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八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抚摸着一页一页六年前的记,感觉就昨天一样。躺上,辗转反侧,那个叫简妮的小女孩瞪大眼睛,失望地朝9号公寓目不转睛的样子,至今还留的脑海中,怎么挥都挥不去。

    这才发现,整个过程,最无辜、最受伤害的竟然是这个孩子。

    一转眼,她已经5岁了。

    林的女儿已经5岁了。

    “上次聊得太不痛快了,这次们一定好好聊聊,儿子送到他家了。反正闲着没事干,就到们幼儿园等吧。”

    “好。”一口应承下来,反正现学校还没开课,闲的很,除了泡泡图书馆、吃饭外,竟没有其他的事可做。而且也特别喜欢小孩子,看到他们,一切烦恼顷刻都可化作乌有。

    全滨海最好的贵族幼儿园,还真的很不一般。园子很大,像花园,到处都是花花草草。还未到放学时间,园子门口已经停满了各款的豪车。

    “这群孩子吧,就是难带,平时待他们就跟自己家祖宗似的,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说,怎么就那么倒霉呢?上学的时候吧,怕老师。自己当了老师吧,又怕学生。谁叫家父母,每年都给幼儿园贡献三四十万呢……不当祖宗能行吗?”学生自由活动时间,许可一个角落里不停地挂啦挂啦地聊天。

    “老师,要拉小点点……”一个小男孩羞怯地走到许可面前,低低说。

    “老师,也要……”

    “渺渺,等等……”许可抱着那个小男孩,向附近的洗手间奔去。

    娃娃班。

    看着这群天真可的孩子,感觉这世界真美好。连锁反应似的,一个孩子上完洗手间,另外几个也嚷嚷着要去,一时间,许可竟忙得腾不出空来。

    “随便逛逛,还差十五分钟就放学了……”

    微笑着点点头,轻轻地漫步稍远一点的一个儿童游乐场地。一群大一点的孩子,草地上嬉戏玩耍。一个小男孩,咯咯地笑着从滑梯的顶端,嗞溜一下滑下去,一股坐到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打打股上的尘土,再爬上去,再滑。蓝天、碧草,可的孩子,多美的景致。沉浸美妙的景致中不能自拔,不自地靠近这些孩子,靠近,靠近,再靠近。离这群孩子不远处,一个齐刘海的小女孩,静静地坐草地上,远离群,眼神迷离地盯着某个地方,一动不动。

    靠近,低头,看看那孩子,绷着脸,好像很伤心难过的样子。没有说话,席地而坐,与她并排看着远方。她并没有因为一个陌生坐她旁边而回过神来。

    好一会儿,那孩子从自己的绪中摆脱出来,看了一眼,“阿姨,也很难过吗?”被她的话一问,愣住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是啊。”

    “为什么难过?”小女孩黑珍珠似的眼睛,略带麻木地盯着,一刻也不放松。

    “阿姨看到,想起了自己的孩子……”看看她,“阿姨的孩子,应该有这么大了。”听到提起自己的孩子,小女孩的眼睛里闪出亮光来,黯淡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许神采。

    “阿姨的心事已经告诉了,可不可以告诉阿姨,为什么这么伤心呢?”见她有所反应,继续开导,希望她能释怀。这么小的孩子,不应该有这么浓重的心思。

    小女孩又看了一眼,“爹地说话不算数……以后,再也不要理他了。”

    原来她正跟爸爸怄气。不过是爸爸没有达成她的心愿,叫女孩子失望了。突然,笑笑,为她的小小的忧伤。不知道怎样安慰她,才会让她看起来不那么伤心。

    “爹地是个大坏蛋……”她一边嘴里念叨着,一边把草地上的草尖一点点揪下来,不停地向离脚尖不远处扔去。听着她不停地指责爸爸的不是,“那妈妈呢,妈妈一定很吧。”企图用妈妈这个词挽回她的悲伤。出乎的意料之外,听到妈妈这个词,小女孩不仅没有兴奋起来,脸上反而显得更加挫败、痛苦。

    原本低低的头,此时扎得更低,又一把草尖被她揪起来,丢到远处。

    “的妈妈是个病。”语调极其自卑,“爹地又要娶新妈妈了……”自卑中带着被抛弃的绝望。

    一下子傻了眼。

    想了半天,想不通。妈妈是个病,爸爸也不至于再娶吧。不清楚她家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孩子似乎还太小,表述得让匪夷所思。但直觉告诉,这个家还复杂。她幼小的心灵,似乎不应该承受这么多东西。

    “渺渺……”不远处,许可。放学的铃声已响起,大班的生活老师已经喊小朋友们回去了,小女孩看看,“阿姨,走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莫名的难过。不用说,这个孩子的家庭关系,也应该是一团糟糕吧。他爸爸要再娶,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

    她那绝望的眼神,看一眼就不忍心再看下去。

    等许可忙完了,们一起压了半天大马路,又杀到港大珍珠湾附近吃怀旧菜。大学时代,那是们最去的地方。那里有海、有木栈道、有穿着比基尼的浅海游泳的们……很多美好的回忆,都留珍珠湾。

    那个小饭馆里刚刚坐定,许可便迫不及待地问起何向南,“不知道们是怎么搞的,婚结了个半截,就没下文了。问他,死活不说。问也吱吱唔唔……”她拿着菜谱,看都没看,直对着服务员,“地三鲜,还有这个小鸡炖蘑菇,再来个蟹黄豆腐汤……两碗米饭。哎啊,难道他发现了以前的事了吗?”

    “嗯。”点点头,第一次对许可正视这件事,“其实,也不想瞒他……”

    “猜也是这个原因。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她意味深长地说,“看们搞成这样,也很难过。认识他的子比还多,老公简单还是他同事呢。”

    “无论如何,都是对不起他。”想起何向南,心里有一点难过。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

    “是啊,把他害惨了。看看他,三十都拐弯了,还光棍着呢……怎么这么年,就没一个对眼的?!”许可叹着气,“后来也一直想,发现就发现了吧,总比结婚后发现强吧,到时候,他想不开,们俩还不知道会怎样别扭呢……那才真叫个虐呢。”

    们似乎都沉浸到几年前的回忆当中。

    愣神间,许可碰了一下的胳膊肘,“哎,那个姓林的,们还有联系吗?”

    不知道怎么会提到他,摇摇头,“没有。”

    “没想到,俩断得还彻底,”许可对自己的判断失误有些沮丧,“上次忘告诉了,他可能又要娶老婆了。”又要娶老婆?稍稍愣了一下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恢复常态。

    难道袁咏薇……

    正傻傻地看着菜单上的蟹黄豆腐汤出神,许可的电话呼啸而来。

    “啊?一个小女孩,家长说找不到了?园长,园长,别着急……马上过去!”

    ……

    “这孩子,不知道是哪个妈生的,这么会折腾。”

    她无奈地笑着离开了。两个的菜份,一个吃了个火朝天。天色已晚,木栈道边上,影攒动,清爽的海风让留恋驻足。记得五年前,老吕每次开车经过珍珠湾时,都会叫他停下来,坐上过个把小时,看看珍珠湾不远处那迎着风浪傲然立的巨岩。

    至今,这习惯仍然没有丝毫改变。

    看着看着,竟想起雅园第一次遇到林受男时的景,历历目。久久地坐木栈道靠沙滩一侧的长椅上,任海水一重一重冲击着脚下的岩石,轻缓地,温柔地。

    海风有些凉,微微起

    “阿姨,找不到家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后传来。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