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七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去找林受男?他现最不想见到的,应该是吧。“林先生,是生中的一个耻辱。”想这句话应该已经从他阿姐的嘴巴里,原封不动、甚至添油加醋地传到他耳朵里了。曾经被所有引以为荣的林受男,这里却变成了耻辱的印记。

    他是那样一个要面子的

    耻辱,过去。过去,耻辱。

    跟他,究竟是怎样一个过去啊,连自己都分辨不清了。见崩了半天没言语,许可干脆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算了,算了,再想想别吧。”

    还有谁,还有谁呢?认识的当中,神通广大的。正当想得头疼裂的时候,一个一张黑不溜秋的板栗色脸出现的脑海中。

    好像有几个世纪没见过这个了。好歹之前,曾经帮过他三次,他也曾经答应如果有困难,他会鼎力相助。看这个份上,他应该不会置之不理吧。

    “这件事,姓莫的不会管,也管不了。即使隔岸观火,们手里还需要带着紧紧抓住灭火器。”刚一开口,他态度非常明确地回绝了,“这次林老三把娄子捅得太大了……滨海国企的CEO们、集团的老总,甚至银行的行长都被他拉下水,调查清楚了,还不知道有多少被连累……莫氏集团躲还来不及。”

    “有这么严重吗?”

    “风刚生,水还未起……以后会越来越闹……之前,已经跟说过,这场风暴一旦刮起来,涉及数将覆盖政商两界,滨海的经济将倒退十年……每个所做的事,都会公众于世,谁都救不了谁。即使的未来的老丈都无计可施。”

    听莫承沣说这话,的心马上来了个透心凉。如果他帮不上忙,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

    “不过……”

    等到绝望时,突然来了个转折,的心又重燃希望的星火。

    “不过,不是主要涉案员,有些事就可大可小……譬如朱……”

    的希望之火渐渐燃旺,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没想到莫承沣会指条明路给,一时间感激之难以言表。

    “譬如朱立行的事,只要没足够的证据,他应该可以很快……”听到这里,潜意识当中仿佛看见朱老师缓缓地走上讲台,微笑着,侃侃而谈。

    “不过……”这个转折又把刚刚燃旺的希望,打压一半下去,“去求一个。”

    “谁?”

    “林受男,”莫承沣脸凑过来,食指悬空中,“求他帮捞一个,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他是这场风暴的幕后舵手……听说,他有长达百页有余的上访材料,还有数以百计的档案资料,什么什么地方,曾经收过什么多少钱,替办过什么事,他都一清二楚……”

    的世界中,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得上一丁点儿忙的,除了林受男。“尽快,趁事还没不可收拾之前……”莫承沣的话,敌机一般的头顶盘旋、轰炸。

    迟疑着,第三天才迈进金诺大厦。

    那天的头很毒辣,融化一切的毒辣,脚踩马路上,软绵绵的,随时会陷下去的那种绵软。

    金诺大厦,来过一次,轻车熟路。

    “夏小姐,林董开会。”前台小姐挂掉电话,声调温柔,“可能会很晚,林董交代,您就不要等了。”

    ……

    不要等了。

    不要等了。

    那句话一直耳际徘徊。离开了金诺大厦的大厅。那朱老师怎么办?救命如救火。想到这些,又回来了。还得厚着脸皮要见到林受男,不管他愿不愿意见

    晚上九点钟,林受男的玛莎拉蒂,非常抢眼地停空空的地下车库里。好熟悉的车子。摸摸那三叉戟的车标,心竟是如此复杂。一个角落里,离他的车子不远,静静地坐下来,死等。

    车

    不一会儿,安静的车库里嘈杂起来。互相寒暄、道别的声音此起彼伏。几辆车子先后发动,缓缓驶出车库。一个嘚嘚嘚嘚的声音朝着玛莎拉蒂走来。嘀的一声,几米开外,车打开的声音。

    一个高大的影钻进车里,“嗞—”车子发动,熟悉的车灯亮起。躲黑暗的角落里,看着他一连串的习惯动作,迟迟不肯上前去。

    车的亮度加大,“等等—”他的车前,很突然地。

    耀眼的灯光下,林受男的眉头皱起,显然他有些生气,车前面突然蹿出个大活来。后来,那灯光减弱,减弱,再减弱,直至完全熄灭。车门打开,林受男缓缓地从车里走出来,没有说话,打开另一侧车门。

    副驾驶的座位留出来。

    别别扭扭地上车,坐他一边。

    “知不知道,这样会死的!不怕一不小心煞不住车,把撞死?”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愠怒,开动车子的手,力道也不是一般的重。或许,进公司的那一刻,这种愤怒已经他的腔里酝酿,甚至更早以前。

    不一会儿,车子缓缓驶出车库,远远地将金诺大厦抛脑后,再看他时,恼怒仍纠结那张脸上。没有讲话,静静地坐一边等他气消了,再说。

    车子开上大路,林受男轻轻地清了一下嗓子,以为他还要说些什么。等了半天,一句话没说出来。或许,开了这么长时间会,他说得已经口舌冒烟,再也不想多说一句了吧。更或许,他开口。看看再找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林受男一直沉默着。

    眼角余光瞄一眼过去,栽满假槟榔的宽阔的马路上,霓虹掩映的大海边,宁静如洗的月光下,阵阵海风袭来的清爽间,轻缓而有节奏的轻音乐中,开着玛莎拉蒂的林受男,眉头皱紧,简直就是一道风景。

    抚摸着依旧平坦的腹部,心里默默念着:“宝宝,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吧,这就是的爸爸……看看,的爸爸开车……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多看几眼吧,孩子。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

    不留意间,车子缓缓地停下来。红灯。红色的数字从六十不停地跳跃着,五十九,五十八,五十七……晚间,轿车、公交车、自行车、行,井然有序。

    滨海的交通,是见过的城市中,最有序的。他似乎并没有兴趣问找他到底干什么,不过事紧急,还得说。

    “林……”有些不自然,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称呼他,“林……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林受男看了一眼,仍然没有说话,只是表变得更加不可捉摸。厚着脸皮,向他说出能不能帮忙打听一下朱老师的事。他的眼正视前方,似听非听的样子,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搭方向盘上,食指随着轻缓的音乐,有节奏地敲打着,一下,两下,三下……他这个态度让心虚。

    不知道那个脑袋里面又转什么东西。

    静静地等着。

    帮忙的时候,也只有等待的份。

    六十秒钟的等待,很短,他面前却是如此漫长。绿灯,车子发动,继续前行。

    见他依旧不说话,继续为朱老师辩白,“他只是一个学者,踏踏实实做学问,老老实实做,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违法犯纪的事来。”

    林受男突然冷冷地一笑,“收受巨额财富,替他牵线搭桥,阻碍稽查员顺利执法,算不算违法犯罪?”

    “收受巨额财富?”这让着实吃了一惊,“朱老师视金钱为粪土,这事应该最不靠谱!”

    “收的不一定是钱。”这话一出,心里没底了。

    见不言语了,林受男继续发飙,“知道们老师的嗜好吗?”

    “只知道他酷字画、古董一类的……”

    “三年前,他收了家一副字画。”

    “字画?”默默地念叨着这要命的东西。

    “董其昌的真品,前年董其昌的一副字画,同样大小,欧洲拍卖市场上,成交价格300万。”

    “300万?”这个价格让大吃一惊。

    “美金。”

    顿时哑口无言,“他只是喜欢字画而已……”突然很想说,他并没有看重钱。

    任何辩白金钱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沉默许久。

    “林受男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不是说……们之间只存交易吗?”他第一次正视的眼睛,表严肃,“这次的筹码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