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我会让她后悔这样说你的

    那个顾玉真听到陈思语的话,也就笑着说道“呵呵,我们的陈大校花,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偷你的卡?还有冒用你的份?我都不知你在说什么。”

    其实事实也是这个顾玉真偷了陈思语的卡,范华给第一张卡给陈思语的时候,陈思语还没搬到范华的别墅,还是住在宿舍里的。

    陈思语是把卡放在另外一个包包里面的,只是后来她换了一个包包,也就忘了把那张至尊卡放到新包包里,那个旧包包也就放在了宿舍。

    顾玉真刚好看到陈思语包里的那张至尊卡,对于虚无集团的至尊卡,她还是知道的,虽然她不知道陈思语,为什么会有虚无集团的至尊卡,但是看到本来只是一个穷鬼的陈思语。

    却突然间好像变得很有钱了,整天开着一辆悍马在学校,而且学校也在传陈思语,可能有什么大背景,就连校方的人也很照顾陈思语,加上又来那么多的公子哥,都在追求陈思语,顾玉真就很不爽。

    本来陈思语比她漂亮也就够了,现在既然比她还有钱,也不知陈思语是不是让人给包养了,还是真的有什么大背景,现在既然还弄到了一张虚无集团的至尊卡,更是让顾玉真嫉妒陈思语了。

    也因为这样嫉妒心之下,顾玉真也就把陈思语的那张至尊卡给偷了,开始她也只是想看一下,陈思语丢了卡后那种伤心的表,因为她觉得虚无集团的至尊卡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是谁丢了都会很伤心的。

    可是丢了卡后的陈思语,好像根本就没把那张卡当一回事,甚至她都没有看到陈思语去找过那张卡,后来陈思语几人更是搬走了。

    看到陈思语搬走了,也没有想起那张至尊卡的事,顾玉真就在想,既然陈思语不在乎那张卡,那她就冒用的陈思语份去用那张至尊卡消费,她可不认为虚无集团会给陈思语第二张至尊卡。

    加上虚无集团的至尊卡能在虚无集团的所有产业,免费消费这一条太吸引人了,所以顾玉真就找关系,去派出所做了一张新的份证,不过她却把她的名字给改了,用的是她的相片,陈思语的名字。

    顾玉真也知道虚无集团的至尊卡,只有持卡人本人才能用的,而且至尊卡里只有一个姓名,并没有其他的资料的。

    本来这是范华为了保密才这样做的,但是谁知道会让顾玉真钻到这个空子,不但偷了思语的卡,还想到用派出所去把她的名改成思语的名,这也是范华考虑不周。

    不过又有谁想到会有人偷了卡,还敢去消费呢!要是持卡人挂失了,那偷卡的人再去虚无集团的产业消费,那个人就自投罗网了,但是陈思语那张被偷的卡,范华一时也忘了,也就没有废掉那张卡,所以顾玉真的计划还真给她成功了。

    顾玉真刚开始拿那张卡去消费的时候,还是有点怕的,但是她发现那些人并不知道那张卡不是她的,而且还把她当贵宾供着。

    顾玉真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也用着那张卡开始在虚无集团的各大产业消费起来,大型商场、超市、大酒店、车行、只要是虚无集团有的产业,她基本都去消费了一次又一次,慢慢的她都觉得那卡张就是她的了,她也就忘了这张卡是她偷了陈思语的。

    今天顾玉真也是带她的几个朋友,过来虚无酒店吃饭的,这一个多月以来,她每天基本都会带人来虚无酒店吃饭,只是她今天是中午来的,以前是晚上而于。

    她来着人一来到虚无酒店,就直接让那个女部长给她安排这一个多月来,她常用的那个最顶级的帝王厅包厢,只是没想到帝王厅已经有人了,但是她为了在她的朋友们面前显一下威风,也就跟那个女部长说,她们一定要在帝王里用餐。

    因为顾玉真是持有至尊卡的人,所以那个女部长也只能,让她们先在隔壁的包厢等一下,她就去让帝王厅的人把包厢给让出来。

    听到那个女部长去让帝王厅的人让出包厢,顾玉真满意的带着她的朋友们,先到隔壁的包厢等一下了,可谁知她没等多久,就看到陈思语走了进来。

    看到陈思语和听到刘琪琪的话的时候,顾玉真还有点心虚的,但是一想到现在卡在她的手里,而且她都在这个酒店消费一个多月了,就算陈思语说那张卡是她的,也没人会信她,所以顾玉真也就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甚至还可以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陈思语真的没想到顾玉真到了这样的地步,既然还不承认她做的事,所以陈思语语气都带了点火气道“顾玉真,如果你现在向我认错道歉,我还可以原谅你,你要再不承认的话,那等一下你要负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不会帮你求的。”

    不管如何,这个顾玉真都是她的同学,她的舍友,就是顾玉真再讨厌,陈思语也打算再给她一个机会。

    如果顾玉真要是再不珍惜这个机会,那她就让范华处理这件事,当然范华要怎么处理,那就与她无关了。

    听到陈思语的话,顾玉真一下子就怒道“你以为你是谁呀?别以为被人包养了就了不起,还一副可怜我的样子,我都不知你在说什么,要不是你长的漂亮,谁会看的上你这样的穷鬼?还帮我求,谁要你求什么,你只是别人的妇而于,你还真把你当一回事了?”

    在顾玉真的心中,陈思语只是一个让人包养了的人而于,她才不会信陈思语真的有什么背景,所以她一生气就把她心中的想法也骂出来了。

    顾玉真的话刚说完,刘琪琪就怒了“顾玉真,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呀?你的水杨花是在森大出了名的,也不知我们倒了什么霉,既然会遇上你这样的人。”

    李雪萍也接着刘琪琪的话,对着顾玉真骂道“就是,我们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既然遇上你这样的人,说你是公共汽车,那是对公共汽车的侮辱,思语好心给你机会,你既然还那样说她,也不知你的良心是不是喂狗了。”

    本来刘琪琪和李雪萍一直都对顾玉真没好感,现在听到顾玉真这样说陈思语,她们还不一下子被点爆,本来不怎么骂人的她们,都忍不住的要骂人了。

    陈思语听到顾玉真的话,也没有多大的生气,只是她已经彻底对顾玉真失望了,她也不想再理这个顾玉真了,还是让范华处理这件事好了。

    不过陈思语还没说话,顾玉真却骂起了刘琪琪她们,只见顾玉真对着刘琪琪她们骂道“你们两个又是什么东西?是陈思语养的狗吗?难道我说错她了,她的家庭况我还不知道,不就是一个没有爸爸的野种。如果不是让人包养了,会突然这么有钱?”

    顾玉真这一下是真的惹火了陈思语了,而且是怒不可遏那一种,陈思语可以容忍顾玉真说她给人包养了,反正那个人是范华,她无所谓。

    但是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说她是没爸爸的野种,这是她心中的伤,不容别人去触摸的伤,现在这个顾玉真触到了她这个伤,也就一下子把她的怒火都激发了出来。

    陈思语都气到发抖了起来,也在这时,范华上前握着陈思语的手柔声道“思语,接下来的事让我处理吧!别生气,我会让她后悔这样说你的。”

    范华现在也很生气,而且也是非常生气的那种,如果这个顾玉真不是女的,范华真的会上前一脚踢过去。

    本来范华还打算让思语自己去处理这件事的,但谁知这个顾玉真不但不领思语的,而且既然还那样骂思语。

    范华也能感觉到思语现在很生气,他也知道思语为什么这么生气,想一下思语从小过的那些苦难的子,还有她的爸爸是为了什么而死的。

    如果范华没有猜错的话,思语从小应该就让很多人说过,她是没有爸爸的野种,所以现在听到那个顾玉真这样说,她才会这么生气的。

    既然这个顾玉真敢这样说陈思语,那她就要为她说的话,付出极大的后果。

    陈思语听到范华的话,也就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下心中的怒气,然后对着范华道“那你不能杀了她,不管怎么,她都是我的同学,只要不杀了她,你要怎么得置她,那我都不会管她了。”

    对于范华,陈思语还是很了解的,要是生起气来的范华,真的有可能杀了顾玉真,刚刚顾玉真那样说她,范华一定会很生气的,因为范华是真的很在乎她,如果听到有人这样骂她,他还不生气,那她也算是看错了他了。

    不过她也总算是没有看错他,虽然范华表面看起来好像很平静的样子,但是陈思语也能感觉的到,范华很生气,只是在她面前压制住了怒火而于。

    陈思语也知道范华一生起气来,都是会把惹到她的人杀了的,所以她才会让范华别杀了顾玉真,毕竟就是顾玉真再可恨,那也是她的同学。

    ()e

    ()s

重要声明:小说《虚无神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