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四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连的奔波和劳累让感到疲惫不堪。

    回到雅园,躺上,一眯眼就睡着了,这才知道自己有多累。一觉醒来,已是晚饭时间,刚坐到餐桌前,就觉得一股乎乎的东西从□流泻出来。

    霍地一声站起来,神不守舍地向卫生间跑去。蹲坐马桶上,傻眼了,一片模模糊糊的咖啡色的东西粘连内裤上。完了,难道要流产了吗?许多不可名状的东西脑海里来回翻滚。如果流产的话,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恢复时间,才能再要小孩。

    辛辛苦苦做的这一切,又要重新回到原点。

    林受男,林受男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清晰地记得,当得知怀孕后,林受男有一段时间过得非常开心,虽然只有短暂的一段时间。

    真不想看到他失望的表

    久久地蹲坐马桶上,不知所措。直至黄妈来敲门时,才怅然所失地从马桶上站起来。

    “黄妈,见红了。”像个忠实的仆把自己体一分一毫的变化都告诉了黄妈。姜还是老的辣,黄妈立刻打通了何主任的电话,请她马上来雅园一趟。

    没过多久,何主任匆匆忙忙地赶来。查看了况,何主任白净的胖脸上的肌没那么紧张了。开了一些保胎药,千叮咛万嘱咐,孕妇一定要卧休息。

    “明天到特诊室,再做进一步检查吧。”

    那个时候,怀孕刚刚满三个月。

    四个月以后,就没什么事了。

    安慰。

    第二天9:00钟刚过,老吕开车送和黄妈来到妇幼保健院特诊室。

    特诊室里,被告知躺到一张铺有白色单和蓝□用塑料隔层的上。这是干什么用的?检验一下是否有滴虫和淋病感染,何主任解释着。内裤脱下半拉来,双脚踩两个高高的脚蹬上,双腿大八字叉开。女最私密的部位,这张简单的检验上暴露无疑。

    多么让恶心的妇科检查。

    真想问问这样的检查,能不能不做。话还未出口,何主任已经戴上白□用塑料手,拿着一瘦瘦长长的试管严阵以待。一架被遥控的机器一般,强压住羞赧,照那姿势叉开来。白色手拿着细长试管缓缓进入体,啊地倒吸一口凉气,很痛。须臾,只觉得那瘦长物向旁边一歪,迅速地出来了。

    “可以起来了。”何主任微笑着对说完,一转眼将试管交给一旁观摩学习的助理医师去化验。本想这化验结果会明天出来,没想到助理医师抽支烟的功夫就回来了。远远地扫一眼化验结果:合格,清洁度一级。再看看何主任,病历本上唰唰唰地写着看不清的龙凤字体。写完后,仔细辨认,依稀显出“先兆流产”几个字体的模样。

    “何主任,那该怎么办?”看到这几个字,心慌。

    “林太太一定要卧休息,”何主任再次叮嘱,“这种况下,夫妻应生活。”

    第三天,出血停止,这让和黄妈大大地出了一口气。

    此后,上整整卧了半月有余。

    差点流产的事,林受男应该知道了吧。

    当时,好想趁此机会,能看到林受男,哪怕一眼,一眼就好。或者,接到他一个电话,甚至一条短信,都会很开心,会很开心。充满期待地等了近一个月,等到期待的一点一点死去,他也没有来。

    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也不会主动给他发短信。

    虽然他的电话号码,就的苹果机里。

    虽然苹果机,就的手里。

    不想打,不想被他看不起。

    不想失恋的同时,再失去自尊。

    该死的、高傲而执拗的自尊!

    度过危险期,胎宝宝肚子里已经安稳多了,流产的可能已经逐渐降低。

    林受男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准爸爸,也因此迎来了孕妇的黄金时期。原来一早一晚的例行呕吐减少,肚子这个时期也吹气球般地鼓了起来。

    从外观上看,终于像个孕妇了。

    把胆汁都能吐出来的时代终于过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每天为宝宝写志,已经成为睡觉前必修的功课。从停经那天起,到现已经有厚厚的一大本。

    回忆刚刚知道怀孕那一刻,仿佛就昨天。

    闲暇之余,从网上购买了一本育儿专家撰写的《育儿经》。除了志外,每天睡前,翻看这本书也成为一种习惯。

    记得第一次感到胎动是13周+5时。那天刚刚做完产检,回来的时候有些累,便客厅的沙发上小憩,只觉得肚皮电击般、细若游丝的感觉从左边一直长蛇般游走到右边。几秒钟,又突然不见了。记得书上说,16周才会有偶尔的胎动,的胎动是不是太早了?或许根本不是,只是的幻觉而已。晚上静下来的时候,这种感觉又重复了一遍。

    确实,宝宝动了。

    意外的惊喜。

    16周,动作幅度加大。20周,胎动的频率和幅度再次加码。

    每天晚上数胎动,成为最大的乐趣。

    很想把宝宝的一点一滴的变化,都告诉林受男。想,他一定会很开心。但是,不能。怕电话打过去,是他冷冰冰的语言和漠然的态度。

    把对他的思念,全部转移到宝贝上。

    只有这样,才不会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林受男。

    只有这样,才能安然地度过难熬的子。

    时间的旋转让难以置信,任何语言来形容它的速度,都显得苍白无力。转眼到了转眼到了十二月份,怀孕八个月。

    整整五个月没见过他。

    连他的秘书陈助理也没见过。

    “现合成肺泡表面活物质,以促进肺的形成。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足够的表面活物质,当离开母体的时候,肺泡就不能膨胀张开,就不能呼吸,因此,就不能气体交换。的大部分肺泡瘪陷着,就会发生呼吸窘迫综合症。没有氧气,是无论如何也活不下来的。爸爸妈妈知道为什么不愿意早出来了吧……但如果因为某些原因早产,经过产、儿科的密切配合和很好的护理措施,会使存活几率增加……”(《育儿经》)

    几乎每天看上几页,才能安然睡去。有了这本育儿经,确实解除了很多疑问,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书上形形□的妇科疾病看得胆战心惊。很怕自己染上其中一个,会使宝宝基因突变。

    为母,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八个月,发现自己变化了很多。体重从原来的90斤变成了现120斤。胳膊、腿都变粗了,肚皮也高傲地凸起来。甚至手脚都有些轻度浮肿,腰也时不时酸痛。

    走起路来像唐老鸭,晚上翻个也似重型航空母舰。让感觉特别不舒服的是,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睡觉前要嗯呦嗯呦地挣扎半天。

    黄妈像一位老妈妈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每天变着法炖各种补品给子,虽说是职责范围之内,但她的体贴让感觉到,她就是的妈妈。

    林受男有这样的管家,真是他的福气。

    “黄妈,真的好怕生孩子。”孕晚期,困窘地告诉黄妈的真实感受,“到时候会不会痛死?”

    “痛是肯定的,却没见过哪个女生孩子痛死的,”黄妈呵呵一笑,“生了三个,到现不是好好的吗。”

    “黄妈真的很厉害,生三个,想都没想过。”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

    “嗨,这算什么,富贵她姥姥生了八个呢。”

    “八个?”听着就有些骇,即使从十八岁开始生,按照两三年生一个的速度,那也得生到四十几岁呢。这女的价值,就完完全全成生孩子了,“那带八个孩子,太辛苦了。”

    “辛苦算什么,最主要的是穷,饭都吃不饱。其中的两个,生完就送了。”黄妈回忆着她母亲的遭遇,“她老劳了一辈子啊。不像现的女,生孩子幸福多了。每隔一段时间做孕检、做B朝,吃什么叶酸、钙片,以前什么都没有,饭都吃不饱,要生了,还要做活。”

    听着黄妈讲着古老的女生孩子的故事,确实感到自己简直生活蜜罐里。总喜欢听这些故事,听着听着,就觉得自己没那么可怜了。

    林受男依然没有来,直到等待的全部死去。

    其实,本不应该有什么期待。

    和他,根本不可能。们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

    何况,他已经是有老婆的男

    不要说他有老婆,即使没有老婆,妈也不会同意跟林一起。如果不顾她的感受一意孤行,想她老家,会跟断绝母女关系,更甚至会以死相

    她能做得出来。

    和他,将是最不被祝福的一对。

    何况,跟他,根本不是一对。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