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四十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渺渺,如果,如果能留边,会非常开心。”林受男的声音,带着些许虔诚。

    紧紧贴着他部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

    “不可能。”一种绝望袭遍全,冷飕飕,寒烈烈,的理智拒绝了他。

    明知自己有老婆,明知有“男朋友”,林受男仍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想,他也挣扎了很久才说出这样的话吧。或者,他本来就以为就是那种女孩子:为了钱,什么都可以。

    而他,有的是钱。

    环住他腰的手臂,渐渐松弛下来。

    脸微微上扬十五度,望着他。

    “林,有老婆。”

    “嗯。”

    “老婆。”

    “嗯。”

    “绝对不会离婚。”

    “嗯。”

    微笑着,自信地问他问题。相信脸皮再厚的,听了这三个问题后,都会明白话里话外的意思。

    何况,林又是那么聪明的

    用这几个月来炼就的坚忍,第一个对付的,竟然是林。

    的林。

    的林,斩钉截铁、毫不含糊地说“他有老婆”、“他很他老婆”、“他绝对不会离婚”。好,很好。这不是想听到的结果吗?其实,早就知道是这个样子,但是不亲自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仍心有不甘。看样子,对他,仍有幻想。

    直到此刻,才明白。

    直到此刻,才死心。

    他之所以有“让留下”的想法,之所以对说“让留下”的话,他应该有几分把握,会真的留下,为了某种东西。他眼里,就是那种为了钱,可以毫不犹豫跟家上的女孩子。不幸的是,高傲的他,居然喜欢上了这样一个女孩。不,不应该说是喜欢,而是只想和这个女孩子疯狂□。

    不要怨恨说话太直白,当时,可恶的大脑就是这样想的。

    就是这样想的。

    那个年轻女孩的五官精致、甜美。

    那个年轻女孩的皮肤光滑、细腻。

    那个年轻女孩羞、大胆,又充满活力。

    那个年轻女孩的体让太爽了吧。以至于十个月后,还让对她念念不忘,只想疯狂攫取。

    想象中,肆意注解着的林的意思。

    想象中,可怜的自尊心又作对。

    望着他的眼睛,手臂从他上松开,眼神中充满绝望。

    的林,为什么们会以那样的方式相遇?

    的林,上天捉弄,为什么不给们一个美丽的遇见?

    的林,究竟要做怎样做,做多少事,才能洗涮的记忆。

    哽咽着,不能言。

    的坚忍和倔强,再次把从绝望的边缘中拯救出来。既然有老婆,那么她,绝对不会离婚,那还有什么资格叫边呢。

    带着怨恨,的话冲口而出。

    的语调轻柔,却无比尖利,没有回旋的余地。

    强烈的自尊心作怪。

    鲜明地感觉到他的喉结动了一下。

    低头,不敢看那双眼睛,怕残留的最后一丝自尊也被他看穿。

    其实,早就听黄妈说过林受男跟他太太的关系非常融洽,但亲口从林受男的口中说出来,才最终相信这是事实。自己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浇灭了。

    对于的反问,林受男没有回答。

    沉默着。

    继续着自己的狂言乱语。

    “林,是想包养女吗?”刺耳的语言,从温润的唇瓣中缓缓流出,发现不仅仅是说话,而是发泄着什么东西。

    一直以来的郁闷倾泻而下。

    “冠冕堂皇的地方,的老婆,扮演着一个好老公、好男的角色。私下里,却抱着另外一个年轻的体,无限地满足着自己的私。林,这样做不感到内疚吗?”

    宣泄的话说完了,丝毫没感觉到宣泄的痛快淋漓。一把利剑,刺伤了他,更刺痛了自己,“不为自己辩解几句吗?”

    好希望他能辩解几句,说出一些能扳倒自己的话语,甚至撒个谎,骗骗自己也行啊。偏偏林受男保持着高贵的沉默,尊贵的嘴唇里一句辩解的话都没蹦出来。

    “说的没错。”

    的话击中肯綮。

    他的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的目的达到了。

    想哭,却想嚎啕大哭。这要是以前,早就哭出来了。

    现不能。

    “林先生,原来以为与别的有钱不同,”苦苦地一笑,没有了埋怨,“没想到,跟他们没什么区别。莫承沣说的没错,每一个多金的男内心,都有一颗蠢蠢动的心。,年轻、富有、还有那么一点点儿帅气,所有男想拥有的东西,都掌握手中。有花心的资本,不怪。但真的感到很失望,非常失望。对不起,林,安排的角色并不适合。已经做过一件蠢事,不能再做第二件蠢事了。”

    “对不起。”沉默着的林受男,将怀里的女箍得更紧,仿佛稍微一放松,下一秒钟,这个女就会从眼前消失。

    条件反松弛的手臂,将他紧紧搂住。

    差点忘记还有这个肚子的存

    “林,答应一个要求好吗?”

    “说。”

    “希望能够善待肚子里的孩子。知道,一定会做一个好父亲,但是,还是忍不住要以一个妈妈的份来请求。求好好对待这个即将出世的、被妈妈抛弃的、可怜的孩子。”

    “嗯。”

    那晚,和林受男静静地躺客厅的沙发上,他的沙发很大,像一样,而林受男的手,就轻轻地放凸起的腹部。那晚的月亮很大、很圆、很美。透过落地窗,望见那水银般的月光流泻上,一切都显得那么让迷恋,如梦中。

    他的臂弯里,仅仅两个小时,但已经足够了。

    这是一生中,最快乐的两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们继续一同用餐。他坐对面,没有浏览报纸,却不停地把眼神来来回回地投脸上。

    自己呢,闷头吃自己的饭,完全装作没看见。但发现,这次他回来,与以前大不相同,真的很怪异。是不是快分开了,行为都反常了?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反常的地方。

    还是那种感觉,感觉他有什么事想跟说。但话到嘴边,又被他咽回去了。

    如果是重复昨天的话,那干脆就别说了。

    那时,他的臂弯里,想了很久。

    的态度没有如此坚决过。

    饭后,他依然没有要走的样子。

    缓缓地,缓缓地,抬头看时,正好瞧见他的手指推着一张单据到眼前。朝那单据看了一眼,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瞬间,也清楚了他来雅园的目的。

    第三笔汇款、

    五万元。

    呵呵,怎么忘记了。的记真差,七个月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这单据本来应该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就来到面前的。

    晚了一个多月。

    林做事真是一丝不苟。他给公司员工发工资时,应该每月会有一张工资单准时递到员工手里。

    对,也不例外。

    的记真差,本来这钱应该及时去讨要的。

    这才显示出代孕的虔诚与目的纯正。

    远远地望着那费用后面的几个圈圈,伸过手去,食指抵住那单据,想把它滑到这边来。移了半天,那单据纹丝没动。

    林受男的食指,依然死死地抵五万元的单据上。

    望着他。

    他望着

    彼此无言。

    他的手慢慢地沿着那单据,移动过来,然后将的手完全覆盖住。

    好温暖的手。

    “如果……如果不要这个,可以得到更多。”林受男的嘴唇微启,向着

    还真谢谢的抬举。

    还是不遗余力地想把边。

    莞尔一笑。

    “得到什么?”

    “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

    他拿物质来引

    “真的吗?”的话瞬间变得有些轻佻,“想要。”

    他的眼睛久久地望着,揣测真实的意图。

    “一个完完整整的。”把未说完的话,此刻补充完整。

    感觉,他抵单据上的力道,缓缓减轻。

    一用力,把那单据滑到旁边,“只想要应该得到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