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三十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特意跑过来,是不是想见一面?”电梯里,林受男那句话仍耳边回响。

    当时,好想说,“林先生,想多了。”沉默到电梯停下来,都没勇气说出那句话。

    似乎,他说的没错,大概真的只是想见见他,目的很单纯。离开椰岛,已经有十三天没见过他一眼。曾经好几次,傻傻地躺上,静静地躺着,期待着黄妈的那句话“夏小姐,林先生叫您接电话。”

    开始期待着他的每一个电话。

    期待着每一个跟他一起吃饭的早上。

    期待着他的玛莎拉蒂的车灯,的窗前一晃。

    期待着雅园咔嗒的开门声。

    期待着沉重的脚步声。

    期待他每一个眼神上的流转。

    ……

    的期待太多,多得自己都数不过来。

    可怜的,好像

    不,用一个更加确切的词来形容,“单相思”。

    他办公室冷漠的表,更加确认了愚蠢地“单相思”。

    拿着印有“林受男”三个字、被揉皱了的便条,复杂。回想认识他以来的点点滴滴,其实,一直以来是自己自作多,他没有对有任何表示。

    吗,没有说过。喜欢,好像也没有。

    吗,肯定有过。

    相信那晚他紊乱的心跳,还有那想把自己揉碎了,填进体的喘息。

    想起这个,心痛得想立马死过去。

    没有的**,对于一个女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的印记。

    林,的林……心里呼唤着他的名字。

    那眼神是假的吗?那心跳也是假的吗?

    林啊林,的林。

    这场游戏里,演得太真的了,而演得太投入了。投入得忘记了那是演戏!

    那辆车已经跑远,摸摸眼角,湿湿的,潮潮的。

    晚饭过后,一阵车子缓缓进入雅园的声音。心里一阵窃喜,难道是林受男回来了吗?几乎像个怨妇似的,埋怨了他一天。自己怎么这么小心眼,想。连忙用手把乱了的头发刨了几刨,让它看起来不那样糟糕。

    梳头发的手还没放下来,陈助理进来了。静静地坐客厅的沙发里,朝陈助理后努力看了又看,看了又看,什么都没有。

    很失望。

    “啊,夏小姐,”陈助理的胖脸上露出难堪的表,“林董,他回家了……”

    虽然“回家”两个字,说得很轻,但的心还是一落千丈。

    陈助理笑眯眯的,一边坐下来,一边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汇有2万元的汇款单,“夏小姐,这是林先生要交给您的。”

    那是当初合约里约定好的,怀孕之后将有2万元汇入的银行卡中。第一笔3万元已经面试通过之后汇入,第三笔5万元将怀孕7个月汇入,最后一笔10万则离开当天全部付清。

    第二笔到帐了。

    从茶几上缓缓地拿起那张单据,上面赫然地印着“20,000元”这个数字,死死地盯住数字2后面那几个圈圈,越盯越模糊,越盯越模糊,直至完全看不清楚了。

    他用这个暗示们之间的关系仅限于此吗?

    想,他应该是这个目的。

    林,没有非分之想,公司,只是想看看

    只是想看看

    仅此而已。

    一直高高上的,难道连看一眼的权利都没有吗?

    林,的林。

    知道,一直以来,都看不起,从知道有“林先生”这个名字起,从签订合约的那一刻起,更从那一刻起!

    表面上恭顺谦卑,却骨子里保持着一种难以亲近的高贵。

    所有的和感觉,都是献给那个叫“薇”的女,只有她,才是心目中的女神!而,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林,的林,为什么演那么像真的?好几次都让忘记了自己是谁?

    一直以来都看不起

    一直以来都鄙视

    看到单据的那一刻,的心碎得七零八落。

    小心地把单据收好,缓缓地,缓缓地上楼。

    步履沉重得走了有一万年。

    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脸上早已涕泪滂沱。很努力,很努力地控制住自己,不让哭泣声显出来。因为这林受男的家里,他会听到,他会听到,他还会继续嘲笑

    嘲笑那个曾经出卖过自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