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五十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突然感到的林变了,变得不认识了。以前那个温文尔雅、很绅士的他,跑去哪里了?再次看看林的脸,写满愤怒的符号。

    这时,才真正明白陈富贵说的那句“林董最近心不太好”是真的。

    时好时坏,刚进门那会儿,看着还好好的,说着说着,就……

    或许,他早就窝了一肚子火,没有发泄的途径,正好遇到没事烦他,就冲发泄出来了。

    林,的林。

    再次看他的眼,正好发现那眼神正朝这边投过来,看到正盯着他看,那眼神变得温柔多了,变得有些熟悉。

    “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林的语气缓和了很多,低声问道。

    “自动关机了,一直没充电。”

    是从什么时候起呢?从离开医院的那天起,从十万元到帐的那天起。

    觉得和他之间,应该就这么结束了。只是手机、充电器还没来得及还给他。大概,还不还,他也无所谓吧。

    就这样拖了下来。

    四个多月。

    与林不相见四个多月。

    听着的回答,林若有所思。

    “对不起,刚才失态了。”林的手抹一把脸,“最近压力比较大。”他对自己一开始的傲慢、揶揄和愤怒道歉。

    不仅是压力大吧,想。

    “当初,夏小姐如果留林董边,他可能心会好得多。政府啊,媒体啊,椰岛的岛民啊,一个让省劲的都没有。如果不是那天去的及时,真的跟岛民发生械斗的话,那麻烦就大多了。”

    “事多,心就不好。林董最忙的时候,一周手里握着八张飞机票。”

    “夏小姐的时候,林董也忙,也会心不好。不过,无论心怎么差,他一踏进雅园,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去雅园的路上,陈富贵一直絮絮叨叨。静静地听着,听着的林,子里,究竟过得怎么样。

    “妈经常看他客厅里一坐就是半宿。”

    “他心从上周起就坏透了,前几天告诉林董,夏小姐想见您,他心才稍稍好一些。”

    上周起?上周不是跟何向南约定三个月期限的那周吗?

    陈富贵依旧絮絮叨叨。

    默默地听着。

    “您没见那天晚上,林董啊,差点冲下车去,死拉硬拽,‘林董,林董,忍,忍,要忍。您没看见,家现是正的,们是副的吗?’”

    原来,那天驶出草坪的,就是林的玛莎拉蒂。

    回想起进雅园前,陈富贵对说过的话,才发现,其实对林受男,了解得很少很少。其实,们真正相处的时间,加上椰岛偶遇那次,也仅仅二十天。

    二十天整。

    其余的时间,那是怎样的相处啊。

    相敬如宾。

    客气。

    客气得不能再客气了。

    客气得永远保持着距离。

    客气得肌肤相亲,林都会问“可以吗”。

    客气得每次都要拉他的手,他才会上前来。

    相反,今天与林争吵过后,们的心,却一点点靠近。

    一点点靠近。

    这正是不愿看到的。希望他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对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呢,了解完妈出事前后的况,可以毫无遗憾地拍拍股走

    然后,三个月后,跟何向南结婚。

    结婚后,努力地去他。

    “还有什么话对要讲吗?”林沉默的嘴唇,昏暗中终于重新开启。

    讲什么呢?该讲的,似乎都讲完了。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没有。”

    刚说完没有,后悔了。的脑袋,林面前总是丢三落四,忘东忘西。曾经多少次要求陈富贵转达林先生,医院的账目要清算一下。不喜欢欠别去过子,特别是林受男的。

    现,林受男整整一个大活面前,何不趁机算清楚。

    “医院的医药费和丧葬的费用问题,林先生一并算清楚吧。”

    林抬起头来,望着

    久久地。

    “真的想彻底跟划清界限吗?”他的头微倾,朝着的方向。

    看到他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腾腾腾地上涌。

    不过,这次他要克制得多。

    没有像刚才那样,把愤怒挂脸上。

    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懂得克制的男

    又是以前那个林了。

    “嗯。”真不知道的“嗯”字挣扎了多久,才嗯出来。

    “好,”林受男拿出他的手机,打开计算器,面无表地说:“今天…………成全。”

    他的话说得很慢,慢中夹杂着一丝绝望的神

    看着,让心疼。

    昏暗中,手机蓝幽幽的光,反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比鬼魅还瘆。他修长的手指,那蓝幽幽的光线中穿梭滑动。顷刻,那指尖停止了滑动,超大的蓝色光束对准了的脸,想,那时的,一定很难看。一向引以为自豪的顺直长发,加上那张惨白的脸,那时看起来,更应该像哀怨的女鬼。

    比他的脸还难看。

    “这就是还欠的钱。”手机反转过来,正好对准的脸。

    虽然不近视,还是腆着脸凑过去,看看辛辛苦苦折腾了半天,究竟还欠他多少钱。

    320487.16元。

    一连串数字赫然进入的视线,看得有点儿眼晕。应该说,现看见位数比较高的数字就眼晕。

    他不告诉究竟该还他多少钱,冷漠地任艰难地辨认那一连串数字。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位数不断地升级,数着数着,大脑开始短路,头有些痛,眼更晕。一不留神,眼花了。从头再数一遍,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不行,还是眼花,越数越乱。

    他的脸就手机后面。

    抛开那张脸,也不去管他的鼻息打脸上的刺痒。

    第三次,第三次数得仔细多了,手指头从6挨个挨个地数,一直到3,默念心里的位数,竟悄然从嘴唇中流泻出来,像刚刚学会数数的小学生。

    幼稚而单纯。

    想,当时的囧态肯定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他,一定觉得很好笑。

    也觉得自己很好笑。上天垂怜,第三次数的时候,终于4和1之间,看到一个小小小小的小数点。

    那个惊喜。

    还好只是三十二万零四百八十七块一毛六分。如果缺了那个小数点,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多么要命的一点啊。

    刚刚还窃喜的,转眼,就生气了,非常生气。本以为他会念相识一场的份上,算钱的时候会来个四舍五入什么的,没想到,他真的是一分钱一分钱,都跟算得很清楚。如果民币不仅仅精确到分,他还会接着算下去,毫不犹豫地。

    寒心。

    连超市结账时,都会自动舍去分呢。

    斜了他一眼,“怎么还欠这么多钱?”

    “嗯,”他稍微顿了顿,“母亲的手术费基本费用152897.85元,ICU的费用33471.19元,特护病房34118.12元,墓地花了30万,共计520487.16元。除去付给的20万元佣金,还欠320487.16元。”

    一笔一笔,那么清晰。

    这个记,真好。

    他的佣金一词,严重地伤害了的自尊。

    对墓地的天价的惊讶,大大地压过了佣金一词带给的伤害。

    “干嘛买那么贵的墓地?!不通知一声!”冲口而出,几乎是吼,吼过之后,声调渐渐低下来,泄气,“本来,本来可以不欠那么多的。”

    想,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他想让欠他,永远都欠。

    “这已经是能容忍的最低价位了。”

    算来算去,就这块墓地严重超支了。不然,不然,完全可以算清楚,完全可以。好希望欠他的是一条钻石项链,或者戒指什么东西就好了。那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这些东西统统还给他,偏偏是墓地!总不能把妈她老家从里面请出来,再挪个地吧。

    “怎么?还是不相信?”他抽回手机,顺手从旁边桌子上拿出一个大的档案袋。发现,他很喜欢用这个东西,保密。看来,他也是早有准备。望着不相信的眼神,他一圈一圈地绕开上面的细绳,从里面抽出一大落纸张来。

    明显是复印的东西。

    看不接,他微微点点头,示意不信自己看。

    医院手术收费的详细清单,一页接着一页,小到一个棉球,大到工硬膜的价格,一笔一笔地罗列出来,详细而完备。

    接下来是住院的费用,包括两类:ICU的费用、特护病房的费用,每一页记录着一天的费用支出况。ICU的费用真贵,贵得咬,一天六千多,看得直咽唾沫,看得肝肠寸断。

    再看看特护病房的费用,一天也飞过了六千。这个数字看得有些恼火,如果普通病房,每天的费用应该两千多,凭空翻了几番。住普通病房就好了,干嘛住那么贵的地方?那是像这样的穷,住得起的吗?刚想发火,突然止住。那天转病房,也是默认同意了的。

    只想着妈的病能快点好,忘记了自己本不富裕荷包里的钱流向医院,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他的钱彻底打败了

    “还完钱,就可以离开。”

    “现没有那么多钱。”

    “什么时候有?”

    “不知道。”

    “把手机号码给。”

    “干嘛?”

    “以便随时追债上门。”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