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三十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远远地,看到莫打横抱着冷心,从林受男的房间里走出来,像抱着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从林受男的脖子上,突然跨越式发展到莫承沣的怀里,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可思议的转变。痴痴傻傻地望着莫拐进冷心的房间,许久。

    五味杂陈、感慨颇多。

    莫承沣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向林受男该解释的话也解释完了,如释重负。

    感到很累。

    心疲惫。

    折腾了一天,惊险不断,到现,估计已经过了凌晨吧。真想躺上,美美地睡个饱觉,熬过椰岛这三天,就可以回去了。

    这次林受男从北京出差回雅园,估计会住上一阵子吧。回去还得跟林受男住同一个屋檐底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林受男出差前段时间,几乎天天跟他泡一起,不知道这个月会不会怀孕,这次再没有的话,简直都可以去撞墙了。

    扯远了。

    向林受男说句晚安,今天就总算糊弄过去了。

    送走了莫承沣和冷心,望望四周,做贼似的,又偷偷溜进林受男的房间。

    一进门,才发现那眼睛深渊般地看着。重新审视一下自己,还是平时那副样子,难道有哪里不对劲吗?

    “看什么?”惊讶地问那双正盯着看的眼睛。

    “没什么。”自知有些失礼,那眼神迅速地移向别处。

    冷场。

    知道他,突然脸红了。

    回过劲来,控制住绪。

    “林先生还有什么事吗?”黄妈似的口吻又补上一句。

    “没有。”

    僵住。

    沉默了十几秒钟,“那……那回去了。”,林受男送客般跟了上来。

    想把门打开。

    左扭右扭,怎么都打不开。

    很简单的一件事林受男面前,居然做不好,难道是紧张导致的吗,糗出大了。当手死扭着门把手,傻瓜似的左右扭动时,林受男宽阔的大手覆盖的手之上。

    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

    第一个反应是猝不及防,不知道如何应对,就像第一次遇到他一样,尴尬。手不经意地往回缩缩,却发现那手抓得越紧。刚进门时,被他的手抓住,想缩回,因为有冷心,而现,谁都没有,只有他们两个的手依然想往回缩。

    仿佛延续被冷心的呢喃声打断的牵手,宁静而可怕的沉默。

    此刻的林受男就后,他体的浪一股一股向的后背袭来,甚至他的鼻息,也散兵游勇地袭击着的耳际、发梢。

    他的手渐渐地松下来,双手的手臂却像螃蟹的大钳子般将慢慢箍紧。

    安安静静地,就那样抱着。

    “林……”真不知道再称呼他什么好,以前总尊称他林先生,而现这个词只说了一个“林”字,“先生”这个词怎么也说不出口,“想干什么?”

    “想抱抱,可以吗?”他的头垂下来,一直垂到的肩上,下巴硬硬的胡子茬,的脖间缓缓移动。

    可以吗?话很谦逊,但行为却先斩后奏,思忖。不是已经抱怀里了吗,还来问什么可不可以。如果真的尊重家的意愿的话,起码要站到一米之外,问可不可以,而不是紧紧箍着再来问这句话。

    可以或者不可以,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任林受男紧紧拥着良久。

    “林,请把门打开,要回去了。”扭动着企图挣扎开他的拥抱。

    有一种感觉,他不只是想单纯地抱抱。

    林受男深深地吸一口气,气息缓缓地的耳际萦绕,似乎安慰的紧张,“留下来,好吗?”

    留下来,几乎被他的话吓到。左边住着冷心,右边住着莫承沣,众目睽睽之下,留下来?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难道所有的男都喜欢众目暌暌之下,干偷偷摸摸的事才过瘾吗?

    不行,坚决不行。

    “林,对不起,不可以。”拼命地摇头。

    林受男抱着的双臂缓缓松开,手放的双肩上,低头看着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三天后,要出一趟差,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

    “又要出差了?最近怎么总是往外跑?”顺着林受男的话题,顺水推舟多问了几句。

    依然不敢抬头看他。

    “公司有重要的事,需要去处理。”林受男声音低沉,低得稍微远一毫米,就听不到他的声音。

    旷持久的沉默。

    什么意思,怎么不说话了。他跟讲出差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间他会转换话题。

    品味着林受男话里话外的意思。林受男是一个从来不讲废话的,他说每一句,一定有每一句话外的意思。三天后,出差半月或者一个月,不是意味着连回雅园的时间都没有,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奔往外地吗?等他再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确认怀孕与否了。

    这将是们最后一次一起吗?

    难道,林受男沉默中,提醒这个吗?

    反应比他慢了几拍。

    “留下来,合约内的要求吗?”抬头,正视他的眼睛。

    “不是。”毫不回避的眼神。

    “既然不是,那……”一双倔强的眼睛望着他,实际上并没有责任与义务,雅园以外的地方还毫无原则地去服从他什么。拒绝的话虽然已经说出口,但却发现自己的眼神发飘,气场不如他的足。

    微微抿了一下嘴唇,“今天是二十九岁生。”那声音仿佛来自心脏,而不是喉咙。

    满车的粉红玫瑰、缺失一角的生蛋糕、残剩的生蜡烛,还有他那散发着香槟酒气味的嘴唇,无不证明着今天确实是他的生。从进入林受男房间的那一刻起,已经猜到了今天是他的生,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林受男竟然以今天是他生的名义,要求留下来,而不是那个该死的合约。

    “留下来”三个字,魔咒一般耳边旋转,不知如何是好。

    鬼使神差,偏偏这个时候,突然记起学校图书馆新馆捐建仪式那晚,林受男嘴里喊的什么薇,什么薇的,心里阵阵难过。雅园,他可以随便喊什么的名字,但这里不行。

    态度坚决,没有回旋的余地。

    “……不会再是个替代品吧。”潜意识里,冒出的不是拒绝,而是这句找后账的话。想问清楚,“”字还未出口,唇已被林受男的双唇攫住,喉咙里一个字也发不出来。舌被勾住,他嘴巴里混搅。到上时,上只穿衣和底裤,其他的衣物竟混合着他的,零零散散地散落沙发和地毯上。

    还是不太习惯太亮的地方。林受男几乎着把灯关掉,摸黑慢慢走到边。黑暗中,胆大了不少。当只穿条内裤的林靠近体时,他的下\很硬,□饱满,把三角内裤撑出一个很大的弧度。大概是充血得太厉害。实承受不了只隔一条内裤的紧贴,搂紧他脖子的一只手腾出来,从他前掠至腰、再至部,不顾一切地将那底裤下拉、下拉,直至那坚硬实的异物,完全直\地峭立前。

    似乎还嫌那底裤碍事,脚也干脆上来,把碍事的底裤一脚踢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林毫不客气地用双腿把的劈到最大限度,紧紧窄窄中,奋力顶了进去。双腿高高地翘他的腰上,任他纵地做着,直至\露空气中的体不再感到寒意。

    "走这几天,有没有想过?"他低低的呓语耳边萦绕,带着兴奋的快\感。其实们分开刚刚一周零一天,短暂的分别,竟让们有一种异样的冲动。

    摇摇头,不知道怎样回答。

    "没有吗?"他的话语随着动作,加重一分。

    "不知道。"

    "不可以不知道……"他的声音很低,低得靠近耳部才勉强听清,"说……说……说……"想他完全为了制造气氛,想happy到极致才这样讲的。而除了喘息和□不断加重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们不是夫妻,也不是。那样的话,根本说不出来。

    林稍稍停下来,抱紧,轻轻地一翻,突然匍匐他上面,体位完全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头发瀑布一般披散下来,前,遮住含羞的蓓蕾。他的手,轻轻地将头发一绺一绺放置耳后,丰满羞涩地他与之间,黑暗中。骑他上面,傻傻地不知所措。

    "不要紧,想怎样就怎样。"

    "林……"

    似乎看出的尴尬,林从仰卧的姿势转为坐姿,他的脸正好对准前的丰满,触碰,轻轻地,先是脸,后是嘴唇。双膝支撑着体的重量,的双臂紧紧地抱着他的头部,埋前。几乎是抑制不住扡用上不停地摩擦起来,几乎彼此进入彼此的里。

    部的动作轻柔曼妙,与刚刚的威猛阳刚有天壤之别,一分钟,一分钟,又一分钟……渐渐地感觉到它体内又坚\起来。蠢蠢\动的他,扶住的腰,直接压了上去。的小半截子几乎从上垂下来,一条腿被轻轻抬起,他寻找着抽\送最深的体位。

    "啊……"忍不住轻声尖叫起来,"林……慢一点……慢一点……"体滚烫着,跟随着他一起走进莫名的嗨处,直到他一声闷响完全出来。

    们彼此拥着,抚摸着,缠绕一起,直至林再次勃\起,又要了一次。

    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体位,相同的、纯粹的**的快乐。

    男滚烫的和浓重的喘息。

    再次感受到云端的轻飘和极速下坠的堕落,而这一次更彻底。

    快乐。

    痛苦。

    堕落得不能再堕落了。

    那一晚,淹死他**的深渊里。

    事后,从他沉睡的臂弯里挣扎出来,背靠着头,怎么也睡不着。沉默着,一句话都不想讲。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尖叫声,多么丢脸。甚至觉得,自己那一晚,林的下,彻彻底底地做了一次廉价的\女。

    当时,想起母亲夏淑芳对的教育,港大的栽培,许可的唠叨,甚至想起大师兄何向南向投来的异样眼神……

    所有的东西,都被林受男“渺渺,渺渺”的低唤声挤兑得烟消云散。

    一切一切,都成为过眼云烟。

    唯有眼前的林受男,真实而饱满。

    所有的加起来,都抵不过认识只有两个月有余的男的那句“今天是二十九岁生”和那不经意间偶尔的心动。

    想哭,想大哭。

    不得不掩面大骂几次自己,真不要脸。黑暗中,摸索着找自己的衣服,不行,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穿衣服的窸窣声将林受男从上惊醒,坐起来。

    手轻轻地□的头发里,额头上轻轻一啄:“对不起,感到难堪了。”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