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四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等待已久的6月25号惶恐中度过。论文答辩虽然过去了,仍然为分数着急。

    害怕不过关,连学位证书都拿不到。

    惴惴不安。

    “不会有事的。”饭桌上,林受男虽然安慰,可是脸上表现出来的却是对能力质疑的诡异的笑。

    以前根本看不见他笑,现笑得多了,又怀疑他居心不良。

    焦急而漫长的等待。

    看到分数的那一天,有些出勃然大怒。

    太不像话了!

    98分!

    论文哪有这么高分数的?!“优秀”搞90分算了,怎么弄这么多分数。

    高得一眼就能看出作假。

    高得一眼就知道有背后给撑腰。

    “林,这也太高了吧。”第二天早饭时间,抱怨着。

    “已经通知陈助理,叫他们悠着点。”林受男一边喝着的牛,一边拿着报纸浏览,翻过一页去,“没想到,还是没悠住。”

    这个友分数,赠多得太离谱了吧。

    烦躁了很长时间。

    觉得很对不住那个该得优秀却没得成的同窗。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毕业典礼那天。那几天,毕业的氛围很浓,一种末怀死死地缠绕着每一个。四年的大学时光,即将成为过去完成时。

    无休无止的聚餐。

    最怕这个。无论大局小聚都要喝酒,这个时候,最不能做的事就是喝酒。对于这些大聚小聚,能推就推,能躲就躲,实躲不过去了,就耍无赖。假惺惺地过去,或以果汁代酒,或迟到早退,甚至还非常无赖地托词临时有事,放家鸽子。

    行径之恶劣,让许可忍无可忍了。

    最后一次晚餐,珍珠湾海边。

    由于是许可精心策划的,再也不能推了。再推,按许可的话说,就要杀到天诚公寓探个究竟。

    这招,真是个杀手锏。

    “这次,可不能再放鸽子了!”许可撅着嘴,瞪着眼说。

    苦笑,仿佛再拒绝,后果会很严重。

    “好,答应。”勉强答应,“不过,知道妈妈一个家,……”

    总是适时拿妈当挡箭牌。

    “好,知道不放心。会让早退的。”说服一个的办法,就是她提出的条件全部答应,让她口头上无路可走,诓过去再说。

    实没办法,们相视而笑。

    六月的珍珠湾,清爽而宁静。海浪裹挟着风,阵阵袭来,脖颈后面,似有无数的小虫子爬。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浪的功劳,瘙痒阵阵袭来。

    为了减少外逗留时间,烧烤进行了一个小时后,才从雅园出来。

    坚决拒绝了老吕来送,自己打的就可以了,说。

    老吕满脸窘态,似乎不送过去,就是自己的严重失职。林受男最近出门,总是自己开另外一辆车,目的就是把自己的车腾出来留给用。

    “老吕,林先生回来了,会向他解释。”坚决的态度,让老吕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珍珠湾,十几个正围着一张长方形的大桌子大声喧哗,仿佛这一毕业,就不知道哪个猴年马月再见面一样。大家玩得都很Happy。

    见来晚了,一个脸色白皙、中等个头的男生站起来,“呵呵,晚了晚了,要自罚三杯!”说着,拿起一瓶啤酒,满满的一杯,递到跟前。

    酒杯悬空中,傻笑着,不知道接还是不接。鉴于自己的体状况,满脸堆笑,陪着不是,希望白皙脸能放一马,“实不好意思,喝不了酒。”

    没有林受男,没能镇得住这帮

    白皙脸不依不饶,其余的男生女生跟着起哄。不喝,简直对不起今天的海滩。

    最尴尬的时刻。

    “来喝。”桌子的另外一个角落里站起来一个,接过白皙脸手中的酒杯,连气都没喘一下,一口喝下三大杯。

    “这酒喝得莫名其妙啊。”白皙脸竟对角落里的,狂轰滥炸起来。

    有窃笑,有起哄。一眼望过去,竟是半个多月前,夜飞滨海的大师兄何向南。没想到,他会出现这里。

    围解了,面色尴尬地许可旁边坐下来。

    眼望着坐另一头的何向南,心中充满被救命的感动。上次母亲做手术,何向南连夜赶飞机回滨海,陪度过最艰难的时刻。

    何向南是第一个如此明显地对流露出意的男

    中被某种气息充斥着。

    心里却不停地告诫自己:一定要镇定、镇定、再镇定。跟林受男学来的镇定自若,这个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镇定不下来,就怪自己不争气:不就是挡杯酒吗,又不是挡子弹。

    想着想着,心竟平静下来,脸上的尴尬竟逐渐转为波澜不惊。

    “原来何向南喜欢的小师妹是啊!”从何向南英雄救美的慷慨中,许可回过神来,嘴巴凑近的耳朵,小声嘀咕。

    “别瞎说,们只是比较好的朋友关系。”公开场合,被撕开一层暧昧,急忙辩解。

    “还普通朋友呢,看看他边坐的那个美眉,脸都变形了。”为了证明自己猜测的准确无误,许可肩膀碰了一下,示意留意何向南边那位师姐叶淑娴。

    她着的脸,比锅底还黑。

    “咱们这位师姐,现是何向南的同事。追他都追到同一个公司去了。”许可小心翼翼地跟说着何向南的八卦新闻,“谁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呢。何向南一直解释说没那回事,叶淑娴笑而不答,看悬……”

    不用许可说,已经感觉到叶淑娴对的敌意。

    席间,尽量保持着沉默寡言,但还是感觉到何向南时不时投来的电光,以及叶淑娴倒的冷气。

    憋了两个多小时,烧烤吃完后,意犹未尽的男生女生们又杀到沙滩上,一堆围成一圈,玩起了“杀”游戏。叶淑娴死死盯住何向南,不离他一步。许可则跟那位皮肤白皙的男生聊得火

    中场休息时,跟许可打了个招呼,没惊动其他,悄无声息地自动远离群。远离喧哗,感觉清爽了很多。默默地走向沙滩边上的绿意盎然的草坪。

    如释重负。

    缓步间,第六感官告诉,一个影悄然跟后,良久。

    回头,原来是何向南。

    “怎么不玩了?”何向南微笑着,快步上前来。

    “回去晚了,妈妈会担心的。”不知道说什么,胡乱拿了妈妈当挡箭牌。

    其实,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

    “回家吧。”昏暗的灯光下,何向南的脸充满了期待。

    “不用了。”想都没想,一口拒绝。

    “渺渺!”

    “嗯?”感觉到何向南的话言又止。

    “真的有喜欢的了吗?”一脸绝望的他,盯着的脸。

    很突然的一个问题,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一个这样无厘头的信息。

    怔了怔,嘴角微微一抿,脑袋一,就点头承认了。

    从来没对谁说过喜欢谁。

    “真替感到高兴。不过,”何向南哽咽了一声,“还是想告诉这里,是永远的宁静港湾。”

    深地望着他,透过那子,远远地望见叶淑娴久久站立的影。

    “谢谢!”说声再见,加快脚步,将何向南一个微凉的海风中。

    将何向南和叶淑娴远远地抛脑后,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最近,总感觉到空气中笼罩着让窒息的霾,挤压得喘不过气来。怀孕了,给带来惊喜,又给带来不可名状的压力。本想趁着这次机会,向该道别的朋友,说一声珍重,释怀一下中压抑已久的郁闷,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会遇到何向南。

    以往的子,何向南曾经如一束阳光一样照亮的生活。

    甚至曾经想过,这束光的指引下,毕业工作后,没有金钱带给的压力,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太阳底下。

    偏偏天不遂愿,生道路上,走着走着,就远离了那束光,渐渐走进暗、潮湿、不知道尽头哪里的幽巷。只能一个,怀着幽暗的心,一步一步摸索前进……就像无数次噩梦中惊醒的一样:幽深之后,是无尽的绝望。

    只能一个走。

    曾经渴望阳光一样,渴望着他一样的生活。甚至想,和何向南,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起码妈很喜欢他。

    可是,他到来之前,已经做出了选择。

    瞧瞧今晚叶淑娴视敌的那个眼神,感到一丝胆怯。如果不,就请远离他。这是叶淑娴对说过的话。

    她像老母鸡一样护着边的何向南。

    “叶淑娴对真的很好。”似乎不止一次地提醒过他。

    “和她真的只是普通的朋友。”何向南也不止一次地解释过。

    难道他以为自己吃醋吗?不舒服有一点点,但吃醋还远远谈不上。只是觉得有叶淑娴跟何向南就不能像以前一样自由自、无拘无束地聊天、散步。仅此而已。何向南有了女朋友,甚至会为他感到高兴。

    视他为蓝颜知己。

    一直给他这样定位。

    不知不觉已经到路边。路边Park位上愣了良久,何向南的影子仍然脑袋里徘徊之际,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突然停Taxi的停车位上,挡风玻璃缓缓下行,一张熟悉的脸露了出来。

    林受男。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