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寒冰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飘梦遗 书名:无双七界
    看着大堂上三人平静而又淡定的神态,陈云微微一笑,转闪人,“嘿嘿...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再见,最好再也不见。”

    “站住!”

    陈显奎那威严而又摄人的声音让陈云跨起的右脚不由的停在了半空,虽然穿越过来这陈显奎已不再是自己真正的父亲,但他的声色威严和现代的老爸极为相似,而且很有亲切感,那是父亲恨铁不成钢的声色。

    既然有缘成为父子,现在又要屈居这里修炼为许慧打败王天龙才能去五行仙门学习五行神诀,穿越之前因为自己从小就得了不治之症让自己的双亲受苦不少,现在,可以圆一场报答父母的孝心,一是为了这副废材躯壳圆,二也是为了自己那不屈于被人看扁的男人气概,让他们瞧瞧废材是怎么变成天才的。

    陈云挤出笑容,转走到陈显奎边,恭敬道:“父亲,找我有什么事?”

    陈显奎一愣,一时没弄清楚陈云这个以前从未正经说过一句话的二世子今天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正经了呢?

    “这是天医圣宫的圣女,快拜见圣女。”

    陈云转头看去,那苗条的子,乌黑的长发,清澈迷人的双眼,出水芙蓉般的脸颊在紫色面纱下若隐若现,白天的时候隔得稍远看得不是很清晰,现在近在咫尺可以用完美无瑕来夸赞一点都不为过。

    “啊...”

    旁边的陈鸣见陈云如此专注的欣赏,还在记恨刚才陈云逃跑的事,假装脱臼的手臂疼痛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著称的陈云,陈鸣的那点小伎俩自然明白在心,看着圣女潘美美面纱下面的小脸蛋微微扑红,心里直乐乐,圣女也会脸红?

    “拜见圣女!”

    陈云走到潘美美前双手抱拳屈四十五度行礼道。

    “啪!”

    在陈云起电光火石之际无形间一个侧响惊雷的巴掌声从陈云脸上响起,陈云华丽丽的720°原地转了两圈,顿时感觉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陈云稳住子,摇了摇脑袋,拼命的保持清醒。

    “我是被人扇巴掌了,到底是谁呢?那速度比闪电还快根本没有看清。”

    陈云心里直哆嗦,父亲陈显奎在自己的左上方,面色微微有些波动,右前方的陈鸣脸上挂着邪笑,右手挂在脖子上,左右不可能扇到自己左边脸的,正前方也是离自己最近的潘美美,面色平静没有一丝波动,但细心的陈云发现她的右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断定是潘美美后,陈云内心发出呐喊,“我那么乖巧可我得罪谁了,好好的一个大美女发什么飚啊。”

    “啪!”

    机灵的陈云轻轻一巴掌拍在那红肿而又火辣辣的左脸上,“哎呀,这蚊子老咬我左脸干嘛啊?连打两次都没有打到。”

    陈显奎一副庄严,“这刚立哪来的蚊子。”

    “次奥!忘记时间了。”

    陈云心里直懊悔,眼珠子一转,道:“苍蝇,是苍蝇啊,天的苍蝇刚出生所以比较小,我认错了,嘿嘿...”

    陈鸣强忍着想笑,脸上憋得通红,潘美美看起来依旧平静,但面纱下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副想笑的样子。

    “好了!”

    陈显奎说道:“你和小鸣晚上到我的闭关的地方来一下,我先带圣女到处去看看。”

    潘美美看着陈云美丽的睫毛微微一挑,而后轻哼一声转向陈显奎跟去,明显是在说“看是你拽还是我拽。”

    “哼!”

    陈云也是一声轻哼,露出那招牌式的笑容跑到陈显奎跟前,“父亲啊,这种导游的小事就让我来为你老人家代劳吧。”

    “导游?”

    陈显奎一脸疑惑。

    “哦嘿嘿...”

    一不小心把现代语用了出来,陈云微微一笑,“就是带路的意思。”

    “不用,圣女大驾光临我们陈家,我必须得亲自带她去参观,你先去跟小鸣修炼,等下我检查。”

    陈显奎铁骨铮铮的说着转带着潘美美姗姗离去。

    “检查个,老牛还吃嫩草!”

    陈云一脸不爽的嘟喃着,看着呆呆站在旁边挂着一只手的陈鸣一阵大笑,“啊哈哈...小鸣你这也太帅了。”

    “次奥!你还好意思笑。”

    陈鸣顿时破口大骂,“是你把那什么圣女潘美美弄下来的,她一发飙你就抛下我们撤腿就跑,扇你一巴掌是你活该,要是我直接一巴掌把你扇到大街上去。”

    面对陈鸣的怒骂,陈云闭口不言,今天这事确实不应该,现在心里也很过意不去的,走过去安慰道:“好了,我错了行吗,你这手断没?”

    “呸你个乌鸦嘴!”

    陈鸣又是一阵激动,“只是脱臼而已,明天就好了。”

    “哎对了,冷夜没有和你一起吗?”

    陈鸣问道。

    陈云,“是你和他一起去调戏潘美美的,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啊?”

    陈鸣想了想,道:“当时潘美美出手的时候是先攻击我的,好像冷夜见你跑了他也撤腿跑了,但跑哪里去了不知道。”

    ......

    天空雪白无际,鹅毛般的白雪飘飘起舞,雪狱渊终年如冬,严寒无极,人烟稀少,这里有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雪狱人、又名雪疯狱,故名思意脑袋进水被门挤过的神经病。

    冷夜拖着僵冻的体迈着沉重的步伐在雪地上缓缓前行,惨白的嘴唇微微颤抖发出微弱的声音:“这什么鬼地方啊!调戏不成反被揍,跑得太快没刹住掉下悬崖,上面好好的这地方怎么那么冷啊!”

    冷夜不停的哆嗦,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两眼一花晕确过去,没有大脑意识支撑的体轰然倒下随着雪地坡滚去。

    吱吱吱...

    冷夜的体滚到一个山洞里停在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堆旁,火架上正烤着雪鸟,亮晶晶的油脂随着油黄的一滴滴的滴在下面的火焰上,激起五彩火花。

    雪鸟人的香味不停飘进冷夜的鼻孔,慢慢的刺激昏晕的大脑。为现代一界吃货,香烹烹刺激大脑缓缓清醒,鼻子微微动了,空空的肚子叫个不停,恢复了些许意识的冷夜先是伸手安服了一下肚子,再鲁了鲁鼻子,随着香味侧头看去,看着火架上接近烤熟的雪鸟,唰的一声跳起来,擦了擦嘴边的口水,简单的打探了一番山洞,确定没人是上天倦顾自己而赠的食物,冷夜拿起火架上的雪鸟,管它烫不烫熟没熟,三七二十一五分钟搞定连骨头都不剩。

    “厄...”

    冷夜打了一个饱膈满意的坐在地上休息。

    “山旦旦那个开花哟...”

    当冷夜吃爽了准备休息一会儿,突然洞外传来哼歌的声音,转瞬间一个满头乱发作脏烂又蹦又跳的显得极为欢快。“乞丐!”看着突然走进来的陌生人衣作比自己这破烂还差,冷夜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此人此自己还悲催,至少刚才吃了一顿美餐。

    哼歌的乞丐看着坐在地上的冷夜一愣,理了理把脸遮当住的长发,而冷夜也看清楚了这乞丐的面容,大概就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乞丐。

    “你是谁?到这里来做什么?” 两人几乎是同时问道。

    “阿哈哈...问我是谁,你个小子是活腻了吧,这里是我家,你说我是谁?”

    听着老乞丐说这里是他家冷夜顿时蒙了,那刚才自己吃的鸟也应该是他烤的了!清清的瞟了一眼老乞丐,一副弱不经风的瘦架子,以自己这年轻气壮就算他知道自己吃了他的鸟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快说你是谁?到雪狱渊来做什么?你不知道本天仙是从不见生人的吗?”

    老乞丐瞪着冷夜狠狠的质问道并毫无生色的释放一股真气试探冷夜的低。 冷夜顿时被老乞丐释放的真气压得全绷紧喘不过气来,刚才自己认为吃得过老乞丐的念头瞬间消失,艰难的憋出几个字,“你对我做什么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冷夜穿越到这里才两三天时间,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时代,自己不知老乞丐对他做了什么。

    老乞丐收回真气,心里微微一惊,他毫无修为是怎么来到这雪狱渊的,又怎么能在这极度严寒的地方不死?在震惊之时老乞丐发现了冷夜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心就是万年难得一现的寒冰心,不管在多冷的地方都像在正常地方一样,而且强力克火,一般的火术攻击根本伤不到拥有寒冰心的人。

    “嘿嘿...大爷,我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来到这里纯属是个意外。” 冷夜见吃不过老乞丐急忙说好话。

    “你才是大爷!我有那么老吗? ”

    老乞丐庞然大怒狠狠的瞪着冷夜。

    “厄...”

    冷夜被老乞丐吓得埂咽,“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雪狱人,叫我雪狱人。” 自称雪狱人的老乞丐铁骨铮铮的说着两人发光的看着冷夜。

    冷夜被雪狱人看得心头一紧,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难道这雪狱人对男人也感兴趣?

    “雪狱人,你...你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见拥有寒冰心的冷夜对自己如此害怕,雪狱人显得很得意,“我是谁?我就是人间唯一一个能上天入地随意进出七界领域的天仙,世人都怕我敬我又称疯狱人。”

    

    

    &nnsp;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七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