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九十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这爸妈当的,只顾自己抱着睡了,儿子掉底下了都不知道。

    一边埋怨着林,一边叫他把非凡从地上捡起来。这孩子,睡觉跟打仗似的,翻来翻去。一般况下,他翻一个,就会上摸来摸去,摸到之后,就又闭着眼睛睡着了。摸不到,他会继续翻。可能昨晚林把他晾一边,摸不到,他就翻来翻去,一不小心就翻下去了。还好他爸爸家是地毯,不然摔出个脑震来,可不是好玩的。

    把非凡从地上捡起来后,本想继续接着睡,瞅一瞅表,哎啊,快八点了。家里窗帘太厚,搞得房间里黑洞洞的,还以为是半夜呢。林从上挣扎着起来,坐上发呆,似乎思考什么问题。

    “想什么?”

    他突然笑笑,朝着,“没想到,老婆孩子,还可以提高睡眠质量。”

    幸福来得太快,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看着他早上起来沉思的样子,是不是也回味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悄悄地他耳边低语,他扭过头来,“傻瓜,才回过味来?”脸上昵昵地拧了一把,坏笑,“六年前,早就把当老婆使了。”

    一时无语,难道六年前他已经蓄意谋取了吗?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为什么,们已经一起了。想不起跟林一起的理由是什么。如果当初有一个稍微像样一点的家,根本不会认识林。如果妈不生病,不缺钱,没得脑膜瘤,也不会认识林。如果妈没发现代孕,她好好地活到现更不可能跟林一起,或许医院那天就永远地结束了。如果何向南当时没有绯闻女友叶淑娴,早一点向表白的话,跟林也不会走到现。但是所有的如果都发生了,万千的巧合凑一起,跟林,毫不相干、两个世界的,因为钱的关系,就这样尴尬地相遇了,而且还默默地进驻到对方的心里。

    们经历了很多波折,还是一起了。冥冥中却有一种感觉,老天爷不会这么痛快地给们放行。们始终也不会得到某些的祝福,谅解。有时候,甚至会想,是不是与林之间,有一个死了,伤了,残了,才会得到最基本的同呢?如果真的是这样,希望这个。偏偏们两个都好好的,他们才如此不放过们。

    这些有谁呢,妈,还有那个便宜的爸爸,林的爸爸、妈妈,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林的姐姐,还有他那个未婚妻,甚至连周边的,何向南、许可,多得数不过来,都会有意无意地或诅咒、或谩骂、或反对、或颇有微辞一起。他们的力量是那样强大,强大得让时时心有余悸。谁会成为最后复仇的力量?心里拿不准,离开比一起简单多了。

    有时候,真的希望林不是那么有钱,真的希望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真的希望们就是最普通、最不平凡的那对,平凡得扔堆里、几乎没有会多看一眼。那时候,们会活得更开心。事实上,偏偏不是这样。

    “害怕了吗?”林见陷入沉思,一双不解的眼睛望着。突然摇摇头,从来没有怕自己有什么事怕的是林会出现什么状况。他是那样一个隐忍、永远不会低头认输的家伙。

    事果然没想象的那么简单。过快的幸福,背后总隐藏着更大的玄机。早上正当给非凡穿好衣服,楼梯下到一半的时候,一阵汽车拐入的声音,然后是嘎登嘎登的高跟鞋与地板的撞击声。

    “林受男,个王八蛋!”女的,尖而细,嗓门很高,整个客厅都嗡嗡嗡的。

    当时的林,正坐客厅里等们俩吃饭,简妮还睡觉,这几天她太累了,累得竟然怎么拍都拍不醒。客厅里,那个声音指着林受男的鼻子,破口大骂,完全不顾自己平里的形象。或许,她憋了一肚子的气来的。

    “取消婚礼,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周陵容家世、相貌、能力,哪一点配不上吗?今天是否给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死也死个明白!”

    “不是配不上,是配不上。”林的话淡淡的,带着息事宁的态度。

    “难道是为了姓夏的那个女吗?她有什么好?就那么待见她?为了她,可以抛弃权势、名誉、地位,她值得这样做吗?周陵容是一个眼里丝毫揉不下沙子的跟她的关系,很清楚。们认识的来龙去脉,也很清楚。不要把急了,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略带挑衅地看着林受男,“什么年轻企业家、慈善家、袁昌荣眼中的好女婿,都是狗屎!如果明天的新闻头版头条出来,林氏集团的新任董事长林受男先生,找代孕妈妈生孩子这件事曝光出来,滨海得会多闹!姓林的,有没有想过?”

    “究竟想做什么?”一直沉默着的林受男此刻站起来,走到周陵容面前。

    “也怕败名裂,是吗?”她竟哈哈大笑起来,有些瘆,“有没有为想过,一取消婚礼,成了周氏集团的最大的一个笑话,甚至成了滨海街头巷尾被嘲笑的、一个可怜的弃妇。他们都用怎样的一种眼神看着啊,想过吗?姓林的!知道不喜欢,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可是还是低三下四、百般讨好周陵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对谁这样低三下四过,除了扪心自问,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包括没答应跟一起的之前,周氏集团的董事会上就一直力排众议,支持……五年了,说翻脸就翻脸,当什么了?”

    “陵容,对不起,”林受男双手钳住她的肩膀,试图安慰她,使她冷静下来,“陵容,说,之前讲过,之所以跟一起,是因为认为的一个女死了,可是,现她又活生生地站面前,所以……”

    “所以,宁愿牺牲,回到她边?空虚寂寞时的一个替代品?姓林的,已经对一再忍让,上次,留那个姓夏的女家里,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知道心里有多难过吗?还没结婚,未婚夫竟然带个女的登堂入室,的颜面何存?既然知道了,继续装作没发生一样,一如既往地对好,支持。没想到,却得寸进尺,想要取消婚礼,”周陵容一把把林受男的双手甩开,“姓周的不认这个栽!”

    “怎样做,才可以原谅?”

    “9月1号,婚礼现场等着。不然,做的丑事就等着上头版头条吧。”周陵容说完,扭头就要离开。林受男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陵容!”

    拉扯之间,或许声音太大了,非凡吓得大哭起来。“非凡,非凡……”轻声地哄着非凡,不叫他哭出声来。正当安慰非凡的时候,高跟鞋嘎登嘎登地已经走到了近前,看到们俩,她冷笑了起来,“呵……呵……姓林的,真有本事啊,还没走乎呢,居然已经把带到家里来,过起小子来啦!”

    这种尴尬的场面,躲是没办法躲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来,和林一起面对。周陵容转到边,左看右看,“哟,这孩子谁的啊?不会是给林受男又生了个儿子吧。”见没说话,她更加气愤,“猜准了?怎么当初没看出来,这女的,还真有心机!小朋友,告诉阿姨,爸爸是谁啊?”周陵容竟转脸看着非凡,起他的话来。

    “妈妈—”非凡拽着的胳膊,“们回家好吗?妈妈……不喜欢这里……”

    “周小姐,孩子还小,这样会吓着他……”把非凡拉到边,努力护住。

    “怎么,连孩子自己都不知道爸爸是谁吗?又是一个野种!姓林的,”她突然把头又转向林受男,“这种货色,也要?!是色迷心窍了吧。好好一个家庭,带这样一个女进来,成大杂烩了。让这样一个小杂种叫爸爸,也好意思答应吗?”她一口一个杂种,一口一个杂种地谩骂着。

    “周小姐,请……”还没等开口,啪的一个巴掌落下来,脸火辣辣地烧,“这种烂女,有什么资格跟讲话?!”

    “周陵容,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有什么事来,跟渺渺一点关系都没有。”林横与周陵容之间,挡住了她咄咄的气势,也挡住了她进一步的上前撕扯。

    “怎么啦?说几句就心疼了?”周陵容瞪着眼睛,瞧着林受男,丝毫没有示弱的神。实看不下去了,害怕非凡会继续哭起来,抱起儿子,“对不起,们要走了。”

    “现知道场面难看了,一周前上家未婚夫的时候,怎么不觉得难看啦?最讨厌这种当面一、背后一、整天只知道面前装可怜的女!”

    “够了!姓周的!”林受男几乎怒吼,扬起手来,巴掌差点落下去。

    “怎么,姓林的,还想打给她一巴掌,心疼了是不是?打,打,打看!”她整个疯了一样,撒泼。

    “只打自己的女,”林受男因暴怒而变形的脸上,显露出狰狞的神,“不配!”听他这么说,周陵容更是气愤不已,嘴唇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婶……送客!”

    “姓林的,好啊,走?总有一天,周陵容会让知道的厉害!”她突然回头,笑笑,“生孩子的事,明天早上报纸上见吧。”

    周陵容走了,带着满腔的愤怒和发狠的话。事糟糕到了极点。周陵容愤怒了。接下来呢?整个周氏集团也会跟着咆哮起来。林氏与周氏集团的合作怎么办?林董事会的地位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他多年来辛辛苦苦经营的一切,会不会就此付诸东流?特别是周陵容说的代孕的事见报以后。周陵容究竟怎样才会放开林呢?是不是又成了林的累赘?脸部仍烧,林转过来,轻轻地抚摸着它,竟有一丝凉意袭过脸颊,似乎没那么痛了。

    “委屈了。”他紧紧地抱住和非凡。没想到,多年前梦到被林的老婆暴打的形,今天来了个现场直播。事虽然很糟糕,但终于成了公开的秘密。用不着再偷偷摸摸的了。多年前,想到跟林一起的时候,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的是,这一天,竟晚了五年。

    早上,因为周陵容的到来,全乱了。看着林,他正低头沉思着什么东西,并没有发现的眼神。刚刚那么一瞬,林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打破了他的沉思。他拿着手机,突然眉头紧皱起来,早晨起来,不知道谁又给他打电话。旁边一边给非凡喂饭,一边静静地听着。

    “阿姐,”他接起电话,原来是他的姐姐,见一直盯着他看,林朝笑笑,手的手上轻轻地拍了两下,示意不用担心。然后走到客厅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接他阿姐的电话。虽然角落里,但仍能听到隐隐约约的谈话声,“嗯,没错,婚礼确实取消了……与周氏集团的合作,当然会继续……的事,不要再插手……五年前,跟渺渺说那些话,已经没跟计较了……撤走林氏的股份?随便……”电话里,林语调平和地跟他的阿姐交谈着,但说出来的每句话即使砸不死个,也能把砸得晕头转向。

    林的阿姐要撤走林氏集团的股份。

    他阿姐跟他翻脸了。

    “不用理她……”挂完电话,林安慰着,“她就这脾气……毕竟和她,都流淌着林氏家族的血液,过几年她就没事了……”

    “周陵容?”

    他突然笑笑,嗯了半天,“大不了商场上多一个敌……”看很担心,他十指扣住的手,“没关系,商场这东西,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

    知道他完全是安慰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