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的女人【十更】

    又一次成功地欺骗到了美美的冰淇淋甜筒,乔翌坐在车里,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遍享受着乔牧辰刚刚给他买的甜品。

    乔牧辰和韶白萱和好了,两人一左一右地坐在驾驶室里,乔翌一个人坐在后座,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下星期公司有合作商会议要开,我要去欧洲一次,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乔牧辰手握方向盘,一脸表酷酷的;乔翌从车座的缝隙中往前看去,韶白萱正在发消息的手停顿了下来,微微扬笑的表僵硬在嘴角。

    “下星期么?”

    “可是下星期是我生……”

    表面上的淡淡失落是为了即将到来的诞辰,韶白萱真正紧张的却是尉迟羽那里传过来的消息。

    夜子心居然不见了,在层层把关严密的地方那个女人居然依旧有办法脱,而且听说这次甚至是全而退的,有人把她光明正大地带走了,连尉迟羽都没有办法……

    她是有三头六臂么?!

    怎么次次都能金蝉脱壳!

    夜子心这才刚走乔牧辰就要离开,是不是这个男人听到了什么,又或者是夜子心暗中联系他了……?

    心里一紧,放在光洁膝盖上的一双素手猛地揪紧了;韶白萱转头,看着正在转心开车的男人,男人的神专注,车速虽然快,但每个路口都极其小心。

    “辰……就不能晚点去吗?”

    乔牧辰淡淡扫了她一眼,深邃的目光让她一阵哆嗦;韶白萱堪堪闭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公司的行程安排,你的生我下周回来的时候陪你过。”

    “这段时间就辛苦你照顾乔翌了,他不听话你也别太顺着他。”

    沮丧变为欣喜,乔牧辰回过头去,一句话就把韶白萱的整个表都点亮了,男人的话语之间还带着疏远,只是对于韶白萱来说,这一切已经都无所谓了。

    “好,我知道了。”

    甜甜的笑容,唇边流露出的是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乔翌在后座伸出半个脑袋偷偷听着韶白萱和乔牧辰之间的对话,黑色的小瞳孔亮了亮,眼底精光黯闪。

    ******

    少人光顾的酒吧里,吧台转角处的僻静角落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

    凌乱的头发,清瘦的四肢,桌上零零散散地已经倒了十几只酒瓶,全都是整瓶新开的白兰地,女人一瓶瓶地往下灌,就像是在喝白水一样。

    “服务员!”

    “拿酒!”

    女人叫了一声,时尚镜面隔断外立刻走进来了一个高高瘦瘦的服务生,栗色头发的男人显然还是在校生的模样,看到喝得烂醉如泥的女人不免忍不住劝解。

    “安小姐,您已经在这里喝了整整七天了,我看您还是先回去吧,喝多了伤体……”

    善意的劝解,女人却似乎并不买账,带着晶晶亮首饰的右手一挥,一桌子的空瓶“哗”地一声落地,尖锐的玻璃碎片迸发出来,溅了一地。

    “怎么?!你这是在嘲笑我么?!”

    “你是怕我付不了酒钱还是怎么的?!”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我是景夫人!”

    “注意你的称呼,听见了没有?!”

    发疯一样的吼叫声,男服务生被安幸莎的反应吓了一跳只能连连点头,女人满意了,脸上绽放出一个空虚落寞的笑容。

    “去,再给我拿瓶酒来!”

    “给我开好,杯子就不要了……”

    “还是……你想陪我一起喝?我已经一个人喝酒很久了……”

    女人的一只手拉过服务生前的领带,服务生被她弄得不知所措,立即红了脸。

    “安……安小……景夫人!”

    “您醉了,我看您真的还是先回去吧……”

    “你这样整天喝酒也不是办法,或者您给我个电话,我替您打电话让你的家人来接你?”

    “您有什么住在这附近的亲戚或者朋友么?”

    服务生不明所以,完全将安幸莎当成了男女朋友吵架或者负气出走的那一类况,尽管安幸莎喝醉了发疯好像已经彻底痴癫了一样,那名服务生依旧是好言相劝着,希望可以说动她。

    “闭嘴!”

    “哪来那么多废话?!”

    “你知道么……景郗赫已经不要我了……”

    “他都不我了……我又能到哪里去?!”

    安幸莎捧着空空的酒瓶,笑疯了又开始静静流泪,这个酒吧是景郗赫最常来的地方,可是她在这里等了一星期,那个绝的男人却始终都没出现……

    “为什么……”

    “为了夜子心你就可以天天买醉连见我一面都不肯?!”

    “我呢……”

    “我为你喝了这么多酒……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出现……”

    眼泪混杂着酒瓶里残余滴下的酒液流到了韶白萱细瓷般的脖颈里,服务生站在旁边,已经彻底没有了方向;突然间,酒吧老板领着一位客人走了进来,韶白萱在意识模糊中抬眼,一眼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安小姐,真巧……”

    “在这里我们居然又见面了……”

    女人高挑的材映衬着她的落魄,安幸莎从成堆的空瓶里抬起头,眯眼望着那个唇色艳趾高气扬的女人;韶白萱站在隔断处,一手正挎着一个最新款的时装包包,和安幸莎的落魄潦倒比起来她简直就像是在天上!

    “啧啧啧……这么多酒瓶……”

    “景夫人真真是好酒量,好富有……”

    “听说你为了那张离婚协议的事在这里喝了整整七天的酒?”

    “景夫人……酒精中毒可是会死人的……我看你最好还是悠着点……”

    韶白萱的话就落在安幸莎的耳边,一声声的“景夫人”像是在迎合她又像是在讽刺她,安幸莎盯着韶白萱的眼睛眨了眨,突然大笑起来。

    “哈……韶小姐……”

    “居然是你……”

    就是这个女人,曾经帮了她又毁了她;她真不知道自己是该感谢韶白萱还是怎么样,这张脸这种时候出现在她的眼前,让她欣喜地真想上去打一巴掌。

    “所以韶小姐……”

    “你这个时候出现,是想来给我出气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抢手!总裁助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