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和现丈夫的见面会?

    “当……当然是我们的家……”

    这种恐惧就好像是兔子遇见了老虎,只是兔子是天生的本能所致,韶白萱却是被尉迟羽生生吓出来的,那次她去勾引乔牧辰的时候用掉了整整两瓶液,才堪堪地遮掉了上难看的瑕疵。

    那些丑陋的伤疤,她好怕乔牧辰会不要自己,可是夜子心,是那个女人,终于成为了自己的噩梦。

    “等着。”

    尉迟羽挂断了电话,最后的两字听不出半点的绪,而上的女人似乎彻底被他的抚摸惊醒了,半睁着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你……尉迟羽!”

    夜子心从上震惊地起,却发现四肢依旧瘫软没有什么力气;尉迟羽收手,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夜子心侧,避过了他让人恶心的爪子。

    “原来你怀孕了……怪不得……”

    尉迟羽的话意味深长,说话间还有意无意地瞥了眼夜子心小腹的位置,夜子心双眼倏地睁大,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小腹,强有力的脉动感,还好,孩子还在……

    “怎么?你好像很紧张这个孩子?”

    夜子心不回答她,只是淡淡地往下又躺了躺;她记得自己昏睡过去的时候小腹剧痛还有流血,现在孩子安在,应该是尉迟羽找人看过了。

    “乔牧辰知道么?他知道自己要做爸爸了么?”

    夜子心依旧不理他,打量着四周的景,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

    “好歹我也救了你的孩子,你就这么对我?”

    尉迟羽皱起妖孽般的脸,似乎是在抱怨夜子心的不近人

    “是你害我的孩子遇到了危险,你该!”

    几天不见,这个男人婆妈的本事见长,夜子心瞪他恶狠狠地回了一句,尉迟羽看着她的样子,居然就那样笑了出来。

    “是,我该。赵医生说你不能下走动,好好待着,如果你还想要这个孩子的话。”

    尉迟羽闪走了,夜子心被他莫名地留在了房里,不久之后一个打扮奇怪的女佣走了进来,端来了点心问她要不要用一些。

    ******

    “这是什么?前男友和现丈夫的见面会?白萱,你很会玩啊?”

    人还未到声先至,尉迟羽一白色的西装纤尘不染,长长羽睫下的明亮眼镜意味深长地望着客厅里一座一站的二人。

    乔牧辰在窗边抽烟,韶白萱见到了来人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尉迟羽几步走上前去将她搂在怀里,“干嘛这种样子,你哥哥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他说得随意,这次用的却是“哥哥”这个称谓,肮脏的女人必须时刻记住自己不伦的过去,他会经常提醒她,防止她忘记。

    “是我要找你,和她没关系。”

    乔牧辰把烟头按灭在窗台上,随手丢尽了烟缸里,他的一黑色西装成熟而感,和尉迟羽比起来就像是年长的哥哥。

    “哦?怎么了?到我家里来一定不是为了生意,可我不记得自己除了生意之外,还有什么能和你谈的。”

    管家送上了一杯红酒,尉迟羽将酒杯倾斜一滴滴地舐着,乔牧辰在他对面坐下望着那邪肆的动作皱眉。

    “我来找你要人。”

    “你把子心带到了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抢手!总裁助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