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事后才知道,何向南确实一点问题都没有,他那晚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之所以有那张医生开具的证明,完全是因为他妈妈那半年里天天他去相亲,他才叫一个医大附属医院的同学,开了个假证明让他妈彻底死心。

    背负了多年的罪恶感,居然是一个不经意的谎言引起的。就是这个不经意的慌言,导致最终没踏上那班飞机。不过也好,正是那个谎言,没让沉入3000米的深海,成为鱼虾竟相争夺的食物。

    与林,从错误中开始,又错误中结束。

    只企盼来世,们有个美丽的相遇。

    那晚,玛莎拉蒂丽景阁11号楼前放了一晚上哨,直到天麻麻亮,清晨的路灯渐渐熄灭,它才拖着疲惫的躯缓缓离去。之后的一周,子过得相当平淡,没事的时候,趁何向南带非凡出去玩,会翻箱倒柜地把那两本厚厚的宝宝志拿出来,一页一页地翻起来看。翻开首页,"献给未来的宝贝"几个字,赫然映入眼帘,看看期,2007年,已经快过去六年了。手指滑动着,继续往下翻,看着看着,竟像看一个遥远的故事。

    曾经是那么真实,现又是那么遥远。

    看完了,打包。圆通快递。收件:周陵容。

    希望简妮能够理解。

    2012年8月28。天气特别好,好得感觉像假的一样。抬头望望天,没有层云的遮挡,那轮燿眼的黑太阳格外刺眼。这一天,们一家三口去民政局。向南说,再也不想过光棍的子了。

    朝他笑笑,满含歉意。儿子从四面环山的农村来到特区城市,好多天兴奋劲都没下去,四处张望。向南拿着一大堆资料,民政局结婚登记窗口焦急地排着队,儿子跑到民政局大门口,睁大眼睛看着过过往往的车辆。紧随其后。

    "本田……丰田……现代……标致……起亚……尼桑……马自达……大众……奔驰……宝马……保时捷……路虎……"儿子的眼睛紧随着停靠的、飞奔的车辆,嘴巴里不停地独自念叨着,他那专注的神态,跟林真的好像。

    他对车量的熟悉超过的想象,甚至从他眼前开过的车辆,扫一眼,竟能看出是什么车。奇怪地看着他,他非常自信地咧嘴一笑,比阳光还灿烂,"妈妈,是超级小车迷。"

    "妈妈,快看!那里还有一辆玛莎拉蒂!"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确实看到一辆玛莎拉蒂静静地停门口较小的角落里。

    由于挡风玻璃的阻挡,看不清车是空的,还是有。儿子看到那辆车很兴奋,"妈妈,玛莎拉蒂!"儿子再次呼唤

    "可不可以走近看一下呢?"儿子扭头看,用近似哀求的眼神。竟不知道如何回答,恰巧何向南的电话打过来,"轮到们了。"俯□,抱起他,抚平儿子失望的表,"爸爸们呢。"

    还好儿子比较乖,既没哭也没闹,只是搂着的脖子,显然他很失望。不过,小孩子,哄一哄就没事了。抱起儿子转

    刚一转,突然听见车门打开的声音,一个从车里走出来,的后脊背有些冒冷气。略微站住,就那么一下下,然后疾走,疾走……

    "妈妈,有一个叔叔招手……"

    的脚步更快,更快。

    三天后,林受男大婚。婚宴滨海、林受男的老家、周陵容的老家三地同时举行。场面很盛大,凡是参加婚宴的宾客,对这次不收任何礼金的婚宴无不赞叹有加。

    一顿丰盛的大餐,外加男主派送的500元的红包。

    都有份。

    网络视频上,看到了一白色新郎装的林受男,优雅而帅气。新娘还是短短的头发,披着婚纱,是见过的新娘当中唯一短发、看起来仍然很抢眼的新娘子。红玫瑰织成的拱形花门一眼望不到边,玫瑰花瓣铺成的地毯随着拱门弯曲盘旋。新娘子微凸的肚皮很抢眼,更抢眼的是,新娘子后带来的亿万嫁资。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一辆宝马小轿车、万达商业中心店面、商铺32个,街区中心500平别墅一栋、百平以上板式房五、周氏集团公司股份800万股,嫁资总值超过五个亿。

    更有娱乐记者爆料,这位新娘子已有孕近四个月,新娘子曾向媒体透露,自己此次怀孕为双胞胎,或为男胎。

    ……

    点击视频旁边的一篇文章看看,"林氏集团与周氏集团合作开发深海良港的协议签署"的一条新闻,映入的眼帘。新闻开头附属一张照片,还是那**受男与周陵容协议签署成功后握手的照片。

    看完照片,继续浏览这条对林氏集团颇为重要的框架协议。

    据说,这个深海良港一旦建成,将成为全国第二大深海港口,货物吞吐量将达到5.2亿吨;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500万标准箱。林氏集团将迎来二三十年的辉煌发展。

    一期工程刚刚竣工,不久的將来将投入使用。现是两个集团合作的攻坚时期,两家的联姻,可谓众望所归,天作之合。

    再看看林,即使跟新娘子交换戒指时,表都是那么淡漠。

    "奉子成婚"一时成为滨海的美谈。

    看着那晃动的视频,指尖轻轻地触电脑屏上,这是他的眼睛,这是他的鼻子,这是他的嘴巴,还有他硬硬的胡子茬,曾经,多么熟悉。

    何向南又去上海了,他这次打算向公司申请常驻滨海,顺便也把婚假请了。他走的这几天,很无聊,带着非凡去珍珠湾的木栈道上走走。蓝天、碧海、沙滩、海浪、穿比基尼的少男少女,仍旧是那个位置,仍旧是那片海,眼珠仍旧一措不措地盯着那座"望夫石"。

    非凡不远的地方跟几个小朋友拍着皮球,玩得正欢。突然从包包里取出那张被封存五年的电话卡,重新放到苹果机里面。开机,一个被啃去一口的灰色苹果㫫示屏幕中央,许久。手里握着它,舍不得放手。思绪渺远着,短信的声音打断了的沉思。触摸屏上,轻轻地点击,打开。

    一条接着一条,相继扑面而来,几年前林受男发的。不多,只有四条,内容也很简短,还没看完,已经涕泪横流。

    "。" 2008年8月20 18:21:13 林受男

    "了。"2009年8月20 23:35:46 林受男

    "刚刚梦到,该死的,居然有了反应。" 2010年8月20 02:59:45 林受男

    "简妮天天哭着喊着要妈妈,渺渺,告诉该怎么办?"2011年8月20 03:49:55 林受男

    努力回想着8月20究竟是什么子,为什么他的短信都发这一天。记忆回到五年前,8月20乘坐的班机沉入3000米深海的那一天。

    的祭

    每到这一天,他都跟已经死去的夏渺渺发着有去无回的短信。小声嘘唏间,涕泪横流中,嗞嗞嗞嗞,又来一条。今天是林受男结婚的第二天。

    "不要相信那个只说却不肯娶的男。"2012年9月2 16:45:57 林受男

    手指屏幕上滑动,一个字一个字地摸过去,每个字都带着他的体温。

    "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非凡欢快地跳着跑到面前,"妈妈,看什么?"他的体紧贴着,小脸凑过来。

    "爸爸的短信。"

    "也要看。"把手机递到他手里,小家伙很兴奋地看着爸爸的短信,手指不停地上面点来点去,"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

    他的手指不停地屏幕上滑啊,滑啊,滑啊,知道他想何向南了。一哽咽,头刚一扭向别处,不知怎的,非凡竟误打误撞地拨通了林受男的电话,还乱按了扩音器的功能。

    嘀……嘀……嘀……声音很大。

    电话通了。

    "爸爸……爸爸……爸爸……"小家伙不停地欢快叫着,一遍又一遍。

    电话那头,始终沉默着,沉默着。

    "爸爸为什么不讲话?"

    "爸爸讲话,他最喜欢听非凡讲话。"

    "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等非凡十八岁以后,妈妈就把还给爸爸,好吗?"

    "好。"他拿着手机,一路欢呼跳跃着,跑向木栈道靠海的一边,"爸爸……爸爸……爸爸……"

    "非凡小心!"由于奔跑的速度过猛,非凡摔了一大跤,手中的手机碧海蓝天间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呯的一声,沉入波浪翻滚的海浪中。股坐木栈道上,手扶着栏杆,寻找手机掉下去的位置,浪太急了,怎么也找不到,怎么也找不到……

    "妈妈,怎么哭了?"他的小手脸上抹来抹去,软软的,滑滑的。

    这几天,实无聊时,还会找许可去勃朗宁咖啡馆坐坐,重温一下往的美好时光,不然这几天,实不知道怎样去过,太慢长了,慢长得像有几个世纪。适值九月,凤凰花还未完全绽放,空气中已经弥散着花开出的丝丝香气。咖啡馆里,还是原来那个角落,还是那张咖啡桌,手轻轻地抚摸着桌角那句"和有,做快乐事,别问是劫还是缘",心中依然涌动着那份透彻心扉的感动,直心尖,无处可逃。

    或许为了配合今天的气氛,叶启田的闽南语歌曲<拼才会䇔>低低弥散微凉的空气中,温软而怀旧。以前听起来相当鼻塞的歌曲,今天竟是如此亲切,亲切得直想让哭。

    几西西吉吾免万叹

    几西落撇吾免胆寒

    哪汤西ki hi满

    没里醉棒棒

    摸魄吾体亲求丢草郎

    新阔比西海熊唉泼隆

    五西气五西落

    好文派文

    总买叫ki刚来gia

    散混天注dia

    七混靠怕pia

    pia加回ya

    ……

    听到最后一句,突然想起了林。林就是一个做什么事都很拼命的,怪不得当年追随莫承沣去椰岛当花瓶时,他会把林比作"拼命三郎",会心地笑笑,多恰当的比喻。林拼命的样子很迷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却望见许可瞪着一双比镜框还大的眼睛,"就这么灰头土脸地收拾收拾东西搬到何向南那去了?连简单的婚礼也不办了?"见摇头,她连连唉声叹气,"这比寡妇改嫁还凄惨。也不看看家姓林的,婚礼办得,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

    "彩礼要没?"见又摇头,她的叹气声更重,"领证后,就知道婚前不要彩礼是多么愚蠢的行为!自己就是一个凄惨的例子。跟多多他爸爸结婚的时候,一分钱都没要,而且还带了几年工作的积蓄。结果倒好,回他老家,说起哪家女孩子结婚要了多少多少钱,当告诉他们一分钱没要时,他家七大姑八大姨看的眼神,就跟看朱罗纪公园里的恐龙似的,仿佛什么生理缺陷才这么便宜地嫁给多多他爸的……这个气。独立女们懂什么叫独立女吗?……可家说,们这里,女孩子结婚啊,金银手饰没有半斤不结婚。"

    ……

    "如果再给一次结婚的机会,非得把他家要得破了产,来显出的尊贵来……"

    许可越说越生气,她活得真投入,很喜欢看她生活的样子。

    "那姓林的,有没有给一大笔钱,多得可以每天周游世界?"

    笑着摇摇头,差点就告诉许可,还欠他一股钱。

    "血本无归。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成为亿万富婆的机会?!"

    跟许可聊完天,舒畅了好多,口也没那么发憋了。

    不知道林的蜜月度得怎么样。

    一个电话,许可被他老公临时叫走了。只剩一个那个角落里,呆呆望着凤凰树上那朵即将开放、还未开放的火红花束。不久,她将会凋零,青,容颜衰老,甚至被狂风暴雨打落,狗屎一样黏地上。当她摔地上,再也捡不起来时,还有谁会记起她年轻时绚丽绽放的青

    青啊,青,最经不起折腾。当已二十七岁的,再回忆起自己的青时,斍是那样遥不可及。六年前,的青二十一岁,跟林一起。

    手机不小心被非凡丢进大海,现边林唯一留给的东西,就是那张vip资金帐号卡,还他钱用的,最终还是忍不住去了银行,自动汇元机旁,卡□去,输入密码,确认。查寻余额,一、二、三、四、五、六、七……五字后面,七个耀眼的圈圈。

    想,他这是留给非凡的。

    事后,把那张卡交给非凡,向南把它跟其他三张废弃的银行卡一起,用透明胶带围成一个笔筒,盛非凡上幼儿园用的铅笔。

    非凡很喜欢。

    就这样结婚了,子平淡而简单。向南对很好,比结婚前还好,并没有出现之前担心的莉娜老公的形。似乎应该知足了,但有时候还是不经意间会想起林,特别是黑暗的环境中,这种感觉就会更明显。知道,这种感不应该出现,这是对向南的背叛,精神上的出轨。但事实上,应该不应该是一回事,想不想却是另外一回事。

    没办法控制。

    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他的记忆会慢慢消散。

    或许,当老了的时候,某一天,回忆往事的时候,会记起,二十一岁的时候,世界上曾经有这么一个男,同一起堕落过。

    曾经不计较一切、近似卑微、甚至相当变态地过这个男。当把他拿到太阳底下来晒的时候,从来不敢承认他,甚至当想他来的时候,就觉得可耻。但私下里,一个的时候,涌起来的全部是思念。

    不被看好、没有祝福、只有嫌恶的,妖冶如花,**开出的恶之花,沟里前行,黑暗中独舞,细菌般肆意,病毒般猖獗,不可遏制、不懂悔改。突然有一天,如亲朋好友所愿,终于改邪归正了,但却时常想起自己邪恶的时候。

    跟林一起的子,不管被外多不看好,多受唾骂。

    如云端。

    那时候,们很快乐,真的。

    "们是对野鸳鸯。"他说。

    "如果有来世,再也不要做林受男。"他说。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完了,生活还得继续。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