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六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大概对何向南太漠视了,最近以来他上发生的一些变化,竟一点都没察觉出来。直至叶淑娴打电话约出来聊聊,才明白何向南的手机为什么会关机。

    好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叶淑娴了。坐咖啡厅里的她,还是那么明艳照。大波浪的发卷,一层一层披散肩上,时尚又端庄。

    坐她对面,有些异样。一年前,她还是何向南的绯闻女友。一年前,叶淑娴还气势汹汹地问跟何向南是什么关系。记得说是普通的朋友。可是现,未婚老婆。

    一年河东,一年河西。

    绯闻女友PK未婚老婆。

    “何向南,为什么要跟他结婚?”面前,叶淑娴总是那么坦白直率,从不拐弯抹角。

    “们还差一个月就要结婚了,怎么可能不他呢?”

    叶淑娴没有急于说破什么,而是嘴角微微上扬,上扬的一丝一毫中,都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她用她的鄙夷和不屑回应了的话。

    她盯着,死死地盯着,那眼神,至今还记得。

    良久,叶淑娴的丹唇再起。

    “如果……”她的体微微前倾,委婉的声音此刻打住,似乎思考话应该怎样说,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如果稍微他一点点的话,他就不会……喊着的名字,别的女那里……寻找安慰。”

    的大脑瞬间僵住,体似乎也那一刻失去感觉痛苦的能力。

    话语的传输比感觉慢了好几拍。

    “们就要结婚了,不明白说什么。”许久,僵住的大脑重新运转,嘴唇本能地保护着与何向南的感

    “不相信吗?”她笑笑,带着胜利的恶毒,“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相信,可以自己亲自看看。”

    一个超大屏幕的视频横眼前。

    一对脱得光光的男和女出现视频中。不知道的,还以为网上下载的成□。心里戈登一下。眼睛有些发黑,看不清楚。努力地睁眼再看看,那男的,何向南。虽然只有一个光光的后背,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镜头中的他,有些模糊不清,大概拍的时候,摄像头剧烈晃动导致的。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安静地看着,看着那镜头的每一次晃动……从来没有感觉到每一秒钟可以度过得如此漫长。

    不知什么时候起,视频中出现了呓语。一片空白中,残留的几个脑细胞仔细地辨认着含糊不清的音符。

    “渺渺……渺渺……渺渺……”

    许久,的眼神移向别处,不忍心再看下去,也不忍心再听下去。

    “为什么给看这些东西?”

    “因为,”叶淑娴的话不紧不慢,恰到好处地把对的厌恶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什么对何向南那么差,而他却对那么好。”

    ……

    “好多次,看到他一到周末,就迫不及待地往回奔……”

    “好多次,看到他莫名其妙地喝闷酒……”

    “好多次,问他怎么回事,他都笑着说没什么……”

    “如果对他稍微好一点点,根本不会看到今天这幅画面……”

    ……

    她用掷地有声的话语,折磨着每一寸神经。

    是啊,作为未婚妻,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不知道他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甚至为他挑选新郎服饰时,他问怎么样时,只说了句“嗯”,一副心不焉的模样。整个婚礼,也一直是他忙前忙后,而则一副“办不办婚礼”无所谓的态度。

    的冷淡,严重伤害了他作为男的自尊。

    “是不是不喜欢?”有一次,何向南问,眼神很悲戚,“不想强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他的态度很严肃,大有如果说“不喜欢”,他会立马取消婚礼的严肃。

    “不要多想,们快结婚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给他,多说一句都嫌烦。

    那时,陈富贵刚刚对讲了一些不想听到的话。

    几乎再也听不清叶淑娴说些什么,只看见对面她鲜红的嘴唇,不停地吐出从来未意识到的字符。

    “对不起,失陪了,还有事要做。”挎起包,趔趄着一路奔出咖啡厅。一路上,六神无主地走着,想着,想着,走着。全部是那样一副画面和那样一种呓语。

    何向南。

    何向南。

    何向南。

    想得累了,坐小路边一个小花池边坐下来。泪水止不住地哗哗哗往下淌,仰望天空,还是淌,顺着脸颊,不停地淌。时不时有边走过,看看,走远了,还不停地回头望。

    “这女的怎么啦?”

    “备不住失恋了。”

    听见一对低语,然后悄悄地走过。

    强打起精神。对了,今天确实还有事要做。要做什么呢?自己都忘记了。拍拍脑袋,努力把记忆扭转到见叶淑娴之前。想起来了,本打算与叶淑娴见完面后,再去逛逛婚庆店。们还需要几种不同规格的“囍”字,还有婚宴上为客们准备的、盛糖果用的礼品袋。

    得赶紧把它们买回来,然后回家,等何向南回来。

    今天又是周末。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