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竟然肖想

    她缓缓的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

    “我不希望还有下次,听到没有。”萧默书冷声说道。

    颜欢不吭气。

    萧默书怎么会不了解她的桀骜不驯,要她乖乖听话有多么难?

    “到我面前来。”萧默书再次下令。

    她还是听话的,真的就走在他的面前:“我不会收回我的话,你是个变~态。”

    萧默书听着她说这话,反而笑了。这就是颜欢了,他想,无论他再怎么调~教,她的这个子永远改变不了。

    他对她勾勾手指,让她凑过来。

    颜欢很想狠狠给她一拳,她没有,她还要听男人的话。她缓缓弯下腰,凑了过去。

    萧默书搂上她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便吻了过去。

    对付这张小嘴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力的亲她。他啜着她嫩嫩的唇瓣儿,尝了又尝。颜欢一开始还有几分抗拒,后来还是随他便了。其实是,她也喜欢他的亲吻。

    虽然她很恨这个人,可是。。。可是被他亲的时候,真的很舒服。

    他把她的小脸都吻红润润的,眼眸也蒙上了一层迷离,便捏着她的下巴:“记着我的话,明白吗?”

    她不说话,痛恨男人的强势,便抱着男人的脑袋重重的吻上去。这次她要主动,她在他的唇内胡搅蛮缠,整个人跨坐在他的上,小一个劲的在他上扭。

    萧默书按住她:“昨天的教训忘了吗?”

    颜欢自然记得,他进去的时候有多么的疼,现在那儿都是酸的。她安分不少,不动了。

    “回座位上去。”萧默书深吸一口气,那里有几分烫了。再被她玩下去,恐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是他。

    颜欢扯扯嘴皮,便回自己座位上去了。

    颜欢第二次去输血时半个月后,前一天苏颖没有给她训练,萧默书说放她一天假。

    下班时萧默书接她回花敦道,她还奇怪了一下。除了那个晚上,他没有再碰过她。每天下完班直接回别墅区,从来不和她一道。

    可是这次,下了班,他直接回花敦道。

    “不回海塘别墅吗?”她看路不对,便问道。

    “今天放你假。”萧默书心并没有多好,“想吃什么,我给你做。i^”

    颜欢看他觉得很不对劲,但是并没有多想,还真的点起了菜。萧默书做菜很好吃的。

    他带她去超市买菜。

    进超市买菜,对颜欢来说还新鲜的,就好像是一个平常人都会做着自己,颜欢的心变好了。推着购物车,真的很认真的挑东西。

    她挑了一推的零食,薯片、小麻花、各种酸味辣味的小食品。萧默书非常有耐心,跟在她后随她挑,随她拿。

    等她挑够了她要的零食,他才带她去买菜。

    到了生鲜区,萧默书要挑鱼。

    “萧默书,这条比较好,又大又肥,就这条吧!”颜欢指着水池底部没怎么动的鲈鱼说道。

    “那鱼眼睛都翻白了,都游不动了,一看就知马上要死了,已经不新鲜了。”萧默书指了指在上面游的很活跃的说道,“就这条吧!”

    “这条不好。”颜欢马上反对,“你没看到吗?这条鱼又瘦又小,一看全是刺没有的。那就这条吧,这条又大游的还快的,就这条!”

    “这是鲤鱼。”萧默书冷冷指出事实。

    “鲤鱼不能吃吗?”她反问。

    “我要做的是鲈鱼。”他耐心的解释。

    “为什么不能做鲤鱼?”她提出疑问。

    萧默书被她打败了:“就这条吧!”

    颜欢看着那条鱼在那个人手里本来活蹦乱跳的,杀鱼的一个敲脑袋,那鱼就不怎么动了。然后是刮鱼鳞,剁鱼鳍。那人满手的血,还崩了出来,落到了水里。颜欢闪了一下神,没再看下去。

    不一会儿鱼处理好,萧默书又挑了几块排骨。等买完菜,回到花敦道时,萧默书先拿东西去厨房,再出来时看颜欢一直没处理。

    他也没管,做了一个冬瓜排骨,青葱鲤鱼,土豆牛腩,西红柿鸡蛋。

    等他去叫颜欢吃饭时,她正坐的一角发呆。

    “颜欢,去洗手,吃饭了。”

    “萧默书。。。”她低着头,叫他的名字。

    “怎么了?”

    “有一天,我也要杀人吗?”她问道。

    萧默书怔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苏颖教我的,无论是枪击,角斗,拳术还有侦察。都是要把人至于死地。”她缓缓的说。

    萧默书沉默了几秒,说道:“如果你不想,你就不会。我让苏颖教你那些,是让你能保护你自己。招招制敌不是要杀人,而是要自保。”

    颜欢没有明白,萧默书摸摸她的头:“起来吧,你不是饿了吗?”

    她这才爬起来,洗了手出来,看着满桌的菜,色香味俱全,不由食指大动。

    “多吃点。”萧默书给盛汤,“先喝汤。”

    “萧默书,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颜欢吃着排骨,真是该死的好吃,粘着骨头,微微一咬骨分离,一点腥味都没有。

    “就算让你知道,又怎么样?”

    “我当然是要知道你的弱点,只有知道你的弱点,以后才会打败你。”颜欢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萧默书却笑了:“恐怕你不会有机会知道。”

    颜欢白了他一眼,专心的吃自己的东西。

    萧默书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眼眸复杂。傻丫头,居然问他他的弱点在哪里?

    “你怎么不吃?”她看他一直给自己夹菜,自己一点都没有动。

    “我不饿。”萧默书看她吃的嘴角还油腻腻的,便随手抽了纸巾给她擦嘴。

    颜欢被他亲密的动作弄的怔了一下,忙拿了纸巾自己擦。

    “吃个饭,也能吃的满嘴都是,看来我得找个礼仪老师,好好教教你。”萧默书笑道。

    “你自己不也一样吗?”颜欢说着,拿着纸巾在的嘴上一擦,那些油迹便擦到了他的嘴角。

    萧默书笑了,这是有多么幼稚呢?但也是这么些天的时候,偶尔跟颜欢相处,她能露出这么孩子气的表。这对他来说,太难得了。

    “是吗?”他轻喃着,凑过了唇去,吻上了她。

    其实再发生是很自然的,因为有过一次,萧默书并不是一个重~的人,但是也需求,特别是颜欢天天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她会穿白色的衬衫,青色的窄裙。每每在她边,的高高的,儿圆圆的俏俏的,他常常也会闪神,某个地方会跟着发

    但是他很少索~欢,她现在已经很累了,白天上班,晚上还有几个小时的训练,有时送她回别墅时,她都会在车上睡着。

    可是这一刻,她在他面前笑的俏皮,眼眸还有毫不掩饰的狡黠,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闪闪发光。他从来不知道,他是这么的喜欢看颜欢笑。

    她的舌头很俏皮,钻到他唇内又溜出来。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当颜欢环上他的颈时,他吻的更深,将她整个的往怀里扣。

    她还穿着上班时的白色衫衣,~前领口边还有细碎的蕾丝花边,既可又职业。萧默书喜欢的紧,隔着衫衣在她的~口揉。

    她哼哼唧唧的,当萧默书一把她横抱起来回房间时,她环抱他的颈,小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是不是等很久了,故意放我假。”果然男人都是下~半~思考的动物,为了要她公器私用。

    萧默书没有回答,他想~要她是真的。他以为自己可以克制得住,这一刻才发现他已经想要的发狂。

    他解自己的衫衣,颜欢便躺着,一动不动,睁着眼睛看他动作。那晚的过程她既模糊又熟悉般,偶尔还会出现在梦里,她羞于齿的是每每如此,底~裤都会湿掉。

    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她真的这么想要男~人吗?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但是那晚的滋味,她竟是想要的。

    萧默书解了自己的衣服,便去解她的衬衫,边解边问:“害怕吗?”

    “又不是没做过,有什么可怕的?”她不是害怕,而是紧张,越是紧张子越是敏~感,只刚刚那么一吻,她的子便变得~烫。甚至有个地方,开始变得湿~

    “颜欢,你会让自己吃足苦头的。”萧默书在吻上她之前,说道。

    她已经吃足了苦头不是吗?和萧默书变成了这样的关系,他是自己的仇人,而她竟肖想他的体。

    “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叫我欢欢。。。”她后来咬他的耳边,轻语。

    萧默书低吼一声,将她的裙子一把扯下来,看她竟还穿着丝袜时,他低咒一声。

    “你还穿丝袜,谁教你的?”

    “秘书处的刘姐说的,女孩子穿裙子最好穿着丝袜,这样可以防色~狼。”颜欢的嘴角露出一抹深深笑。

    色~狼吗?他没多少耐心了,几下便将她的丝袜扯了下来,当他褪去了那件小裤裤时,一手的湿意让他怔了一下,这丫头竟是这么的敏~感。

    “坏丫头,你想多久了,嗯?这样就湿了?”萧默书说着已经移进了她的腿间。

    颜欢环上了他的颈,冷笑:“我想要,又怎么样?”

    那一句想要又怎么样让萧默书彻底失控,他还想怜惜她,慢慢来,这会儿迅速的推进去。大半夜的,都弄的咯吱咯吱的在响。

    愿灾难离人类远一些,为雅安祈祷,一切平安!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引你入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