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八十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李婶的声音,林稍稍怔了一下,瞬间停住,"怎么回事……"

    "林先生,简妮一大早哭着喊着要找爹地,刚才见林先生的门虚掩着,还以为她里面,就冒冒失失地闯进来了……"李婶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几句几乎听不清楚。

    "知道了。"林受男草草收场,衾被的皱褶里寻摸出内裤,上,穿衣服起

    完蛋了,对林说。

    林受男倒是很镇定,可能他遇到突发状况太多了吧,自然应急能力要好得多。他的安排下,留守家里,一个房间挨着一个房间找,林受男和其他等都冒雨外四处寻找。港大附近、珍珠湾木栈道边上、甚至她不大可能去的天诚公寓也找了,还是找不到简妮的影子。林受男的电话,过十几分钟就焦急地打过来寻问,快到中午了,简妮还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她那么大点的孩子,能跑到哪里去呢。

    的心一落千丈,俩大活,有推门进来竟毫无知觉,真是太丢了。心中揣测着简妮到底什么时候推门进来的,她到底又撞见了什么东西,想来想去都没有丝毫线索,心中懊恼。沿着青石板小路,一路向庭院的纵深走去,突然看见一座独栋的二层石砌小楼,略微显旧,与主楼三层的格局明显不同。

    简单、朴实。

    望了一会儿,小楼很安静,门虚掩着,独立于世外的意味。越是没接近的地方,简妮越可能去。悄悄地走近它,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才发现里面的墙壁雪白,充满来苏水的味道,普通的光灯,宁静而肃穆,怎么看都感觉像医院。

    三拐两拐,竟拐入一个房间,门同样虚掩着,里走,朝那上看看,一个面无血色、脸色煞白的女的脸呈现眼前。猛地一看,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惊悚。突然想起简妮夜里尖叫着喊的"鬼鬼鬼"什么的,又记起昨天晚上林对讲起的咏薇的现状。

    难道她就是林受男的老婆袁咏薇吗?八年了,她就这样躺着。如果她还有意识,她会叫自己这样躺着吗?光灯下,再仔细打量这个女突然发现她的脸上有斑斑点点黯淡的东西,似乎逐步溃烂……不知道这样子,她还能撑多久。努力再看看眼前这个女,这个为了林受男几乎付出生命的女,突然觉得,林曾经被这样的女着,真是一件幸福的事。以前还有些醋意的,现涌起来的,全部是感恩和羡慕。

    必须感谢眼前这个女,如果不是她,躺这里的应该是林。再看看她,出车祸前,应该是一个温柔漂亮的女袁咏薇的房间里逗留了不到十分钟,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虽然是大白天,还是吓了一大跳。

    "是怎么进来的?"急忙扭头看看,一个护士模样的白衣天使,"林先生吩咐了,除非他本,谁都不可以随便出入这个房间。"

    "进来看看简妮是不是这里。"紧接着,讲述了全家寻找简妮的事实。听这样说,那位白衣天使的警惕才逐渐降低,她陪着仅有的、未锁的房间里看看,连个的影子都没有。

    心沮丧地出了小楼,楼前一块有凉亭的长条石凳上坐下来,简妮,简妮,到底哪里?可怜的孩子,回想着简妮那句"妈妈是病",就心痛得如刀绞。难怪她晚上溜进去的时候,会吓得面如死灰。

    正呆坐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住扭头一看。树丛后面,一双近乎绝望的大眼睛正朝着,因为没有亭子的遮挡,浑湿嗒嗒的,不知道这孩子那里待了多久。

    "简妮!"匆忙站起来,把浑哆嗦的她拉出来,搂怀里。

    "阿姨,爹地不了。"她的语调极其自卑,带着絶望的绪,"是爹地捡来的野孩子。"她说后半句的时候,出奇地平静,出奇地淡漠,与她的年纪不符。

    "怎么会呢?不会的,孩子。爹地是这个世界上最的那个,还有妈妈……"感到她的体滚烫,本来就发着高烧,这里一着凉,状况就更加糟糕。

    "只想看看妈妈……但不敢,她的样子很吓……"

    从她零星的语言中,似乎已经猜到了她为什么来咏薇的房间左右徘徊。可怜的,这个想见妈妈又不敢靠近的孩子。

    "简妮,见过自己的妈妈吗?"

    她抬起头来,轻轻地点点,"可是爹地不让见她,说等长大了才可以。"

    "是啊,等长大了,所有的事,都会明白。"慢慢地开导着简妮,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这时才发现,她的手冰冷冰冷的。不好,一会儿还会发高烧。紧抱着这孩子,狂奔至简妮的房间。

    把她湿嗒嗒的衣服全部换掉,用温开水进行全擦浴后,的眼珠一措不措地盯着这孩子。这时,才明白,对于一个没被污染过的纯净世界来说,母和亲比什么都重要。简妮,简妮。

    "简妮哪里找到的?"正当忏悔之际,一个急切的声音从后传来。

    "咏薇……林太太住的房子外的一个角落里……"咏薇的名字刚刚出口,马上改口,越过林受男焦虑的眼神,发现周陵容就他旁边。

    "夏小姐也这里,真是巧啊。"看到这里,周陵容的脸上显出惊讶和不解的神,"咏薇,跟咏薇是什么关系?"

    "朋……友。"虽然有些结巴,没有穿帮。

    "妈妈……"高烧中的简妮,迷迷糊糊地叫着妈妈。

    "简妮……"林受男和周陵容快步走到简妮近旁,安慰着高烧不退的女儿。简妮一发高烧,全家又炸了锅。前前后后,进进出出,呆呆地站一旁,显得非常多余。林受男眼角的余光越过周陵容,向这边瞟过来,扭头,装没看见。关键时刻,一个电话拯救了的尴尬处境。

    原来是舅舅。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是他。

    "非凡?表哥带他来滨海,找他爸爸?何向南?"一下子给搞蒙了。为了不吵简妮睡觉,小心地溜出房间,简单回了几句,挂断。再回来,发现林受男和周陵容都用奇怪的眼神望着,特别是林受男,脸上的肌还非常不自然地抽搐了几下。

    "夏小姐原来已经结婚当妈妈了,难怪看到简妮会这么关心。"周陵容微微一笑,将刚才的尴尬场面一扫而空,"以后,怎样照顾简妮,还得向夏小姐请教呢。"她的话婉转而动听,优雅而礼术周到,时不时跟林受男眉目传,俨如温馨的一家

    再仔细瞧瞧林受男留妻子位置的周陵容,有教养,富家千金,清爽干练,將来完全能成为林商场上的左膀右臂。怪不得林受男会跟她喜结连理。材、相貌、能力、家世,样样都不输给林。无论怎样,他都不亏。

    这才叫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周小姐太客气了,说来惭愧,其实儿子都是放养的,也没怎么照顾他。"和周陵容简单地谈着怎样养孩子的话题,林受男一声不吭,简妮近旁。

    这时,简妮挣扎着,不停地嗯嗯嗯嗯,很痛苦的样子,嘴唇蠕动着,"妈妈……妈妈……"

    "简妮,简妮。"周陵容撇开,紧握着简妮的小手,安慰着昏迷中的孩子。

    医生来了,又一阵子的慌乱。趁机,再次灰溜溜地逃出林受男的家。

    "隔了一天,简妮怎么烧成这样?"待林受男回公司开会后,周陵容问端温开水上来的李婶。

    "简妮淋雨了才烧成这样。"

    "淋雨?"她的眉头一拧,"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昨天晚上,您林先生的房间里过夜,"李婶说得小心谨慎,"可能被简妮看到了,所以才跑出去淋了雨。"

    "过夜?"她的眉头拧得更高,"林受男的房间里?……"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