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

    深夜,夜子心坐在电脑前,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

    晚上偷偷和乔翌打了个电话,她这才知道乔牧辰出差刚刚回来。

    韶白萱和乔牧辰的新婚贺礼她终于准备好了,小小的优盘,在桌上绽放着晶莹的光泽。

    右手边,一个透明的文件夹里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小叠文档,还有一只小小的玻璃瓶,白色的液体存放了长时间,已经开始分层。

    离婚协议很好办,既然有复印件,就说明韶白萱的原稿还在,而这瓶让人难懂的东西就比较棘手了,她根本就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尉迟羽虽说是影响记忆的,但是这药力到底有多大,谁都不知道。

    她要证明韶白萱的罪孽,就必须先出据有关这份东西的强有力报告;夜子心能想到的只有杰斯,唯一不顺利的是她没有杰斯的联系方式。

    虽然杰斯和她已经见烂了,但很多时候他都是乔牧辰直接找来的,所以他们之间虽然熟悉,却从来没有相互留过电话什么的,唯一可以记得的就是杰斯的诊所地址,但她并不知道那个喜欢到处闲逛的黄毛男人现在是不是还守着那个坑。

    说是坑,简直就是猪窝,夜子心没有见过比那个地方更乱的诊室了,以至于第一次去的时候,还以为乔牧辰为了省钱,把她送进了地下诊所。

    “子心,你怎么还不睡呀?”

    “明天景郗赫不是还要去乔氏开会么,一早上的你得盯着啊……”

    戚晚婉很早就倒下了,梦里去大美利坚合众国游历了一圈回来,想不到房间里的灯居然还亮着。

    “就睡了,怎么,一个人深夜,空虚寂寞冷了啊?”子心心事落定,心大好,大半夜地和戚晚婉调侃了起来,戚晚婉倒也很是受用,才给了根杆子,她就顺道往上爬了,反应比起夜子心的,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啊,伦家一个人睡不踏实,没有你的被窝,就算是压三层羊毛毯,也像冰窖一样寒冷……”

    夜子心稍稍一点拨,戚姑娘的黛玉症大半夜地发作了,子心很想在这时候给她来条士x架,不过这个黛玉姑娘虽然大脑瘫痪,偶尔重启下还是有效果的。

    “问你个问题就来陪你睡。”

    “好啊!但是等等你要抱紧我!”

    “抱得再紧我也不是男人。”

    “没关系!男人什么的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这样的时机,多少有些让人遐想翩翩,不过两人倒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一样,一个人始终慷慨激昂,一个到底冷冷淡淡。

    “明天的会议内容是什么,乔牧辰那里说了么?”

    “好像是关于‘唯安荏苒’的吧,乔氏方面对前期宣传时间不是很满意。”

    “我们并没有和他们同期发布,构不成竞争。”

    “但是乔牧辰好像不乐意的样子。”

    夜子心沉默,戚晚婉打了个哈欠在上打个滚;这次千野方面本来是安排景郗赫去的,但是就在刚才,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晚婉,明天的会是几点的?”

    “十点吧,景郗赫今天和我说还有些细节明天早上要和你讨论。”

    夜子心一手敲打着桌上的小瓶,一边慢悠悠地旋转瓶白色的液体已经有些轻微的分层,下层的白色逐渐凝结;一层无色透明的液体悬在上面,看上去就像是两层的布丁,夜子心奇怪牛居然会在常温下冻结,看上去幼滑极了。

    “明天我和景郗赫一起去,公司这边你看着点。”

    “啊?哦。”

    ******

    黑色的商务车里,景郗赫看了夜子心几次,言又止;夜子心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那天脱口而出说的话,她自己听了都心惊胆战。

    这是潜意识里的心声,夜子心不想解释什么,她觉得景郗赫应该可以明白,她对于乔牧辰的感,不是一些波折就能割舍掉的。

    “子心,有件事我想……”

    挣扎再三,到最后景郗赫依旧是没有忍住,子心从韶白萱的离婚协议书上抬头,不着边际地打断了景郗赫的话。

    “景郗赫,我突然想起来……”

    “再过一个月好像景瑜就要过生了,看她上次抱着你的样子,你女儿真的很想你回去。”

    夜子心聪明,一句话就能将俩人之间的界限彻底划清,男人皱眉,尴尬的表变为严肃,景郗赫一把抓住夜子心的手,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

    “子心,你上次说你会尝试重新开始,你说你会接受景瑜。”

    “景郗赫,抱歉,我努力过,但是没有办法。”

    “努力过?你难道真的有尝试忘掉乔牧辰么?!”

    “景郗赫,我以为你会理解……”

    气氛是在几秒钟之内骤然降到冰点的,夜子心没有想到眼前男人的反应居然会如此之大。

    景郗赫几乎是咆哮着压住了她的肩膀,上次在车里男人的强硬挤进了她的脑中,让夜子心不往车门坐了坐,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理解什么?理解说话你出尔反尔,现在又要离开我?”

    “你又不是不知道,乔牧辰明明已经不要你了,他都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还要去见他?!”

    “难道你想和安幸莎一样,成为他们之间的第三者,挤在他们两个人中间,你就这么卑微么?!”

    “景郗赫,注意你的言辞!”

    一声怒吼,夜子心随着景郗赫越来越拙劣的话语眼睛变得星亮,景郗赫有些失态,说话越来越不经过大脑,子心冷眼,突然觉得之前自己的所有顾忌都是多余的。

    卑微……他居然会对她用这个词,夜子心的浑一冷,就连声音也变得冰寒彻骨起来。

    “找安幸莎回来的时候我就想和你说。”

    “我可能依旧不能接受你……”

    “你说我自私也好说我骗你也罢……”

    “景郗赫,其实我觉得你很早就知道了,我根本就不可能离开乔牧辰。”

    “而且……”

    “景郗赫,难道你就不觉得,乔牧辰的婚讯,根本就是有问题的么?”

    ===

    两千已到今天就一更饭有些事~

重要声明:小说《抢手!总裁助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