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九十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今晚,陪好吗?”当从他边走过时,林的一双有力的臂膀死死固定住的胳膊,一动也不能动。昏暗灯光下、喝闷酒的他,竟是那样一种孤零零的状态。枉他有那么多钱,却买不来一个陪伴她左右的。枉他平里那么多呼啦啦围他周围,他寂寞的时候,却没有一个可以说得上几句话。

    努力地挣开他的胳膊,越挣却越发现那胳膊搂得越紧。须臾,那原本坐着的体顷刻间站直了,从后面抱过来,将整个腰全部环住,他的拥抱竟是那样宽大厚实。

    “不要再离开,亲的,”他的脸从后面凑过来,唇也开始不安分地寻觅起来,“简妮需要妈妈,非凡需要爸爸,林受男也需要一个每天切等待他回家的女……”

    他把理由说得再简单明了不过,没有任何多余的成分。他向来都是这种表白方式,没来不懂得委婉,也几乎不给留下思考和回旋的空间,的回答只能是“好”或者“不好”,“可以”或者“不可以”,这次也不例外。

    然而,却不能给他任何答复。因为知道,即使他低调取消了婚约,但是周陵容的问题还继续存,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一个现实问题。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不想再做出伤害任何的事。已经有一个何向南了,真的不希望再出现第二个何向南。自己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继续犯下更大的错误。

    “林,”轻轻地呼唤着他的名字,试图唤回他仅存的几个、理的脑细胞。

    “嗯?”他的脸继续的脖颈处磨蹭着,轻轻地,而又肆无忌惮地。

    “听话,放手。”想告诉他,这个节骨眼上,们需要保持清醒,也必须保持清醒,不能明知道错误的界限,却不顾一切去冲破它而再次犯错误。毕竟,已经脱离了六年前那个冲动、幼稚、难以自控的状态。而他的心智,相信比六年前更加成熟。

    听到说放手,他的胳膊反而箍得更紧,任的孩子一般,生怕一松手,就会带着儿子,跑得无影无踪,他再也找不到。

    “今晚,就让这样抱着,好不好?”林对说的话,似乎丝毫没听进去,竟一味地按照自己的逻辑思维着,“不能总对这样冷冰冰的,会受不了,会崩溃。林受男也不是什么圣他的女面前,他只是一个男而已,他也需要女的滋润……”带着体温、**辣的求的话语,从他的唇边,丝丝缕缕地萦绕耳际,下了烈药般令难以抗拒。趁理智残余的那一瞬间,挣脱出林的紧拥。

    他似乎忘记了,他还有一个怀孕近三个月的未婚妻周陵容,虽然婚约暂时取消。

    “周小姐怀孕快三个月了,知道吗?”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似乎这个办法有效。听说这句话,林受男停下来,从迷中回过神来,抹一把脸,抖擞抖擞精神,却无比坦然地望着,看得有些不自,“不仅知道,还知道她已经流产了。”流产了?有些不相信他的话,虽说前三个月是危险期,但也不至于说没就没了。是因为先天发育不足,还是因为后天林取消婚约对她造成了太大的打击?!如果是后者,那太残忍了,那,那,那林不真成了连那啥都不如的那啥了?从周陵容的立场上讲,她没有任何过错,犯错误的是们,为什么要平白地搭上一条无辜的生命。一时气结,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与林一起,建立的尸骨之上,那宁愿看着他去结婚。虽然不是什么圣,但实不愿意看到因为们两个的事,伤害太多无辜的

    已经有太多的受伤了。

    见陷入极度的自责和伤感之中,林受男一把揽过的腰,搂怀里,“这样的谎言,也相信吗?”林受男非常坦然地看着,仿佛缺乏最基本的生存之道和不能识破最简单的尔虞诈,“那是她面前,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而已。”

    林受男实不想告诉眼前这个女,他跟周陵容一起虽然快一年了,但他们聚少离多,有时候甚至两三个月也难得见上一面。每天的电话里,也是谈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最基本的问候语,了解公司的一些状况等等话题,似乎离谈差的太远。即使上,他似乎也表现得平平,没什么趣,总是草草收场,搞得周陵容时不时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来。而且,他从来不周陵容的别墅过夜,也从来不留她家里,无论多晚,他都会送周陵容回家。

    所以一从陈富贵那里听到,周陵容与渺渺见面的事,他早就感到了不妙。一查,才知道周陵容耍手段。怀孕,他怎么可能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怀孕,最起码婚前不会。最后一次跟周陵容一起,也已经是半年以前的事。所以周陵容怀孕的事,也只能骗骗除二之外的第三者。特别是像眼前这么笨的女

    林受男本来还想告诉她,其实他跟周陵容一起,每次都会避孕,但想了想,又把这话给吞进肚子里去了。永远不要对自己心的女,讲另外的女怎么怎么样,不讲,她可以随意去YY,但都想象中的,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一旦把细节砸实了,就会变成实实的伤疤,永远成为横亘之间的裂痕。

    林受男才没有那么缺心眼。对于他与周陵容的事,打死他都不会说实质的内容。只给出个结果,“她不可能怀孕。”

    “相信,”他的嘴巴张了几张,又紧紧地闭上,“这件事,交给来处理。”他的拥抱依旧紧紧地,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已经答应简妮,第二天早上,还她一个健康、漂亮的妈妈。如果再失信于她,恐怕要永远地失去这个女儿了……”他似乎还按照他自己的逻辑思维,看样子,他有点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势头。长时间地拥着,等待着,不肯放手,只等的嘴唇里蠕动出一个肯定的答复,或者什么都不说,默认。

    他的意思是那么明显,如果现拿着明白装糊涂的话,那简直是矫到家了。明摆着的嘛,咏薇过世了,而他又低调地取消了婚礼,他所做的,不都是奔着一个目的去的吗?那个问过许多遍的问题,“如果没有老婆,会娶吗?”现他就是这样一个单状态,又明明白白地犹豫什么?!

    僵持着,僵持着,有理由相信,再僵持一秒钟,就会直接被拽进他的房间。

    就的臂膀被林拽紧的那一刻,突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们背后响起。“妈妈—”不知什么时候,非凡站客厅的一角,远远地望着们,像看陌生一样。他似乎看到了与林,不,应该说是他爸爸之间,隐隐约约的牵牵扯扯。或许,他今天被吓坏了。被何向南和叶淑娴牵扯的那一幕吓坏了。

    “妈妈—”见林松开了的胳膊,非凡怯生生地走过来。半蹲下来,紧紧地抱着非凡,“非凡,不怕,那是……”说到那个词,竟有些口痴,“那是……爸爸。”

    非凡偷偷地瞧了一眼林,又马上搂紧的脖子,不去看这个相当陌生的爸爸。这时,林也蹲下来,笑着,“非凡,爸爸,快叫爸爸。”无论林怎么引逗他,非凡硬是抿着嘴不叫。林试着朝他的小脸拧一把时,他竟像鸵鸟似的,把头部缩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他不是见个跟妈妈站一米之外、握握手的男的,都叫爸爸吗?”林一脸沮丧,一脸的迷惑地问

    把非凡抱回房间,他还是不肯睡,只是死死地抱着不撒手。大概是换了一个新的环境,非凡有些不太适应。上,林见非凡还是不肯睡,继续引逗他,“妈妈上半夜归,下半夜归爸爸,好不好?”非凡还是没跟林讲一句话,躲怀里的他,偷偷瞄了林一眼,赶紧又缩回去,由于发憋,瓮声瓮气地说,“妈妈是的。”一点都舍不得退让。他小气的样子,逗得林哈哈大笑起来。

    “要不,回房间睡好了,非凡离不开。”看了一眼侧卧上的林。

    “老婆孩子都这,哪里也不去。”这时的他,竟有些赖赖的,抱着非凡的时候,还时不时挑逗似的,嬉皮笑脸地扯扯的衣服,摸摸的大腿。把他伸出来的“咸猪手”打回去几次后,不知什么时候,他竟侧一边睡着了,悄无声息地。

    疲惫却相当满足的一张脸。

    大概这一段时间太累了吧,见他就那么睡下了,赶紧把空调被搭上。睡觉总是忘记盖东西,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哄了非凡半个多小时,他终于沉沉地睡去了。也累得腰酸背痛,头晕脑胀。把头灯关掉,侧躺下。头刚着枕头,一双大手越过非凡,朝这边摸过来。

    “怎么还没睡着?”

    “睡醒了。”林痴痴地笑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竟越过非凡,把孩子晾一边,嘴里默默地念叨着“儿子,今晚先研究研究如何独立”,然后翻到上来,压住。

    “太晚了,别闹了。”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脊背,还是原来的那种宽阔,“小心把孩子吵醒……”他只顾痴痴地笑着,“先睡,一会完了就睡”,然后抱着不着边际地亲吻起来。啊,不会当是块木头桩子吧。本想回应几句,但累得最后一个细胞都没知觉了,自然也管不着林做什么。

    纠结地睡了一晚上,做梦都拼命地跑。想翻个,却发现被林抱得紧紧的,一动都不能动。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突然听见“噗通”一声,一个重物滚落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难道他家里进贼了吗?随后捅了捅林,他似乎也迷迷糊糊地挣开眼睛。什么声音?有贼吗?轻声地问道。林笑呵呵地一把揽过,笑没出息,瞧这兔子胆!很难想象这么多年,是怎样一个过来的。或许,是一惊一乍了吧。习惯地摸摸上,左摸右摸,哎,非凡哪去了?

    “妈妈—”一个声音从地板上传过来。打开灯一看,的天,非凡坐地毯上,揉着眼睛,哭着叫妈妈。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