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三十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这对何向南不公平,想。曾经多次明里暗里告诉他,这样做不值得。

    “难道连看见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每次他都笑呵呵地反问。

    他的话,让一时语塞。

    妈的手术很成功。

    肿瘤没有粘连神经线,切除得很干净。

    有两个护工照顾,基本上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道上,除了每隔一天一定跑一趟医院外。

    担心完了手术的事,又开始想莫承沣对说过的那些话。一想起来,就觉得林受男处于危机中,仿佛他下一秒钟,就会有生命危险。

    的心绪不宁。

    纠缠,纠缠,没完没了。

    没没夜。

    论文还剩个尾巴,必须把他从的脑海中挤兑走,静下心来,静下心来。

    十余天,所做的事,就是如何驱逐林受男三个字。

    母亲的状况越来越好,回雅园的时间也越来越早。

    椰岛一别,也有十余天了,再也没见过林受男。或许,真如他所说,出差去了。上次出差,林受男还记得给打个电话,这次连个电话都没打。

    每次跟他一起的时候,还觉得这个很真实。一旦离开,即使隔着一毫米远的距离,也仿佛隔了一个光年。心力憔悴。

    算了,不去想了。

    从医院回来,正赶上黄妈做了一桌子的菜。黄妈好厨艺,吃完饭,又加了些小点心。来雅园两个多月了,跟林受男这位老管家熟悉多了。开始黄妈很客气,从来不上桌吃饭,的极力坚持下,只要林受男不家,俩竟能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了。

    聊得最多,当然是林受男。

    偶尔一星半点儿的,也会提到林太太。提起林太太,黄妈嘴角带着微笑,林太太为如何谦和,心的如何善良。再之后就是林先生如何林太太。

    全部都是温暖和美好的记忆。

    林太太,全然不是想象当中,那个拿着菜刀追杀小三的悍妇形象。

    有点儿小小的失望。

    想想也很正常,林那样极需老婆充面子的,怎么会娶个悍妇回家?

    黄妈讲起林太太来,似乎讲故事,动不动就是两年前,两年前怎么样。至于两年后怎么样,她似乎从来没有提起过。

    有些纳闷,从黄妈的叙述中,知道林太太是个喜欢孩子的女,她那么林受男,看给他生十个八个,她都会愿意。怎么林还会找别的女生孩子呢?林太太不能生?好像又说不过去,即使不能生,两个做试管婴儿,借腹生子才对啊。可林受男借的不仅仅是腹,还有卵子啊。这样一来,质就不同了。

    想不通,干脆就不去想。家的私事,他们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

    闷头,吃着黄妈做的小点心。

    吃着吃着,一阵恶心涌上心头。这几天都好几次了。这阵子忙着照顾手术后的母亲,忙着憋论文尾巴,恶心的事就没意。静下来吃黄妈做的小点心时,这种恶心竟然止不住了。

    停下来,想把那恶心强压下去,越压越强烈。

    捂住嘴巴,冲进一楼大厅的洗手间,哇啦哇啦地把晚上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对着镜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喘息待定,漱漱口,双手无力地撑住洗浴台,望着镜子里面容憔悴的自己。

    抹了一把脸,还是憔悴。

    这阵子,真的累坏了。

    抖擞好精神,重新回到饭桌前。黄妈已经笑容满面地端上来一杯的牛,“夏小姐,趁喝下去吧。”

    摆摆手,表有些痛苦,现,看见吃的东西就反感,“黄妈,喝不下。”

    “喝不下去,也得喝下去啊,”黄妈笑嘻嘻地劝慰,待精神状态好一些,黄妈压低声音,问道:“夏小姐,这个月例假有来吗?”

    愣住,光记得忙了,大姨妈三四天没来的事,都给忘了。

    黄妈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好像……还没来。”

    的脸火辣辣地烧。

    难道是有了?既想相信,又不敢相信。

    丫的,前一阵子,还怀疑自己不能生孩子。一次失败的经历,竟给留下很大的影。只是一直不敢把这种怀疑说出来,怕说出来了,万一变成现实怎么办。

    眼看着妈的医药费清单上的圈圈越来越多,着急。如果连女最基本的生孩子都不会的话,那林受男的钱,可怎么还呢?

    想想就感到痛苦。

    以前怎么没觉得生孩子是一件很大的事租住的小区,一个大肚子,来来回回进出小区。似乎几天没见,肚子瘪下去,就蹦出一个孩子来。没想到轮到自己怀孕要生的时候,竟是如此艰难。

    做梦一样。

    应该高兴才对,林受男翻脸不认的时候,起码钱,不会欠他的。

    挤挤,发现脸上全部是苦笑。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过,这次的反应,加上早晚微微有点恶心的症状,貌似真的有了。这几天啊,总觉得肚子奇奇怪怪的,但不疼不痒,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连来奔波,根本没往那方面想。

    有了也好。

    正胡思乱想着,黄妈已经从房间里拿出来一个圆珠笔形状的东西,递给

    “夏小姐,这是何蓝主任交给的早早孕测试笔。这里还有说明书,按照说明书上的去做,有没有怀孕一测便知。”黄妈把测试笔和说明书统统交给

    大脑一片空白。

    重新回到洗手间,坐马桶上,按说明书上的一步一步做下去。只见尿液测试笔的显示窗口上,缓缓着侵蚀着地盘。待尿液完全浸湿了窗口,两杠鲜明的C线和T线粗壮地呈现眼前。

    脑袋里什么都不剩,只有两个红杠飘来闪去。

    用纸巾把测孕笔擦洗干净,不知是喜,还是悲。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茫然地把测孕笔交给黄妈,好让她拿去向她的主子去交差。

    “有了,有了,真的有了。”黄妈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不知所措地客厅里来来回回转了八圈,八圈之后,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估计,给她家主子报喜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