

    颜欢停住脚步,回头冷冷的看萧雅。

    “宝儿是你的妹妹,你是姐姐,你怎么可以跟她动手。”萧雅心疼的走到女儿面前,看到女儿的额头肿了一包,心疼的不行。

    “先给宝儿上点药吧!”萧默书打断萧雅的话,说道。

    “这是怎么了?”颜泽洋也听着声音出来。

    “爸爸。”宝儿一看到爸爸出来,哭的好伤心,“爸爸,姐姐打我,好疼,真的好疼。”

    颜泽洋对这个小女儿也极是疼,女儿一哭他马上紧张的过来,看到女儿的额头上的红包,那个心疼呀!

    “我可怜的宝儿,不疼了啊!张妈,拿药酒过来。”颜泽洋顾着女儿的伤去了,回头看了眼颜欢,露出一股无奈。这个女儿,每次回来,都是一场风暴。可是,他还是想让她回家,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

    “爸爸,姐姐打我,她使劲儿的推我,我好疼。”宝儿这会儿还不使劲的告状,在父亲的怀里哭的像个泪人儿。

    颜欢听着好笑,当她看到颜泽洋是如何把宝儿抱在怀里,是如何对宝儿心疼怜,她嘴角的笑意更深,只是指尖泛白,心也抽的死紧。

    “颜子惜,我不是你的姐姐,别一口一个姐姐,听着让人恶心。”

    “颜欢。”事都这样了,颜欢说这样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颜泽洋听着颜欢这么说时,心都凉了,这个女儿,怎么就如此的凉薄,连如此无的话都说的出口。

    “颜欢,不管你怎么恨我,宝儿还是个孩子,她没有对不起你。你认不认她也好,她都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对她做这样的事,说这样的话,她还这么小,而你是姐姐。”萧雅一脸痛心看着颜欢,声声指责。

    颜欢懒的再说,直接上楼。

    “姐,宝儿也没什么大事,别说了。”萧默书看了眼萧雅一眼,她是唯孔天下不乱。

    “颜先生,药酒来了。”张妈拿来了药酒。

    “宝儿,忍忍啊,爸爸给你上药。”颜泽洋将女儿额头的发小心的拨开,给女儿上药酒。

    “爸爸,疼啦,好疼。”宝儿在父亲的怀里疼的哇哇叫。

    “很快就好了,宝宝不疼,很快就不疼了。”颜泽洋边哄着女儿,边上药。

    颜欢就这么听着,脚步一步步的上去,回到自己所谓的房间,狠狠的将房门关上。

    “相思,很抱歉,让你看笑话了。”一旁的萧雅一脸无奈的对李相思苦笑。

    李相思倒没觉得尴尬,却深深看了眼萧默书。萧默书一声不吭,上楼去了。

    颜欢一进所谓的房间,便看到自己原本的房间,放满了杂物,大多都是颜子惜的玩具。打开衣柜,更是摆满了她的衣服。相反,她留在这儿的东西,都收拾成一个箱子,放在书桌下面。

    她冷笑 ,她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回来?萧默书一定要她回来,就是看他们是如何羞辱她的吗?

    她就这么站着,不想去动,直到后被打开,萧默书走了进来。

    “颜欢,你刚才。。。”

    “你们真恶心。。。”颜欢一回头打断他的话,“萧默书,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我回这个地方羞辱我,还装的那么好,你真是让我恶心透了。”

    说完,她便要走。

    萧默书拉住她的手,这才注意到房间的一切。

    这是颜欢的房间,可是上摆放的玩具,满满当当的连容之处都没有。衣柜打开了,里面放的是少女系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宝儿的。她的电脑桌上的书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放在书桌下面的一个箱子里。

    她的衣服全都拿下来,放在一旁的箱子里。

    萧默书一股怒火冲出来,他知道,这绝对是萧雅的主意,她是故意的。

    谁知道萧雅进来了,一脸歉意也无,很理所应当的说道:“唉呀,颜欢,你很久不回来。宝儿房间小,衣服玩具都放不下了,所以暂时先放在你的房间。我让张妈马上收拾一下。”

    颜欢看着这女人,她的眼角露出一抹得意,显然眼前的一切让她分外的爽快。

    “不过颜欢,你刚才真不对。宝儿说话有时候会心直可快,可是你也不能那么跟她说话,你是姐姐,她是妹妹,怎么你都得让着她。更何况,还说这么重的话。”

    “你闭嘴。”萧默书没等颜欢说话,铁青着一张脸转头看向萧雅。

    “默书,你跟我说什么?”弟弟居然当着颜欢的面这么跟她说话。

    “姐。。。”萧默书走到姐姐面前,脸色由青转黑,“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我是在跟颜欢讲道理,你也看到她做了些什么事?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默书,你是中了什么魔,你。。。。”萧雅有些慌了,竟愤怒又有些语无伦次。

    愿灾难离人类远一些,为雅安祈祷,一切平安!

    ,查看详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引你入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