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尖酸刻薄,衬托她的贤良淑德

    ( )

    “抱歉,好像是我说错了什么,你们好像脸色不大好的样子?”

    



    夜子心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自我感觉极好的女人;俗话说小三都有面相,安幸莎就是典型的代表,直碎的刘海无辜的眼睛,白白的肤色永远是一脸天真的样子。

    



    面前的男女像神像一样僵硬着,余光微接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夜子心像看笑话一样地看了两人许久,才装模作样恍然大悟般地责备自己。

    



    她就是奔跑在森林里的黑马,没有人知道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此景郗赫小心翼翼,安幸莎也不敢怠慢。

    



    只是,安幸莎是必须不敢怠慢。

    



    既然夜子心还活着,她就极有可能知道当年事的经过,拿着刀叉的安幸莎突然有了种吃不下的感觉,这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她冷不丁地颤栗了一下。

    



    会不会……

    



    她看见了站在旁边的自己?!

    



    当年她料定这场车祸下来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可能活下来,因此她站的位置并不是怎么隐蔽的地方,现在夜子心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万一她说出了些什么,自己可能会就此完了。

    



    “没有没有,既然姐姐不想认我这个妹妹,那就不认好了,我一样还会把你当成是最亲的姐姐;只是我有些好奇当年姐姐的车祸,没别的意思,只想知道是哪位好心人救了姐姐。”

    



    天真无害的笑容,夜子心看在眼里只觉得恶心,一个人的脸皮要有多厚才可以变成城墙这样,安幸莎的脸皮,可比城墙厚度的三倍还不止。

    



    最亲的姐姐,这个女人又一次展现了自己的包容之心凸显了夜子心的心狭窄,她一边担心着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暴露在光天化之下,一边却又极尽谄媚地想要讨好景郗赫。

    



    真是见光死,那她就同她一下,用自己的尖酸刻薄,衬托她的贤良淑德好了。

    



    “好心人?这世界上恐怕没人能像安小姐这么有善心了,对自己百般讨厌的人还能笑的这么灿烂如花,子心佩服。”

    



    红唇轻勾,夜子心的表说不出的讽刺,安幸莎也在那一瞬间沉下了脸,小鹿般的眼里,怔愣惊愕又带着委屈。

    



    戛纳也给她拿下好了。

    



    夜子心在心里又给安幸莎冠了个最佳女主角的称谓,如果自己真打算进军演艺界,还真得向这女人讨教讨教;一杯红酒在纤细的指尖摇曳出酒香馥郁,夜子心抬眼看了看沉默许久的景郗赫,一正装的男人也正看着她,那样的眼神,真和他们恋的时候别无二致。

    



    见异思迁的东西!

    



    心底咒骂,夜子心脸上却依旧带着绝色的笑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般地又切了块牛冷盘凉,干渣渣的味道实在是连木头都不如。

    



    “安小姐的口味还真是独特,这家店的东西果然非同凡响;景先生连‘血钻’这些小事都说了,难道没有告诉妹妹是乔大总裁救了我么?”

    



    夜子心第一次发现乔牧辰居然这么有用,随便一个名字都能让面前的两个人像吃了大便似的;只能怪天向着她,像是为了印证些什么,放在桌上的手机居然亮了起来,放大版的“乔牧辰”三个字刺眼活跃地闪烁着,夜子心只说声抱歉,并不打算出去接,景郗赫好不容易拿到的僻静角落,没有比就此解决更能体现接听的礼仪了。

    



    收藏15加更 推荐30加更 留言评论也素满15就更 红包礼物也加更~~~~ 还素希望亲们多多留言哈!!!

    ()e

重要声明:小说《抢手!总裁助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