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八十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什么?给姓林的又生了个儿子?”当告诉许可非凡的存时,许可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夏渺渺啊,夏渺渺,以为超市做促销呢,”她的声音提高了八度,“生一个还赠一个?!”

    “终于明白跟何向南为什么没结婚了,这婚没法结。给姓林的生孩子是不是生上瘾了?他给什么好处了?……这要是阿姨还活着,早晚也得被气个半死……”

    ……

    勃朗宁咖啡馆内,再次被许可骂做脑残。

    林受男的婚期迫近,简妮似乎也越来越焦躁。

    从林受男的家里逃出来后,这一周,做的最多的,似乎就是每天静静地等候幼儿园门口,看她开门、上车、关门,车子开走。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看她蹦蹦跳跳上车,心里似乎开心许多;如果有一天她不言不语地上车,就怀疑她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简妮。

    简妮。

    八月的滨海,空气中带着几分狂躁。汗液从体里蒸发出来,紧紧地黏上。天地之间如同一个红焖大虾的蒸锅,闷。这几天忘记了关注天气预报,备不住又要有台风袭击滨海。刚出门还艳阳高照的天气,转眼迎来了乌云密布、天昏地暗。

    可能会有暴雨。

    杂七杂八的想法脑袋里开战,眼珠却一错不错地盯着幼儿园进进出出的群。简妮哪里,的简妮哪里。正望着一群孩子欢呼雀跃地从里面走出来,心头一。直到最后一个,都没看到简妮的影子。天气越来越暗,豆大的雨滴从高空落下来,啪嗒一声,滴的脸上,啪嗒,又一滴。多么希望,里面还会有孩子断断续续地从里面走出来,实际上没有,直到幼儿园大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死死地盯着那个位置。

    天空已经黑得像块抹布,黑暗中,路上三三两两行走的雨伞被风吹得反了过来,密织的雨水横着直钻进的心里。雨越落越大,的心被浇了个透心凉。

    不知道简妮又发生了什么状况。

    “每天都来看简妮吗?”突然间,一把伞撑头上,不住打了个冷战,原来上几乎湿透了。多么熟悉的声音,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生疏。

    扭头看看,真的是林。

    平时都是他家的司机过来,有时候会是周小姐,从来没见林受男来过。怎么单单今天他会来呢。暴雨中,再看看林,他变黑了,也变瘦了。那天,客厅里灯光昏暗,没看清楚他的脸。

    “还愣着干嘛?赶紧上车,最近一两天会有台风过境,一会儿还有大暴雨。”他的声音淡淡的,丝毫没有久别的生疏,他给的感觉,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上车后,简妮竟不车上,“简妮呢?”

    “生病了……”林受男发动车子,“今天没来。”

    “严重吗?”

    “发烧。”车子缓缓地驶入暴雨中,车轮子披荆斩棘,开出一条水道,似乎那不是汽车马路上行驶,而是汽艇海上航行。路上行少得有些可怜,八车道的国道上,肆虐的暴雨中,有了林的陪伴,没有暴雨带来的懊恼,竟有一种别样的趣味。车镜里望着林的下半边脸,心有些复杂。

    想起上次他对五年前那个孩子的追问,心中竟止不住地难过。不知道有一天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将会是何种表

    雨越下越大。半个小时后,车子终于驶入林家。顾不得林受男撑开的伞,穿过雨帘,狂奔至客厅,再到简妮的房间。医生刚刚走,服下美林后,又头上贴了一贴退烧贴,简妮挣扎着睡下了。她的眼睛略带痛苦地紧闭着,脸蛋烧得红扑扑的,一摸,滚烫滚烫的,嘴巴里还时不时地叫几声“爹地……爹地……”

    静静地边坐下,看着女儿,近距离地,第一次。手指她脸上游走,多么粉、多么嫩。双手捧住她的小脸,竟泣不成声。自从离开医院那天起,竟没有看过简妮一眼,就那样,她被抱走了。是妈妈对不起。想起那天幼儿园她问“阿姨,她把自己的孩子卖了吗?”,就心痛得要死。卖了,卖了,卖了几个词一直揪着的心,搅得又好几天难以入眠。摸摸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好一阵子,才止住抽泣声。扭头,却发现林受男正门口,安静地看着房间内发生的一切。

    “的衣服湿透了,隔壁房间洗个水澡,换上睡衣,不然会感冒。”说完把睡衣交到手上,带上门悄悄地出去了。看看那睡衣,竟是几年前雅园穿过的。还好这件睡衣是上下的,不是统一的睡裙,不然,根本不会穿。

    洗完澡,仍到简妮的房间里守着,看看疾病中痛苦□的孩子。真希望,躺那里生病的是。呆坐了个把小时,李婶把烘干的衣服送了过来,并告诉,林先生请去餐厅吃饭。迟疑一下,换好衣服。来到餐厅,林受男已经坐那里了,饭菜也上了一桌子。就他一个,看起来孤零零的。

    “坐吧。”见过来,他缓缓地说道,拿起筷子慢慢咀嚼起来。挑了一个离林受男最远的位置坐下来,还没动筷子,林受男低沉的声音突然餐厅响起。

    “那天为什么不打声招呼就跑走了?”他仍然吃着,没有看

    “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该看的也看了,继续留下来,怕周小姐误会……”拿周陵容、他的未婚妻来挡一挡,确实是个不错的理由。

    林受男拿筷子的手渐渐停下来,抬头看,想说什么,还未来得及说,一个脆脆的声音传到餐厅里。

    “爹地……”

    们几乎同时扭过头去,简妮穿着睡衣缓缓地走过来,看到,她很兴奋,竟越过林受男,跑到这里来,“阿姨,要听女孩和富的故事。”

    林受男一双奇怪的眼睛,看着和简妮,“简妮,阿……阿姨正吃饭……”他说阿姨这个词时,明显地结巴了一下。或许当着的面,让简妮叫阿姨,他也有些难以启齿。

    “要听阿姨讲故事……”简妮悄悄地坐一边,“她把孩子卖给那个富了吗?”话音未落,林受男的手机响起来,“去接个电话。”他停下碗筷,抱歉地朝们俩笑笑,拿着手机走向客厅。他可能又要忙了吧,不知道会不会又要出门呢,饭还没吃完呢,雨下这么大,天这么暗。看看外面的天气,嘴巴张了几张,还是止住了。简妮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就不再理会爸爸。急于听故事的简妮,把她最的爸爸也晾一边去了。

    还好林受男走了,不然,这个故事不会当着他的面给简妮讲。

    “是啊……”顿了顿,接上简妮的话茬,“她把孩子卖给那个富了……十个月后,女孩生下孩子后,就被那个富的家里抱走了。她非常伤心,等她拿到钱,想离开的时候,女孩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上了那个富,虽然她知道那不应该。”

    “拿到钱,女孩把她的妈妈救活了吗?”

    “救活了,可是她妈妈知道了女孩的事,由于伤心过度,出车祸死去了。”

    “后来呢?”

    “那个富说,留边吧,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

    “她留下了吗?”

    “没有。”

    “为什么?”

    ……

    寂静的客厅里,肆虐的狂风和暴雨中,简妮紧紧地贴的双膝间,不停地追问着故事的来龙去脉。看她好奇天真的样子,心中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再看看外面的天气,伸手不见五指,忽地咔嚓一声,难道树枝被刮断了吗?林受男的位置仍然空着。

    "阿姨,为什么呀?"简妮的问话打断了的思维。

    "因为那个富有老婆。"

    “富也有他自己的无奈。”不知什么时候,林受男已经回到餐厅里,静静地站离餐桌远一点的地方。这个故事他听去了多少,心中没底。

    “爹地怎么知道?”简妮的眼睛立刻追随着林受男。

    “因为……”林受男偷偷看了一眼,“爹地也是个富。”

    “那个孩子呢?去哪里了?”简妮从他爹地那里回过神来,继续穷追不舍。

    “被富的家里抱走了……”

    “那个女孩跟那个富后来见面了吗?”

    “见了。”

    “他们有没有像灰姑娘和王子一样,过着幸福的生活?”童话故事听多了的简妮,不停地追问着故事的结局。

    “富又要娶老婆了……”

    “最后娶了没有?”

    “阿姨也不知道了……”

    跟简妮四目相对,眼神都是哀伤的,简妮歪着小脑袋,怎么也想不清楚,富为什么不娶女孩。

    “等长大了就知道了,"林受男缓缓地走过来,靠近们,"富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他安慰着显得有些伤心的简妮。

    “爹地,那是富吗?”

    “是,”林受男她脸上轻轻地拧了一下,“十八岁以后就是。”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