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七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望着那眼神,从来没有过的坚毅,跟谁较劲似的。

    说不定这次白来了。

    “没有任何筹码。”出卖过自己一次,那就是一百次,成千次上万次,此话不假。林受男一双世俗的眼神的窥探,让感到心痛难耐。和他之间,一直存着这个隔阂。

    “怎么会没有?不就是一个最大的筹码吗?”他愠怒的脸上,显出几分皮笑不笑的鄙夷。

    “什么意思?”

    “帝都,是不是把自己卖得太了?”埋藏林受男那里的不定时炸弹,此刻终于爆炸了。真不知道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方向盘他手中依然旋转。

    “出台小姐!上个都打哆嗦的女,竟然敢去出台!客要求去吸他那个地方,肯吗?多少钱,才肯?想了好几天,都没想起来,去的那天,为什么没去,可能会开价更高,”他轻哼了一声,“好像还不晚,如果愿意的话,现开个价钱,们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

    不敢想象,这样的话居然是从林的嘴巴里说出来的。

    “如果不嫌挤,后排车座也行……”他的手继续转动着方向盘,车子竟不知不觉地开进天诚公寓,然后稳稳地9号楼前昏暗的停车位上停定。

    “……”很后悔今天去找他,再看他那张脸,扭曲得几乎认不出是林受男了。

    须臾,他望着201的阳台的脸,转向,“去家也可以。”

    伸手去拉车门,几乎不能跟林受男再待同一个屋檐底下。下车的那一瞬,砰的一声,方向盘被猛力打得快速地旋转起来,呼呼生风。

    从他的车上下来,才感觉到呼吸有些顺畅。怪不得当初他喝高了的时候,会说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起来不假。回到家门口,转动钥匙的手,渐渐停下来,一滴眼泪落到手上,凉到心里。愣神间,一阵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急忙把眼角的泪水擦干,免得被邻居撞见难看。

    门锁咔嗒的一声,忽然觉得那脚步声没有继续上楼,而是背后停下来,一回头,高大的影将完全覆盖住,紧紧地。漆黑的楼道里,只有们俩。

    "不是想出台吗?今天就让出个够!"

    “林,疯了……”低声极力挣扎,越挣扎搂得越紧。这里隔音效果差得很,经常房间里,听到隔壁咳嗽的声音,“会被邻居看到的。”

    “为什么去帝都,为什么出台……”他反复地念叨着这两句,几近疯狂。

    “为什么给生孩子,就是为什么去帝都的原因……”

    “又是为了钱!是不是觉得,去雅园更旱涝保收一些……”顾不得手的牵扯,他的手放肆地滑到裙摆下,而后又迅速地滑进底裤里,不停地拨弄下的敏感地带。

    有些痛。

    “快停下,”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体也开始升温,“林,这不入流的事,不合份……快停下……”他全然不顾说什么,另一只手将底裤下拉,部靠近他的下,再靠近,再靠近……

    “姐姐……干嘛?”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对面一家的门缝里传出来,一道刺眼的灯光从门缝里挤出来,把黑暗的过道照得有些亮堂。

    天啊,真是丢脸。

    以最快的速度,把林推开,把裙子整好。还好只是小孩子,不懂事。

    “小……小……小政,怎么出来了?”把头发向耳朵后面掖了掖,尽量装出镇定的样子,扭脸对着今年刚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小邻居小政。他家就住家对门,们做邻居已经好多年了。以前,每次从学校回来时,他都会赖家里不走,甚至有些时候,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害得他妈妈每次都抱他回家。

    “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想请姐姐帮忙。刚才听见姐姐家开门声,就出来了……”他从门缝里走出来,一大片光从他家里出来,过道完全亮了起来。他瞪眼睛看着林受男,悄悄地躲到后。

    林受男闷声不响地杵那里,还真有些骇

    “小政,别怕。这个叔叔不是坏。”拉起小政的手,告诉他不用害怕,“快去拿不会的题目给姐姐看看……”听这样说,他笑着又蹦又跳地回去了。

    进门,打开客厅的吊灯,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真害怕跟他单独待漆黑的地方。换上拖鞋,给林受男让了个地方,让他也进来。

    “穿什么?”他鞋柜里,寻摸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双合适的鞋子。家里除了何向南,几乎没来过别的男。记得何向南临走时,并没有带走鞋子。翻开鞋柜,那里确实有一双还勉强可以进去的男士拖鞋,就安安静静地躺里面。

    见他仍没有换鞋的意思,赶紧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新的,递给他。

    “这双是新的。”他看了又看,勉强接下来,脚上。

    那双,也是何向南的,只是没穿过而已。

    林受男走进来,一直盯着墙壁、门窗看,“不结婚了,为什么贴那么多囍字?”

    “说不定哪天他又回来了呢。”

    他看了一眼,没再继续那个话题,“饿了。”这时,才记起,他晚饭还没吃。

    “想吃扬州炒饭。”

    愣了一下,扬州炒饭?那不是他楼底下放哨那晚,给何向南做的饭吗?干嘛偏偏吃那个?

    “味道很好。”见犹豫,他补充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端了三大盘扬州炒饭和一锅鲫鱼豆腐汤上来。家里只剩这些东西了,凑合吃吧。

    “又输了!”小政尖叫的声音,伴随着林受男爽朗的哈哈大笑声。跟他认识一年多,从来没见他这么笑过。一大一小,玩得太投入了,连从厨房里端饭到餐厅都没发现。

    “玩什么呢,那么开心?”

    听到的声音,俩一起回过头来。

    “支骰子呢。”小政一边捂着头,一边回答。林受男笑呵呵地用拇指和食指环成一个圆圈,放嘴边,哈了几口气,朝着小政眉间弹去,“嘣”的一声,小政哎呦哎呦地叫着。

    “多大一个,跟一个八岁的孩子叫什么劲儿啊……”走到小政面前,低下头来瞅瞅,做饭这空档,被他弹了多少下啊?都红了,“下手怎么这么黑啊。”

    林受男笑嘻嘻地,跟小政使了个眼色,“还要不要玩?”

    “还玩?”手抚摸着小政的眉间额头,轻声问道,“痛不痛?”

    “不痛,”小政笑痴痴地回答,“姐姐,这是男之间的游戏,不痛。”

    “谁说的?”

    “叔叔。”看了林一眼。

    “教他,认赌服输,输了就要承担相应的痛苦。”

    没办法,“吃饭了。”林受男大概真的饿了,埋头那里很认真地吃着。小政晚上吃过晚饭,只吃了一点点,就有独自一边,研究怎样才能反败为胜。看他的盘子空了,把剩余的炒饭全部倒到了他的盘子上。

    “好吃。”林面露尴尬之色。吃完,又喝了三大碗汤。

    吃完饭后,小政又缠着林受男玩了半个多小时,直至林受男有点哈气连天,显出倦意才罢休。

    “这孩子整天家赖多久啊?”趁小政上厕所的时候,林受男低声问

    “玩得高兴的时候,还不想走呢。”

    看到林受男的嘴角明显动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还没张嘴,小政的妈妈来接他回家了。

    “真不好意思,打搅这么久。”王姐略带歉意,“小政,的数学难题解了吗?”

    “解了,叔叔帮忙解的。”说着,还向林受男呵呵笑了笑,林微微点点头。王姐头转向林受男,略微怔了一下,没说别的,笑着说再见。

    她见过何向南一面。

    林受男主一样,站门口,与小政道别。

    “是不是也该回家了?”把他西服的上衣递给他。

    看到他微笑的表,瞬间僵脸上,从手里接过衣服,搭胳膊上,眼神中掠过一丝失望。当着王姐和小政的面,林受男点点头,“该回了。”

    林受男转下楼的那一刻,王姐凑脸过来,"渺渺,这谁呀?"

    "讨债的。"

    送走邻居王姐和小政,又送林受男到他的玛莎拉蒂前。嘀的一声,车门打开。他的手缓缓地将车门拉开,安静地伫立车门口,舍不得离去。

    “晚安。”为了尽快结束这四眼相对的尴尬场面,主动向他道别。

    “晚安。”他朝笑笑。

    就离开的那一瞬,胳膊突然被林抓住,拽过去,塞进车里,后排。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车门已经关上,林重重地压上。他以最快的速度将白衬衫袖口的扣子完全松开,领带扯下来,脖颈间的扣子松开两个,将自己完全放松。

    睡裙撩至脖颈处,衣解开,两团雪白柔软暴露林的眼前。嘴唇紧紧地贴上去,,吸,咬,啮。弄得生疼。

    “林,不可以。”极力把他往外推。

    没有顾及的挣扎,他的手从腰间滑至部,不停地抚摸那团滚圆,顺势托起。

    “林,真的不可以。”话音未落,他已经用力一顶,刺了进去。

    “了,想得心慌……亲的,不要……再乱动,不要再挣扎……”

    “今天……不舒服,不要这样。”

    “里面待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林用语言安慰着痛苦焦灼的体,他的力度很小,很小。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