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九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五年前,早已预料的事,一旦变成现实活生生地摆面前,怎么就那么难受。宁愿追随那失事的飞机沉入3000米的深海喂鲨鱼,也不愿接受林与别的女结婚。

    认识他的第一天就知道他是有老婆的男,也知道即使没老婆也不大可能娶,为什么还要上他?离开医院那天,为什么不拿钱拍股走,为什么还那么希望他能再看一眼?为什么听陈富贵说他不开心,就心疼?为什么答应了别的求婚还去找他?

    完全是咎由自取!活该。

    一个苹果坏了扔掉算了,为什么要吞到肚子里,痛得肝肠寸断的时候,才知道它确实坏了。什么叫不到黄河不死心,什么叫不撞南墙不回头,什么叫飞蛾扑火、不死不止?看到他的喜帖,才完全明白。

    "阿男啊,五年前刚认识他那会儿,整个的精神状态是一团糟糕,整天只知道拼命工作,拼命工作,似乎忘了还有生活这件事。可就是他那股拼命的劲头,强烈地吸引了,激起了一种想征服这个男的**。不过,刚开始交往时,们并不顺利,好几年,他都一副不理不踩的神态,直到去年他被简妮得天天找妈妈,告诉他,简妮需要一个健康的妈妈时,他才终于松口"

    "告诉他,不用再顾及咏薇父亲的势力,周家的财势比袁家有过之而无不及。董事会里,再有不服的,尽管放马过来。最后,们谈判似的,讲好两个条件。"

    条件,林谈个恋结个婚搞得跟谈判似的?看着迷惘的神,周陵容笑笑,"夏小姐不必大惊小怪,事实上们就是这样。他的条件,一是善待简妮,二是只要袁咏薇还有一口气,他就会永远照顾她下去。问他,还有什么条件?自己呢?他笑笑,说无所谓。"

    "还有十天左右们就结婚了,可是发现他最近的绪有些波动,真不希望跟阿男结婚之前,再出现什么不稳定因素"

    周陵容微笑着朝,讲述她与林受男交往的大概过程,自信而有威严。

    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几乎不知道怎样走出的那家餐厅,只觉得头晕脑胀,眼冒金星。努力镇定下来,镇定下来。儿子还何向南家里,必须把他接回来。

    到了何向南家里,非凡跟他正玩得高兴。一见进门,非凡飞快地跑过来,跳到上,"妈妈,何爸爸今天带去迪斯尼玩了……"

    "向南,最近没上班吗?"

    他突然笑笑,"的年假好几年没休了,非凡过来,正想好好休息几天。"

    "谢谢,向南。来接非凡回家。"

    "妈妈,可不可以……"想这几天他跟何向南玩疯了,想继续赖他家里,没等非凡说完,打断他,"不可以。"

    刚要带非凡离开,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陌生的号码。电话接起来,竟然是林受男的声音。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的新电话号码,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

    见的电话响起,向南继续跟非凡玩游戏。匆匆地独自溜到阳台,把阳台的推拉门关紧。真不知道大晚上的,他找有什么事。

    "下来!"他的话有些冲。下去,下到哪里去?不知道他说什么。

    "不方便,有事改天再说。"何向南的家里,不宜长时间跟林受男通电话,想匆匆挂机。

    "如果敢挂机的话,会直接冲到801找!"

    "哪里?"

    "从阳台往下看,就可以看到。"

    做贼心虚地往楼下搜摸搜摸,林受男正杵11号楼底下,拿着手机朝摇来晃去。他的玛莎拉蒂就停灯柱下的停车位上。打个激灵,看他挑衅的样子,如果不下去的话,他真有可能上来。

    客厅里,何向南仍然跟非凡玩二战风云游戏。"向南,手机欠费了,去楼下买张呱呱通。"

    "好。"何向南看一眼,"快去快回。"

    到楼下,直接钻进林受男的车里。

    "那个孩子还活着,为什么骗?"

    "不知道他的存会更好。"

    "是他爸爸,他是儿子,哪有爸爸不认儿子的?"

    "这世界,什么稀奇事没有?还有爸爸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当作收养的呢。"

    的话似乎正戳准了他的软肋,林受男许久没有说话。

    "渺渺,把儿子交给吧。可以给他一个很好的现,也可以给他一个很好的未来。他会接受最好的教育,会有一个很高的起点,会获得别奋斗几辈子都得不到的财富和成功。这些,都给不了他……一个的成功,特别是男,不仅于他的努力和奋斗,更于他所占的位置。"

    他的话很,但他永远不知道非凡对来说,意义有多大。他是的希望。没有他,一天都活不下去。

    "不可能。"

    见的态度如此坚决,林受男的语调降下来。因为他知道,硬碰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可以见见他吗?"

    "好像也没那个必要,"说,"他已经有一个爸爸了。"

    "爸爸?"林受男重复着这个词,"打算结婚了吗?何向南?"

    "五年前们就打算结。"

    "以后可不可以去看?"

    "觉得呢?忘记五年前的承诺了吗?只要把他生下来,想怎样就怎样。如果想离开,完全可以。可以再结婚,也可以再生孩子。"

    "可以不告诉他父亲是谁,甚至可以不告诉他姓林,只要把他生下来,只要说一句,以后林受男永远从的世界里消失……再也不会来扰。"

    "现和孩子都很好,请以后……"

    "渺渺,感觉到林受男就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下三烂,以前是,现还是……从来没有这样自鄙视过。既然这样不想看到成全……以后夏渺渺走过的地方,林受男一定绕道而行。"

    "儿子叫什么名字?"

    "夏非凡。"

    "还有机会见到他,让他当面叫一声爸爸吗?"

    "有。"

    "什么时候?"

    "等死了。"

    "那永远不想见到他。"

    "谢谢的新婚之夜!"走远了,一个声音仍背后呼喊,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很喜欢。"

    "为什么不早回来一年,渺渺?"

    "为什么让认为死了?"

    不知道怎样从林受男的车里走出来的,只觉得头重脚轻,两腿发飘。林,去结婚吧。周陵容才是最需要的。只有她能最需要的时候,助一臂之力,而什么都不能做。

    照顾好简妮,照顾好自己。

    越过电梯位,八楼的楼梯口倚了好一阵子都不敢进门。实不想让向南和儿子看到眼睛红肿的姿态。黑暗的楼道里,一个墙角,静静地,静静地把脸上流出来的泪水拭干净再回去。平静下来,平静下来,一定要平静下来。所有的事都会过去,明天的太阳照样升起。无数次绝望的时候,这样劝自己,都过来了,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不知蹲了多久,腿都麻木得需要扶住墙面才能勉强站立。从楼梯口向外望望,玛莎拉蒂仍静静地停那里,格外扎眼。咬咬嘴唇,进门。

    回到801时,已经十点钟了。何向南正跟非凡一起玩奥特曼打怪兽的游戏,俩从客厅打到房间,又从房间打回客厅。避开他们,连忙去洗手间,洗把脸,再用毛巾敷一下眼睛。出来时,俩跑,跑了一个多小时,非凡累得趴怀里,眼睛就睁不开了。等想抱儿子回家时,何向南拉住的胳膊。

    "跟非凡搬过来,们一起过吧。"回头看看他,一脸的真诚。

    "好。"

    瞬间,何向南拉住的手,们终于成为一家了。何向南把非凡放回客卧,回到客厅里,饶有兴趣地告诉,这几天他为非凡找了一家不错的幼儿园,打算过几天就送过去,问行不行。他还计划着花一笔钱,把客卧、非凡的房间装成儿童房。最好是米奇风格的。

    "不用了,那多花钱啊。"听着他为非凡所做的一切,心中生出很多感激。

    "如果那点装修的钱,能够换他一个快乐的童年,值得。"看得出,他真心对这孩子好。其实,心里明白,他所做的一切,无非是讨欢心。

    "要不要再办婚礼?"何向南问的意见。

    几乎想都没想,"不要了。"现提到婚礼这个词,都心生畏惧。只想安安静静地过平淡的子,其他外的东西都无所谓了。

    "会不会觉得委屈?"摇摇头,如果是五年前他这样娶的话,心里可能会很不舒服。现倒觉得自己沾了天大的便宜,"只要不觉得亏就行。"

    何向南没有再坚持。

    就这样,了何向南的房间里。头一次跟他睡一张上,有些别扭。们俩场上的两根平行杠似的横上。聊了一会儿非凡,再加上今天发生很多事,头昏脑胀,有些倦意,渐渐睡去。刚迷迷糊糊睡着,"渺渺……"何向南轻声地呼唤着的名字,体一点一点朝这边移过来。轻轻地应了一声,扭头看见他的脸正朝这边凑过来。左半边脸上吻了一下下,他的手开始顺着大腿向上游走,胯部、腹部、腰部,一点一点蚕食着地盘,最后停留前的雪白高耸处。

    没有动,任他随意抚摸。

    "渺渺……"这时,他整个也侧过来,双手捧住脸,如饥似渴地上上下下亲吻起来。吻到动处,把睡衣睡裤全部退去。

    "渺渺……"

    "嗯?"

    "。"

    "嗯。"缓缓地,想起他为非凡所做的一切,抱紧他,不一样的脊背,"。"

    "比以前更,比以前更想要……"

    轻轻地抚摸他的背部,尽量使自己最大限度地放开。开始软软的阳\具随着亲吻和抚摸,渐渐地直起来。的双腿夹紧,成防御状态,"向南……那次车祸……"

    他缓慢地停下来,脖颈间亲吻着,"当时除了胳膊腿有些损伤外,其他零部件,都完好无损。"霎时间呆若木鸡,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安慰着他,也安慰着自己。多年压抑心头的负罪感卸去大半,还没等说完,何向南进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