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五十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与林受男最终还是见面了。

    地点雅园。

    晚上八点。

    本来不想见他,但急于想知道,陈富贵走后,林受男究竟跟妈说什么了,以至于他老家的心那么激动。能不能换个地方,换个时间,问陈富贵。因为一看到雅园,就会想起许多不该想起的东西。使原本死去的心,重新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能。林董亲自挑的时间、地点。他只有那里,那时候才有空。

    沉默。

    “林董最近心有点不好,有话一定要好好说,一定要好好说。”临进门,陈富贵再三嘱咐,仿佛去者不善。

    “不是来吵架的。”拿出诚意,安慰陈富贵。

    咔哒一声,门开了,熟悉的声音。以前林每次深夜回家时,总是这样一个声音,随后就是咚咚咚沉重的上楼声,哗啦啦的洗浴声,吱呀一声的开门声,接下来就是拖鞋与地毯嚓嚓嚓的摩擦声。

    整个一个过程,流水线,熟悉而遥远。

    可是现去楼空,物是非。推门进去,客厅里麻呜呜的,没有亮灯,唯有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宁静而安详。

    林不

    的第一个意识告诉。整栋房子都静悄悄的,静得窗下的虫鸣声都听得清清楚楚。没有开灯,怕一开,就会打搅这房子的宁静。似往常一样,换上拖鞋,静静地看着这房子的每一个角落。

    熟悉。

    回家一样。

    凭着直觉,走到客厅里,那大沙发,依旧躺那里,那曾经是和林,还有肚子里的宝宝一起睡过的地方,虽然只有两个小时。而现,没有林,没有宝宝,只剩一个,呆呆地望着那个地方。

    很失落。

    “还是那么怕光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一股浓郁的酒香,从背后簌簌地传过来。

    吓一跳。

    赶紧扭头,黑暗中,一个高大的影,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缓缓朝走来。他从哪里蹿出来的,怎么不开灯?慌乱中,连忙打开客厅的暗灯,怕跟他一起单独相处黑暗中。

    “只怕见不得的光。”灯亮的那一刻,林的脸映入的视线中。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至少有半年之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这张脸。一时间,心头乎乎的。

    林,的林。

    他还是那件亚麻色的V字领羊毛衫,裤子松软而有质感。感觉那裤子跟他那天晚上穿的那条,有一点点不一样,但不确定。因为当时他坐客厅的沙发上,只敢盯上衣看。

    或许,盯的时间太久了,朝着他的裤子。

    “怎么,难看吗?”林笑着,一点儿都没有陈富贵说的心不太好的样子,“太太很喜欢这款,买了两条,文理稍微不同,这条竖纹的。”

    说呢,怎么这么眼熟。

    不过,一听是他老婆给他买的,立马觉得这裤子没刚才好看了。

    他把酒杯里的红色液体仰脖喝完,灌满,差点溢出来,朝点点头,示意来喝。

    丝毫不介意用他刚刚用过的酒杯。

    “不会喝酒,知道。”

    “可是,不止一次看到跟别喝得很开心呢。”林笑笑,带着些许揶揄的味道,“不会是打算今年结完婚,计划怀孕,来年再生个双胞胎吧。”

    结婚?他怎么知道?答应何向南三个月后跟他结婚这事,谁都没告诉过。大概,是他瞎猜的吧。记得以前他问生完Baby后干什么去,曾经胡乱地说过结婚、生孩子去。

    这事,他记得倒很清楚。

    接过他手里的高脚杯,赌气似的,仰脖喝完。喝完,就后悔了。虽说是红酒,比啤酒冲多了。偏偏就是那种一沾酒,就会登鼻子上脸的。等把酒杯放到他手里,平视他的时候,相信的脸,赛过关圣帝大老爷。

    用行动证明了他说的“来年再生个双胞胎”纯属胡说八道。

    “什么事?”的林越过,坐下来,就坐那沙发上。

    其实,他早就知道找他什么事。

    装傻。

    愣了一下,差点忘记来这里的正事。这个脑袋,一看见林,就不听使唤了。

    “妈出事前一天,到公司去,跟说什么了?”回到正题上,一脸严肃。

    林抿了一口红酒,笑笑,朝,酒杯悬空中,似乎思索怎样回答,“想听吗?”

    看着他,不言语。

    “她说还小,不懂事……说带坏了。”

    “还有呢。”

    “还说要带回家。把孩子打掉。”他看了一眼。

    “怎么说?”

    “说,做这一切,完全是自愿的。敢跟她打赌,不会跟她走。”

    听这对话的内容已经够冲了,很难想象当时俩是怎样的针锋相对。

    “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听到他说“自愿”这个词,生起气来,相信,这个词对妈的打击一定很大。她自愿生下,受了常难以想象的苦。

    她不希望也是这样。

    “那怎么说?承认带坏了?当初,是自愿跑到上去的。”

    竟一时语塞。

    “自愿?”冷笑一声,知道林又嘲笑来到他面前的方式,“如果不是有钱的话,怎么可能会跑到上去?”对他的嘲笑,丝毫不让,大概是自尊心作怪,“不是有钱的话,恐怕们对面碰个跟头,都不会彼此看一眼吧。”

    “钱”这个东西横亘们之间。仿佛除了这个,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林的脸色变了,握酒杯的手开始拢紧。

    对于来到他面前的方式,们第一次争吵。如果不是乎对方的话,就这个问题,们根本不会争吵。他需要的是一个孩子,需要的是钱。

    各取所需而已。

    还是主动打破僵局。

    “就不能说话委婉一些吗?干嘛那么针锋相对?稍微委婉一点点,她就不会绪激动,也不会出车祸了。”

    “不知道她脾气那么火爆。原来以为她知道了,顶多骂几句,打几个巴掌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什么事没有?她看见自己的女儿未婚,个大肚子,怎么可能什么事没有?!林先生,如果有女儿,看到女儿像那个样子,仅仅是骂几句,打几个巴掌吗?”嘴巴一急,竟忘记了他已经有一个四个月大的女儿。

    “那看她找个什么样的了。如果这样的,当然不会生气。”林受男相当自信地自恋了一把。他暗示,能找到他这样的,即使怀孕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那样的,是什么样的。

    多金,金子多得难以用正常思维来想象。

    帅气,帅得让很多主动投怀送抱。

    “找个这样的?”嘴又没把门的了,“这样有老婆的男?”把“有老婆”几个字,说得分外响。暗示如果他女儿长大后,找个有老婆的男,他会怎样。

    “她敢。”那时,林的脸已经变形。

    用他的矛,戳准了他的盾。是啊,别家的女儿找个他这样有老婆的男是光荣,自己的女儿找个有老婆的男就是耻辱!什么逻辑!

    看着他的表,有些骇。不敢再说下去,仿佛再说下去,他手中的酒杯随时都会被捏碎。

    的假设确实很过分。

    天,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假设啊。他的女儿,也是……

    竟把们之间的界限,分得如此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