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四十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其实,那眼神,根本不知道它的存

    冥冥中,它却主宰的命运。

    拜那双眼睛所赐,最近总是撞见熟

    当时,已经就想好了。撞见谁撞见谁,只要不撞见妈就行。

    她老家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那时怀孕刚刚35周,离预产期还有5周。再熬过5周,就可以顺利地到达彼岸。

    的彼岸,如花似锦的彼岸。

    照例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去离雅园不远的沙滩走走。走过去,再走回来。

    来回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那天,一出门,远远地望见一墨镜男站保时捷面前,吓得扭头往回走。由于转的速度太快,险些摔倒。

    连墨镜男都替担了一份心。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戴墨镜的家伙一定是莫承沣。已经有半年多没见过他了。临“出国”前他还打了个电话给,要帮他做第三件事的电话号码一换,估计他找不到了。

    这次不告而蒸发,想必他非常生气。生气归生气,想,“国内”的况下,他应该没那么容易找到

    既然找到了,应该不是偶遇。

    他那架势,应该是有备而来。猜的没错,莫承沣每天很早就侯海湾别墅大门口,猫等耗子一般,地死等。功夫不负有心,终于第三天下午四点钟左右,他将海湾别墅的大门口。

    “夏渺渺—”见到,莫承沣猫逮耗子一般,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抓住了的胳膊。

    没想到,都这模样了,他还能一眼认出来。

    他就不怕抓错

    “放开干嘛?”用另一只手将他的胳膊尽量往外掰,但无论如何都掰不开。

    女跟男较劲,真是以卵击石。

    特别是这种状况下的女

    “首先答应不许跑!”大概是经常撒腿就跑,让他感到害怕了。

    “这副德行,能跑得动吗?”盯着墨镜后面那双墨黑的眼睛,颇为愤慨。

    他装模做样地远离一些,煞有介事地看看的大肚子,笑笑,“这倒是。”一把钳子似的大手从的胳膊上拿开,“才几天不见,肚子都这么大了。”

    没理他。

    静静地坐路边的一把长椅上。

    莫承沣侧脸瞧着,上上下下地打量。

    “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这样一问,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暗自高兴起来。他不会以为跟林受男玩得过了火,才不小心有了这个孩子吧。真有这个可能!莫承沣那个“色狼”的脑袋,只能按照这个逻辑去思维。

    也好。省得把自己搞得可怜兮兮地去解释了。

    也懒得去纠正。

    莫承沣的乌鸦嘴,继续按照他那“色狼”的逻辑旋转,“讲过很多次,活着,一定要有风险意识。玩一定要有限度,看看这个样子,”好像陪了多大本钱似的,他继续瞄着,“不是自己找亏吃吗?”

    “那说,怎么才叫不吃亏。”

    “生孩子之前,就对林受男说,”他装模作样地继续他的“色狼”逻辑,“得给至少一个亿,不然,这孩子……”莫承沣没有把话继续讲下去,大概他想让林受男自己去思考不给钱的后果。

    “一个亿?”看看他,“劳动的报酬好像不值这么多吧。”

    趁机敲诈。

    真怀疑他家是做房地产的。

    “当然不值这个钱!”莫承沣从来不忘记伺机贬一通,“这个肚子值!一个亿是少的,他们林家,谁不是价过亿?”

    “到时候,也不就是亿万富婆了吗?”他头看着蓝天,忘乎所以地,地为描述了成为亿万富婆后的光辉前景,“拿了钱,再找个小四,记住,那小四,一定要比林受男帅!然后,远走高飞,过着神仙眷侣的子,生一堆孩子……”

    听着莫承沣胡诌八扯,气得直翻白眼。

    他很会用言语来糟蹋别

    “到那个时候,准会气死他。”出了一口恶气,莫承沣得意洋洋地结了个尾。

    原来他胡诌半天的目的此。

    气死林受男。

    瞪了他一眼。

    有本事,生意场上把他打趴下啊。

    没空听他胡扯,看了他一眼,猜测着他来这里的目的。应该不只是想象中把林受男贬一通,给听吧。

    “到底干什么?”带着个大问号问他,“这个样子,当花瓶肯定是不行了。”

    “不干什么。”他仰面靠长椅背上。

    “是不是让做第三件事?”厚着脸皮再问。

    “已经做了。”他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微笑,“而且还做得相当不错!”他不失时机地瞧了一眼的大肚子。

    什么意思?利用来勾引林受男?亏这头猪想得出来。他最后一次打电话,是为这个?

    停止对他的咒骂,突然想起当初说好的,帮他做三件事后,他就会把帝都的视频和照片给。既然歪打正着,已经做了,是不是该是时候索要了?

    “那把视频和照片还给。”莫承沣面前,总是单刀直入,从不拐弯抹角。

    “什么视频?什么照片?”他故作惊讶地望着,“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被他点燃了,了半天,也没出个所以然来。

    不善于跟吵架。

    真后悔相信了他的话。

    丫的。

    莫承沣这种男的话算数,母猪都能上树了。

    惹不起,总躲得起吧。生气时,不是跟吵,而是选择沉默。

    缓缓地站起来,扭头朝着雅园的方向往回走。

    “这里虽然没有,但帝都里有。”莫承沣继续拨弄着愤怒的火焰。

    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虽然看不到,不过姓林的应该可以看到。”他的声音突然放缓,带有挑衅的意味。

    听到“姓林的”这三个字,前进的大腿再也迈不动步子。

    木头一样杵那里。神经最后一个末梢都告诉,回头,回头,往回走。

    “姓林的,哪个姓林的?”

    “林受男喽。”

    “他怎么可能看到?”的惊讶不亚于恐惧,“以为林受男会像一样,没事就泡夜总会里吗?”

    “那可说不准……”莫承沣顿了一顿,“去的头一天晚上,还跟林受男打了个招呼呢。”

    “那去的那天晚上呢?”事实面前,突然心虚起来。

    “没看到。”

    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的那个娘。如果早去一个晚上,不是就会碰见林受男吗?现他还瞧不起呢,要是知道曾经还有这么一段,后果难以想象。

    抖擞抖擞精神,还好他没去。

    “没看到,并不等于他没去。”莫承沣的伤口上突然又撒了一把盐,差点让本已脆弱的神经彻底崩溃。

    “不过,他可没有那么心善,”莫承沣继续咧着嘴说,“会英雄救美,他可不会。”

    知道他又暗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他会怎样?”

    “拍股走……”

    听不清楚莫承沣还说了些什么,沉浸自己的恐惧和不安当中。他说的话,几分真,几分假?辨不清楚。没准他诓呢。已经上过他一次当了,这次如果再上他的当,就太蠢了。这样一想,心里的恐惧和不安有所减轻。

    “不相信。”继续走的路。

    “不相信也可以,”他微微点点头,“帝都姓林,这个总不会不信吧。”

    现听到“林”这个姓就有点肝颤,“下一句,该不会说,帝都也是林受男开的吧。”

    “他三叔。”莫承沣似乎又胜了一局,“等林受男清理门户之后,也可以说是他的了。”

    这才知道,埋莫承沣那里的不定时炸弹,原来潜伏林受男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