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八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您是说夏小姐吗?”李婶四处寻找,“呃?刚才还客厅呢。”

    听到夏小姐三个字,林受男表有些僵硬,微微怔了怔,略有所思,旋即放松,笑了笑,带着无奈。望着那四处逡巡的眼神,连忙闪到角落的幽深处。静静地倾听林受男客厅里与简妮欢笑的声音,躲落地窗下,仍然舍不得离去。

    听那欢笑声间歇,客厅里渐渐安静下来。耀眼的灯光逐渐暗淡下来,整个客厅麻乌乌的。林受男继续坐客厅里,手中拿着精致的功夫茶茶杯,紧紧捏着,旋转着看,出神地。似乎想起了五年前,他稍微回来得早一些的时候,就习惯客厅里那么坐着,空调开得贼低,有时候坐着坐着就睡着了。他的老习惯还是没有变,透过落地窗,看着他,远远地,看着安安静静坐客厅里的他。

    寂静的夜里,手机突然响起来,吓一跳。摸摸手机,还好不是的。

    “喂?”是林的手机响,他轻轻地将手机的滑盖滑上去,凑到耳边,声音变得有些懒散,“嗯,已经到家了……要过来……会不会太晚了?已经找到了,现刚刚睡下。”林低沉的声音客厅里响起,“好,一会儿,叫李婶留着门……”

    凭直觉,与林通话的,是一个女

    趁着夜色,匆忙往外逃,像要逃离地狱一般。没想到他的手机刚挂,的手机又响了。反应慢了几拍,胡乱地包里拼命找,想把那震动的千千阙歌的声音按掉。

    还没等按下去。

    “夏小姐原来这里啊,”李婶的声音,“林先生刚刚还说,让老吕开车送您回家呢。老吕都准备好了……”

    “不用了,自己完全可以走。”按掉那铃声,匆忙逃窜。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高大的影子慢慢地朝这边移动过来。

    “天已经晚了,夏小姐不嫌弃的话,就这里凑合一宿吧,家里客房很多。”熟悉的声音响起,声调缓慢,语音沉重。话说得很客气,带着感恩的语调。相信,那一刻,昏暗的灯光下,林受□本没有认出是

    看了一眼林,昏暗中,他嘴角的肌有明显的抽搐,他的眼神中淡漠的表,瞬间满含喜悦和不信任的怀疑,劫后重逢的喜悦和阳两隔的怀疑。细瞅瞅,五年,他真的没什么变化,除了看起来更加稳重外。根本不清楚自己变了多少,从他惊讶的表看,应该变了不少吧。

    刚刚还留宿的林,突然间僵住。他突然想说什么,喉头伸缩着,竟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或者碍着李婶的面子,有些话,他打住了。

    “不用了,自己打车回去就行。”慌忙婉拒了林受男的好意。

    “那……开车送回去,”林受男说道,“老吕今天也很累了,让他早点回家休息。”

    李婶闪到一边去了,昏暗的落地窗下,只剩跟林受男两个。他慢慢地靠近,靠近,再靠近,手缓慢地抬起来,手指微微弯曲,又张开,再弯曲,再张开,最终指尖停留的脸上,“渺渺,是吗?”

    连忙躲了一下,刚刚接触到脸部的皮肤的指尖,从僵硬的悬空中落下来,蜷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林受男没有开车送回家,而是不声不响地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也跟着,找了一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来。就像第一次客厅里看到他。昏暗的灯光中,们彼此没有过多的语言。而,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地竟跑到他家里来,曾经无数次想象过林的家究竟是怎样一副模样,是不是会像雅园一样呢。林家里是怎样一副模样,是不是像雅园一样,不哭也不笑。黄妈说林先生老宅的时候,经常笑。现待的地方不就是林氏的老宅、林受男的家吗?

    跟想象的完全相反,这里冷清的可怜,大晚上的,客厅上个洗手间,走路的时候,都有回音。大,太大了,大得没有没有气。客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回音。如果不是林受男对面仗仗胆,一个这客厅,竟有一点害怕。看着对面的林,时隔多年,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的,毫不避讳。抬眼,正迎上他的。

    “珍珠湾看到简妮,当时并不知道是她。”不得不说话的时候,从简妮开始说起。

    “如果知道,是不是根本不会送她回来?”林受男的反问,让心里感到难受。她是生的孩子,怎么可能会不送她回来呢。

    沉默良久。

    “回来多久了?”见没有回答,他继续问道,声调缓和了好多,如同问一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一个月。”

    林受男的脸上显出些许惊讶,瞬间那惊讶又转变成失望,“一个月……”他轻轻地重复了一遍,交叉的双手唯有食指分开,合上,再分开,再合上……很显然,这次回来不是为了他。或许,林受男不停地摆弄自己食指的时候,已经猜到了这层意思,或许更早。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们都不想再提起。

    昏暗不明中,林受男的唇线再次勾起,“还活着,为什么的苹果机却一直关机?”他看了一眼,看得有些心虚。

    “可能欠费停机了吧。”胡乱地找一个貌似说得过去的理由,搪塞着林受男,手却毫无意识地从包里摸出心形吊坠,握手中,轻轻地答道。

    “里面充了即使二十四小时国际长途,一辈子都不会欠费的钱。”他的话,轻易戳穿了一个随口诹来的谎言。他低低的语调,却让感到他随时都会发火。

    “为什么关机?”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从对面移过来,把的手抓手中。心形吊坠手中,垂下来,昏暗的客厅里闪闪发光。

    林受男从的手中将那水晶吊坠抢手中,与眼睛保持一定距离,仔细端详,端详,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显然生气了。

    几年前,早就把那电话卡拔下来,封存这心形吊坠中。心形吊坠里,还隐隐约约显示着两棵翠绿翠绿的树,左心房一棵,右心房一棵。看起来傻乎乎的。

    他把那吊坠还给,黑着脸,气得眼皮上翻,只留白眼仁跟交流,“既然这么想跟划清界限,这么多年,的钱,怎么没见一分?”他翻脸了。翻脸了,林就喜欢叫还他钱。因为他知道,根本没钱还他。虽然这几年,赚了一些钱,但大部分都寄回老家去了,所剩无几。

    “现还没那么多钱。”想起离开雅园那晚,他给的那张还钱用的银行的VIP金卡。

    “蠢女!”他再次被气得眼皮直翻,“觉得会稀罕那些钱吗?”

    “那张卡,跟的手机号码是关联的。这么多年,里面居然一次转账记录都没有,一次都没有。消失得好彻底,完全蒸发了,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还有一笔债没还清楚,还是根本就没想起来还有还债这回事?……”

    ……

    林受男的脸色非常难看,绪似乎有些激动。

    “知道吗?这几年,一直生活自责和愧疚中,是亲手把和未出世的孩子送上了飞机,是亲手杀死了们。”

    “那失事的飞机,沉入3000米的深海,全体乘员与机组员全部遇难……打捞搜救员连黑匣子都找不到……”林受男再次盯着的脸,满脸都是疑问,似乎仍然不相信能完好无损地站他面前。

    “根本没有登机。”回想着那天的景,竟历历目。林受男赶往机场的路上遇到交通事故,过不来,电话里他一直说,一直说,亲的,再等十分钟,再等十分钟,马上就到,马上……几乎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来的不是林,却是何向南他妈妈的电话。

    “还不知道吧,渺渺,如果这孩子保不住,们家向南,很可能以后再也做不了爸爸了。医生说,他很可能失去生育能力,甚至能不能做个正常的男,都是问题……”何向南他妈的话耳边再次响起。

    这一切,不都是引起的吗?即使对何向南再坏,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幸福建立他的尸体之上。

    “那孩子呢……那个孩子呢……”他眼巴巴地望着的嘴唇,似乎猜测下一个究竟是福还是祸。

    听到林提起那肚子里的孩子,突然记起,五年前凤凰网记者的爆料。

    “前,有记者爆料,林氏集团的新一代掌门林受男先生有一私生女,生下来便被送往国外抚养,现已十个月有余。凤凰网记者特此采访了林受男先生本。对此事,林受男先生矢口否认,并声称一定要追究该爆料者的法律责任,还他本一个清白……”

    “林受男先生矢口否认此事”、“还他本一个清白”。这话或许对刺激太大了,不知道现简妮他家里以何种份自处。五年前,林受男不敢认自己的亲生骨,五年后他自由了吗?

    “不了……”

    听说这话,他眼神中的光彩突然暗淡下来,暗淡下来,最后眼睛紧紧地闭上。

    “已经四个月了,已经四个月了……”他久久地重复着这句话,“应该可以看得出是男是女了……”他的眉头突然皱得老高,老高,脸上的表看了就觉得心酸。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惦记这个孩子,好几年都不曾忘怀。

    “如果那孩子活着,应该有四岁了吧……那时,应该是准爸爸了。”

    “忘了那孩子吧。”试图安慰他的痛苦。

    “是不是还?”他突然睁开眼睛,“为了何向南出车祸那件事?”

    此刻,不想提起向南。

    “那件事确实是做的,是发短信给陈富贵,让他找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告诉他跟别的男私会。开始他不相信,陈富贵打了三次……”

    “为什么这么做?”

    “还用问为什么吗?不能眼睁睁地嫁给别。”他再次死死地盯着,“当时想,们以后补偿他,什么东西都可以,除了之外…… ”

    “拿什么补偿呢?钱吗?是不是以为钱能解决一切问题?如果,如果感兴趣的东西,正是他想要的呢?”说到这,似乎接上了五年前的回忆,绪开始激动起来。

    他的喉结伸缩了一下,“那就看的选择了。”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绪有些失控,赶紧调整调整心态,不想再回忆那段往事。看到林受男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到边,蹲下来,手摸索着,寻找着的手,然后紧紧地抓住,“不要再走了……不要再丢下一个……”他的脸,再次埋的双膝间。

    五年前一样。

    伸手摸摸他的头发,昏暗的灯光下,竟有一根白的。林,今年才35岁啊。

    的手他的手里,们彼此静默着,静默着,都想这一秒钟能再延长些,延长些。

    “夜里,无数次想着,抱着,真害怕此刻也只是梦境。渺渺,不要动。即使是梦,也让它再延长些,不要让那么快醒来……”他抱着双膝的手,沿着裙摆,开始上滑,上滑……

    紧紧地抓住他的手,“林,不可以。”

    他的试探的手缓缓地停下来,颤抖着,颤抖着。

    “不能原谅五年前对何向南所做的一切!”其实,林只知道何出车祸,后来好了。正常上班、正常下班、正常跟别的女有来有往,但是他却不知道,那次车祸给他带来了灾难的后果。不能生育、甚至连做个正常的男都是个问题!如果不是向南他妈告诉这件事,自己也不知道。

    向南,向南,或许五年前他从天诚公寓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搬走的那一刻,早就清楚了自己的问题。或者,他正是因为这个,才那么快、那么态度决绝地离开。而连句挽留的话都没讲,最糟糕的是,他走之后,又跟林不清不楚地纠缠一起!

    “何向南心里到底算什么。”他低低的、略带指责而又自责的话语,再次耳边回响起来。

    不能原谅林,更加不能原谅自己。

    沉浸往事的回忆中不能自拔,忽然门厅一阵嘈杂,一个声音客厅里低低地响起,“林先生,周小姐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