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五十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提到钱,们彼此都开始沉默。

    会不会以钱开始,又以钱结束呢。

    这样结束。

    很完美。

    沉默蔓延着,死一样的宁静充满整个客厅,水一样的月光透进来,都会打破这客厅的宁静。

    令窒息的宁静。

    “对不起,该回去了。”们之间充满瓦斯气体,稍微一点火,无论是谁的,都会引爆整个大厅。

    不敢正视他的眼睛,挎起包,想越过去。起那一刻,瞥见他眼神中的绝望,丝毫不亚于之前收到他银行汇款单据那会儿。

    “不要走。”就缓缓越的那一刻,林的手紧紧抓住的胳膊,“为什么每次转的速度都那么快?”他质问,“难道过去的一切,都忘了吗?”

    忘了,怎么可能忘记。被他这样一问,往事如同泄闸的洪水,汹涌而来。

    内心的柔软被触动,强硬的态度和愤怒的心,立刻都听命于这瞬间的柔软。

    说句不争气的话,对林,免疫力一直都很差。

    以前是,现还是。

    本不应该站这里,答应与何向南交往的同时。这对他,不公平。也许,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才想匆匆离开。但的腿,无论如何都迈不开步子。的心,时时刻刻都想多待一秒钟。

    想说的是上面的话,但从大脑神经传输的嘴巴里时,却完全走了样。

    “忘了,离开医院那天就忘得干干净净。”

    又说谎。

    又口是心非。

    林的火气没有被的话点燃,他也没有立即否认的说法。

    “如果忘了,今天就不会站这里。知道,那些钱,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一直没有找,完全是因为相信,总有一天会重新站到面前,就像今天一样。没想到的是,这一天,等了这么久。”

    “凭什么说,总有一天会重新站到面前?”

    “凭后背上的唇印依然滚烫,凭看见时不经意间的流淌,凭看见别的女亲近时的神伤,凭没有必要却舍不得拒绝的悲伤……”

    的记忆同他的叙述水□融一起。

    “承认吧,。”

    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很快,很假,比毕业论文得98分还假。有时候,越是否认什么,说明乎什么。看着如此摇头,林的脸上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他是个胜利者。

    本想倔强地继续坚守自己的阵地,本想大声地说“不”。后来发现,越坚持下去,越显得虚假,越虚假,会越来越讨厌自己。

    “就算又怎么样?”的语调已经绝望地降下来,问他,也问自己,“到头来结果还不是一样。”

    因为知道,没有先来后到,婚姻却有。

    亲眼看到,二十多年前,妈为了所谓的,为了全家都鄙视的,做了未婚妈妈。当意已绝的时候,生下,与全家决裂,一个守着,过枯寂的子。

    那是怎样的子啊。

    物质贫乏。

    精神崩溃。

    相信,即使跟她一样,物质上,会比她要富足的多。相信分手的时候,林会给一大笔钱,多得让足以后半生衣食无忧。但是精神上呢,受到的痛苦,丝毫不会比妈她老家少一分一厘。

    林,的林,这些怎么懂呢。

    现实面前,不得不现实起来。而且,只是一个普通,普通得丢群中都不会被注意到。想要的幸福,很简单,很简单。林却给不起。对只求现世安稳的来说,林受男就是一个世界顶尖级奢侈品,消费不起。

    恍惚间,感觉体被他从背后紧紧抱住,他的头低下来,的脖颈间摩挲。

    熟悉的牵手。

    熟悉的拥抱。

    再次抚摸那熟悉的脊背。他那件V字领羊毛衫,还有他老婆给他买的那条裤子,摸起来可真舒服。第一次看他穿的时候,就想上前去摸摸,只是那时,还不敢轻易造次。现,它们就的手中。

    “。”林的嘴唇里吐出三个字,“就像一样。”

    “不要走。”

    他的手臂搂得更紧,突然感觉到,整个客厅充满了简单而原始的**和强大的雄荷尔蒙力量。

    “林,想女了。”低语,心中难过。

    想起他边的女们。

    “并不缺女啊。”

    林太太,他曾经喊过的他的女神什么薇,还有那个整天挽着他的胳膊,前摇来晃去的冷心。这句话心里憋了很久,想不到今天却冲口而出。

    感觉到林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吃醋了吗?”

    他用微笑折磨本已脆弱的神经。

    “只是感到难过。”

    “边有别的女会让感到难过,”的林笑笑,“从哪里得出一个‘并不缺女’的结论。”

    “冷心。”不经意间说出椰岛那次搂着他脖子的女

    “她是莫承沣的未婚妻,把她当妹妹。”

    “她并不把当大哥啊。”

    “那是她的问题了。”

    “那什么薇呢?”试着说出他曾经喊过的女的名字。

    林怔了怔,“怎么知道咏薇的名字?”

    原来,他的女神叫咏薇。

    “做……”林受男面前,那个“”字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做……梦的时候,曾经喊过这个的名字。”

    “做梦?”第一次看到林一头雾水的样子,“怎么不记得?”很快,他抱歉地笑笑,“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问到此,不敢再问下去,下一个就是他老婆了。医院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林应该无话可说了吧。们已经呕了几次气了,怕一提起她,双方的火气再次冒出来。

    此刻,不想扰乱他良好的心

    此刻,也不想脱离被他怀抱的感觉。

    林,微笑着,很开心,因为的醋意而开心。

    “现只想要一个。”林呢喃着,将整个体重压上。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