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七十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父亲?现他记得他是父亲了?妈最需要老公的时候,他哪里?最需要父亲的时候,他又哪里?们怎么从来不问问们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一个微薄的收入,养两个大…活,物质贫乏到到死了,都没钱做手术。以为那么稀罕跟林受男一起?!如果不是为了他的钱,根本就不会……”说到此,的喉咙堵得难受,一个字都说不下去。

    “原来是这样,早就提醒过他,那个女孩只是图的钱!可他偏偏不信……应该从他手里拿了不少钱吧。林受男应该不会亏待给他生过一个孩子的女。”

    “只是拿走了应该得到的那部分。”

    “应该得到的?”她微微一笑,有些不解,“一个女孩的青……不管当初为什么跟他一起,可现的状况是,的父亲即将遭受灭顶的牢狱之灾。作为女儿的,不得不去救他……”

    “救,”冷冷地笑笑,“怎么个救法?”

    “林受男啊。他对还是心存幻想,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去换取伯父的生命!”

    “自己为什么不去?”

    “林受男一直拒于千里之外,因为伯父的原因,这一点,应该看出来了!现林家与冷家的矛盾渐趋明朗,他更不会对怎么样。”她的笑很无奈,“就不一样了!”同时又很诡秘,“好歹们有过**的摩擦,他不会那么绝……”

    “如果说的是真的,是冷明曦的女儿,林受男怎么会帮一个仇敌的女儿,去救他的仇敌?”

    “这个不用担心,给他生过一个孩子先,有这一点就够了……”看穿了阿喀琉斯的后脚跟一样,冷心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

    “和他的关系,时好时坏,并不像想的那样……”

    “林受男对一向温文尔雅,几乎没见过他对谁很坏过,特别是女。他也很懂得距离,尤其是与女的距离……患得患失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不能自拔了……”冷心的脸上出现极其痛苦的表,“刚开始找的时候,还怀疑是否能办到,现看来……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即使再怎么恨他,也不想自己的生父死牢里吧。”

    “还不相信的话?再不相信的话,可以做DNA比对,不过现不是时候,谁都不知道伯父现哪里。”

    “们是一个绳上的蚂蚱,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只有共渡难关,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林受男得到消息的速度不会比慢,即使他面前,或许他已经知道份和来意。”

    “尽快,越快越好,趁他还没引爆导火索之前。他手中握着大量的证据,早晚有一天,他会把这些证据一条一条抖落出来,让伯父享受凌迟的痛苦……”

    晚上躺上,彻夜难眠。自从上次他从家里出去后,也好多天都没见到他了。多天以前的温存,现实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很难想象,知道是冷明曦的私生女后的林,将会是怎样一种表才悟出这一周来,林受男不再打电话的真正原因。

    金诺大厦林受男的办公室,整整死等了三天,林受男依旧没有露面。前台小姐一见到来,微笑着不言不语,也不上前阻拦。他办公室的接待员也不错,主动上前来端茶倒水,怕饿着,间歇处还送来小点心垫补垫补。

    时间一天天边流走。

    第四天早晨十一点多,正当傻呆呆地望着那株滴水观音时,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吱扭一声开了。赶紧扭头看,胖脸的陈助理从吱扭声中挤过来。

    “哎哟,夏小姐,又来啦?呵,比们公司员工还勤快呢。林董啊,他不,出差了。至少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您也知道,他总是那么忙。您有什么事,告诉一定转告。要不然这样也可以,您先回去,等林董出差回来,一准叫他主动打电话给您。您看怎么样?”

    陈富贵编出各种理由为林受男搪塞。

    ……

    “他不想见。”

    “哪里有这样的事?!”陈富贵的表有些夸张,“们董事长巴不得天天见到您呢,这段时间过了,他自动会去找您的。”陈富贵一边说着,一边环形的董事长办公桌后面的书架上翻阅文件。

    “到底放哪了?”他一心一意地找他的东西,示意自觉离开。

    “陈富贵,请转告林受男,他未出世的孩子,这个筹码,他感兴趣吗?”

    听到这句话,陈富贵翻阅文件夹的手明显抖了一下,一个文件从上面“啪嗒”一声掉地上,沉闷。一堆文件模样的东西散落下来,白花花一片。

    “夏小姐,您稍等一下……”他走得太匆忙了,文件只随意划拉了几下,全部堆桌子上。

    果然不出所料,十分钟后,林受男黑着脸出现面前。他把手中的文件随意丢桌子上,自己靠转椅上,神憔悴而疲惫。比上周看到他明显瘦了。

    “说吧,到底想怎么样?”语气沉而决绝。

    “给他一条活路。”

    林受男笑笑,紧闭的眼睛舒展开来,两眼冒火地笑着,森恐怖,“活路?五年前,他有没有给过父亲一条活路?三年前,他有没有给过一条活路?不是因为他,X项目怎么会半路叫停?不是因为他,父亲怎么会心脏病猝死?不是因为他,老婆怎么会至今还躺上一动不能动?”他的绪有些激动,“渺渺,知道吗?如果当年不是咏薇抢的车出去逛街,那躺上的就是!”

    ……

    “他再坏,也是父亲。虽然恨他,但不能看着他死。”

    “他不死,反过头来,死的就是。难道一点都不的死活吗?”他的体微微前倾,“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五年了。五年来,思夜想,夜不能寐,寝食难安,等的就是有朝一能看到他们一个一个趴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会来得这样早,这还得感谢冷明曦有个强悍跋扈、自私贪婪的老婆,还有他那个国外留学,开跑车、逛夜店,搂金发美女的好儿子。如果不是他们,为经济利益杀越货,怎么这么快就等到这一天?!”

    他说得满脸兴奋,从来没有过的胜利者的姿态。

    ……

    “原本计划用十年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没想到,缩短了五年……”

    ……

    “所做的,完全是为了林氏集团,包括找女生孩子……”

    看到胜利的林受男,陌生的林受男。这时才明白,对他来说,家族事业重于一切,甚至他自己的生命。想,之前,他已经考虑到他有可能失败,甚至有可能死。那与他之间,超出代孕的那部分东西是什么?原来以为是/,现看来,不仅仅是/,是压力借机肆意释放,是死前的狂欢。

    原来还以为自己是什么,现看来,什么都不是。一个星期前发生的事,是那么假。三个多月前,自己送上门去,又是多么愚蠢!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