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反差很大

    欧时骞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他了,颜欢这小丫头,年纪小小的,虽然是萧默书控制了她。%&*";但是有时候,他发现萧默书被她吃的死死的。

    他们一路到了萧默棋的房间,来到了门口。欧时骞试图再提醒萧默书:“默书,你真的确定要让颜欢跟他见面吗?”

    “开门。”萧默书不容置喙的命令道。

    他叹了口气,这才缓缓的开了门。

    这些天,萧默棋的状态很不错,很少会发脾气,多半的时候在玩拼图,有时候还会看书,趴在窗前看着外面发呆。

    门一开,他动也没动,非常专心的在玩自己的拼图。只是鼻子突然动了动,他闻到了非常好闻的香味。他吞了吞口水,喉咙一阵的干涩。

    “阿棋。。。”萧默书看到自己的哥哥,轻轻唤了声。

    “阿书。”听到萧默书的声音,萧默棋转过头,露出欣喜的表。他察觉到这股香味的来源,忙跑过来。没有走向萧默书,而是走到了颜欢的面前,用力的吸了一口中,“好香,你上好香。”

    果然像欧时骞说的,萧默棋能闻到颜欢上血液的味道。

    “你叫阿棋。。。”颜欢很是紧张,站着一动不动,尽量有和缓的语气说话。因为她发现萧默棋说话的语气特别的奇怪,像个孩子一般。“你好,我叫颜欢。”

    “你好香。”萧默棋在颜欢上蹭着,脑袋凑到了她的颈边,“感觉好好吃的味道,我想要。。。”

    “阿棋。。。”萧默书真担心萧默棋会一口咬下,他无法想像那个后果,他将颜欢拉到后,“这是我们的新朋友,她叫颜欢,你不可以伤害她,知道吗?”

    “我不。。。”萧默棋已经看不到萧默书了,他满脑子都是颜欢上的味道,“她好香,我喜欢。。。”

    “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莫名的,颜欢觉得眼前的这个大男人不会伤害自己。他有着一双和萧默书很像的眼睛,只是瞳孔的颜色是棕色的。他的表纯粹,让他一眼看着非常的舒服。她缓缓的走出来,朝他伸出手。

    “朋友?”萧默棋对这个词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还有些不解。

    “你可以叫我欢欢,我叫你阿棋,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颜欢露出笑容,说道。

    “好。i^”萧默棋也伸出了手,握住了她的手,不由自主的又拉起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鼻间嗅着,“你真的好香哦,我好喜欢。”

    “谢谢你,阿棋。”颜欢没有抽回神,而是对萧默棋露出微笑。到这一刻,她已经一点也不害怕了。

    旁边的人都诧异极了,萧默棋虽然对颜欢的反应很大,可是并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相反他表现的非常喜欢颜欢。

    “欢欢,你过来。”他拉着颜欢过去玩拼图,颜欢还真的坐在他边,和他一起拼图。

    “真的是越来越神奇了。”欧时骞是了震惊的,他和萧默书先出来,“他们居然能做朋友,我以为阿棋会。。。”

    “什么都是有可能的?”萧默书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他透过窗户看着屋里的两个人,他们非常专心的玩拼图。颜欢似乎很喜欢萧默棋,笑的很开心。颜欢很少会笑的这么开心。

    他了解颜欢,她的每一个表他分得清是假装还是真。颜欢看阿棋时,是真的喜欢。这丫头,可从来没有这么对过自己。

    “我觉得要对颜欢再做深入的检查。”欧时骞完全被激发了,他喃喃低语着,“你看到没有,颜欢和阿棋的感居然这么好。他们第一次见,可是马上这么亲近。要知道我照顾了他阿棋这么多年了,他每每见到我,都像是不认识我这个人似的。”

    “闭嘴。”颜欢不是实验品,什么叫深入检查。欧时骞说的颜欢和阿棋的感,也让他颇不是滋味。明明这是自己的亲兄弟,他根本不知道男女之防,只有简单的喜欢与不喜欢。可他居然会。。。

    “我给你看颜欢的检查报告,她的体机能比我想像中还要好。”欧时骞最快时的时候拿出了检查结果。

    “没事的话,我们要先走。”萧默书拿着报告看了一会儿,心头的不悦死死的都没有压下去。

    “默书,你该不是吃醋了吧?”欧时骞突然打趣的看他,这小子这么形于色的绪极少见,而他也只见他为颜欢紧张过。

    “今天晚上我要带颜欢走。”萧默书不予回答, 转就走。

    “对了,h型血人,xing~谷欠需求都非常强~烈,特别是随着成年会越来越强。”欧时骞在他后提醒,“你招架得住吗?”

    欧时骞的这话让他停住了脚步,他转头极认真的看向欧时骞:“你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这种事,我怎么会开玩笑。”欧进骞说道,“h型血的细胞分解,运行速度都比常人快很多倍,同样她的荷尔蒙激素也会是正常人的好几倍。一旦开启她这方面的需要,她的需求会越来越强。就像阿棋一样,我是用药物控制住了他。”

    萧默书想起昨天晚上颜欢的~,她是那么的敏~感,难道是因为h型血人。

    “这样对她的体会不会有害?”他不由担心的问道。

    “这倒不会,只怕你吃不消。”欧时骞暧昧的一笑,“而且现在看来,xing对她的血质并没有影响,甚至有可能让她的血质变得更好,反正颜欢是个奇迹。我还得不到明确的结论,不过在这方面,你应该可以放心了。”

    萧默书没理会他别有深意的笑容,迅速的往回走。

    他回到萧默棋那儿时,颜欢和萧默棋已经成功了拼成了一幅拼图。

    “颜欢,我们得走了。”他走到自己兄长后,“阿棋,我们过两天再来看你。”

    “欢欢,不走。”阿棋显然极舍不得颜欢,拉着她的手不肯放。

    “我明天来看你,好不好。”颜欢居然拍了拍萧默棋的头,而萧默棋像个忠犬般让颜欢拍着。

    “说好了。”萧默棋从自家兄弟进来,看也没看他,反而一直盯着颜欢,而且喜欢挨的她近近的。

    “说好了,我明天来。”颜欢还喜欢萧默棋的,喜欢的让她忘记了他也是萧家人,而她的血是给他的。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血给他,也没什么奇怪。如果能帮到他,一点点血也无所谓。

    俩个人依依不舍的分手,坐上车之后,颜欢环着转头看他:“萧默书,阿棋比你可多了。”

    萧默书心里本来就有几分不悦,她这么一说,他脸色更沉,狠狠的一踩刹车。

    “你干嘛!”颜欢被他吓了一跳。

    “从明天开始,你搬回花敦道住。”萧默书也知道自己失控了,他极力的平复心思,说道。

    “为什么,我不用训练了吗?”颜欢不解。

    “当然要,你训练完我会来接你,你搬回花敦道住,听到没有。”萧默书沉声命令。

    “我每天训练完都到十一点了,你还要来接我?”

    “这是我的事。”萧默书说着,这才开始重新发动引擎。

    这个男人不仅变~态,还有病。颜欢得出了这个结论,不过马上又把话题转到了萧默棋上:“没想到欧时骞真的说中了,阿棋能闻到我上血液的味道,真的好神奇。”

    “他的五官很敏锐,特别是他现在用的是你的血液在治疗。”萧默书看颜欢嘴角微微的笑意,跟她去时的绪反差实在太大,“颜欢,你真的那么喜欢阿棋?”

    “是喜欢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萧默书。”颜欢也觉得不可思议,她从来没有对一个人有这么奇妙的感觉,看到阿棋的时候特别的亲切,特别的舒服。

    “阿棋很多年前有生了一场,他现在比较单纯,如果病不发作的时候他就是个孩子。”萧默书说着,叹息一声。

    “他的确像个孩子的。”其实她也想变成一个孩子,她很羡慕萧默棋的。他虽然生了病,可是家人都在保护他,照顾他,为了给他治病什么都去做。

    颜欢知道,萧默棋上有她的血,也有母亲的血。可是莫名,她没办法去恨萧默棋,他是受益者,可是却好像一切和他无关。她要恨的,也只有边的男人,是萧家其他人。

    “这一下午,你也折腾够了,饿了吗?想吃什么?”萧默书看时间都到六点了,便说道。

    “我有点累,想回去睡觉。”颜欢说着,微微的闭了眼睛。

    萧默书开着车,不时的看看她,在他以为她睡着的时候,他听到了颜欢说话。

    “萧默书,阿棋的病,什么时候能好?”她也想知道,她这样还要多久。

    萧默书看颜欢正看着自己,等待答案。被这样不停的检查体,像个动物一个被抽血,她心里定是极不好受的。他说道:“我也不知道,颜欢,我回答不了你。”

    颜欢竟没有追问,也不知是不是接受了这个答案,歪在车座椅上,这一次是真的睡了。

    到了花敦道,萧默书轻轻抱着颜欢下车,她动了一下,像一个小猫似的在他的衣领边上挠了一下,又睡着了。他笑了,到进门时,她都没醒。他直接抱她进屋,放到上,然后自己准备晚饭去了。

    在他一出房门时,颜欢就醒了,眼睛睁的大大的,在发呆。

    愿灾难离人类远一些,为雅安祈祷,一切平安!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引你入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