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六十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很多时候,老天爷就是很不公平。明明是一个造的孽,却让另外一个去吃“孽果”。

    与何向南就是这样。本来他已经躲过车流了,却为了拉一把,被迎面而来的摩托车撞出去老远,老远。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岁。

    如果不是林受男紧接着冲过来,叫来120,几乎还傻呆呆地不知所措。他抽搐地躺路边的花池旁,手脚偶尔不规律地动一下,动一下,又动一下……鲜血从他的额头渗出来,小溪流水般,缓缓地,缓缓地,渗得他发梢上都是粘粘糊糊的血块,渗得满手都是,血呼啦啦的。

    他要死了,的第一感觉。

    还好,他被及时送往医院。

    仍旧每天都去看他,只是隔着窗户。只有何向南他爸妈不的时候,才敢进去偷偷去看几眼。之后,不停地从许可那里得到消息。

    “终于醒了。”

    ……

    “脑袋没问题。”

    ……

    “腿还得修养一段时间。”

    ……

    “十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当时很想听到何向南问到况,哪怕是像他妈一样骂几句也行。可是他只字没提,也许,伤他太深了。

    7月20号,很快成为过去完成时。

    心静如水。

    其实,一直害怕跟何向南一起,因为一个不为知的过去。答应他求婚时,就想告诉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小女生,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便一直延宕下来。现,他知道了,倒觉得轻松起来,解脱。就像一个躲藏多年的通缉犯,突然被抓住的那瞬间的解脱。

    生就是一盘死局,无论从哪个方向走,都是错。

    大概,与何向南就这样完了吧。注定找不到那个“不会嫌弃”。难道不是这样吗?连最不应该嘲笑的林,对为了钱,给他生孩子这件事都一直耿耿于怀。

    似乎永远都记得他那句话。

    椰岛,夜奔的那一次。

    欢愉之后。

    他侧卧上,安静地看着,看着,手轻轻地抚弄着耳际的一小绺头发,“渺渺,是个好女孩!”

    惨然,笑笑,都这个时候了,还能跟“好”字挂上钩,轻轻地“嗯”了一下,心却像被刺猬刺到,“好到……只配外面。”

    大概,像这样的,只有一个生活,才不会伤害到其他的感

    想当初,根本没想过那么早结婚,不是林的原因。原本对自己生活的规划是,工作赚钱,改变家里现有的状态。然后再恋结婚,最后才生孩子,跟妈生活一起,有空她还可以帮带带孩子,就这样,一辈子。周末一家还可以出去逛逛公园,遇到长的假期,还可以旅游一下。

    这样好的。

    实际上,的生活完全颠倒了过来。还没恋,先生个孩子,跟个陌生男。生完了,却发现恋了。要结婚了,可是又发现要嫁的并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

    做错了一件事,紧接着,所有的都跟着错起来。

    可怕的“多米诺”反应。

    想想,之所以答应何向南的求婚,大概是太缺一个肩膀来依靠了。支撑走出妈出车祸的影,需要这个臂膀;帮助走出林**的深渊,也需要这个臂膀。如果没有那个有力的支撑,体和精神会因为失去重心而随时垮下去。

    他,是救赎的力量。

    一个月后,听说何向南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才放下心来去做别的事。8月底,外国留学生返校,的课程也多起来。这样很好,让没有时间去想不该想的东西。

    “渺渺,还年轻,应该去继续深造啊。”曾经的导师朱老师谆谆教导,“的雅思考过了吗?”

    嗯了一声,其实大三的时候,已经考过了。还好那时候拼命学习,如果换了现,打死也过不了。考一次很贵啊,失败不起。

    “那就好,出国读研感兴趣吗?”朱老师又问道,“美国××大学有名额。”

    朱老师是那个学校的客座教授。

    这种况下,仍有一个指一条明道,涕泪横流。

    想,应该没什么东西可值得留恋了吧。

    最近,一回到家,总是无意识地收拾东西。该扔的扔,该留下的留下。柜子,桌子、椅子,锅碗瓢盆,可能以后再没有用的机会了。把的东西已经收拾差不多了,又开始收拾妈的东西。一些旧衣物,找了几件像样的,留作纪念,其余的都捐出去了,包括自己的一些衣物。

    妈的东西真多。挑来拣去,几件小东西舍不得丢。

    一张发了黄的老照片,妈年轻时候的,还真好看。想当年,她也应该是个大美女。

    几本旧账本,密密麻麻记满了每天大大小小的开支,记簿一样。们就是这样一分钱一分钱计较着过子的。

    快速地浏览了一遍,正当把它塞进皮箱里时,其中的一扉页翩然滑落,然后静静地,躺地板上。拿起来,看看。2007年12月17,妈去世的前一天记的。看看,除了记了个期和天气状况外,竟一个字都没有写。她脑袋里想什么呢?把扉页安然放回到它自己的位置上去。

    翻到那一页,惊呆了,扉页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林”字。大的,小的,横的,竖的,正的,歪的,斜的,一群乱码。乱码之上,覆盖着一个大大的“X”号,就像生死簿上,被划掉的那种感觉。

    妈,怎么这么恨姓林的?难道是因为林受男吗?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