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三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看那眼神,怎么看怎么觉得无辜。

    被冤枉的楚楚可怜,竟然显现那个男的脸上。看得有些出神,竟忘记了莫承沣的的糖衣炮弹仍然美鱼般地躺沙发上。

    再望一眼过去,明艳。无论睡着,还是醒着,都那么吸引的眼球。难怪莫承沣那么肯定地说,被糖衣炮弹狂轰乱炸的林受男,早晚会沦陷。

    一种叫妒忌的东西,压抑不住地涌出来。

    听了林受男那解释,心平静了很多。平静下来再想,自己真的很奇怪,看到林受男被别的女搂了一下脖子,仅仅沦陷一个脖子而已,自己已经受不了了。这要万一看到眼前这个男,跟别的女温存或者亲一下,那还得了?

    为什么自己的控制力那么差,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忍受林受男跟别的女有染?

    他已经是有老婆的了。有老婆是什么意思,这就意味着家把门一关,永远是个外。林受男的老婆都没急眼,着哪门子急。自安慰了半天,还是不行。想想就可怕,如果莫承沣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那今晚失眠的,恐怕不只是莫一个了吧。

    美沙发上欠欠,摆着优雅的姿态又睡着了。

    被她体扭动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将握他手中的胳膊,往回拽了拽。

    他的手丝毫没有放松。

    见美鱼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才放弃了把手抽回的冲动。

    那手,宽阔而温暖,充满让信赖的安全感。

    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心,瞬间,呼呼地动了一下。

    抑制住那该死的心动,嘴唇不自觉地上下紧紧地抿一起。

    不敢再对视那双眼睛,低垂的眼睑,从林受男的起伏跌宕的前,迅速移到美上。

    目光久久地注视着那睡得甜美的脸。专注的眼神被林受男捕捉到,带着歉意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响起。

    “她来只是为庆祝生。”林受男解释说。

    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庆祝一下生呢。很蹩脚的一个谎言。庆祝生,有庆祝到睡到家沙发上,还不想走的女吗?

    有些生气。这位大小姐的心思,林受男是没有领会到实质,还是故意佯装不知呢。这个问题不停地的脑袋里旋转。

    “林先生没有向解释的必要。”满耳朵都是林受男解释话语,嘴上却言不由衷地蹦出来不想听之类的话。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虚伪。

    许久。

    紧拽着手腕的,手渐渐松弛下来,顺着光洁的手臂滑到耳际,将发梢轻轻地向耳后拢拢,指尖耳际来回摩挲。

    如果不是冷心欠的呢喃声,那手将继续那里停留。

    们俩同时被那呢喃声惊到。

    的手迅速地回归原来的位置,两双眼睛不约而同地转向沙发上的冷心。

    “差点把她忘了。”林受男脸上显出疏忽大意的自责。

    瞥了冷心一眼,眼神又不自觉地转向

    “今晚,是莫叫过来的,还是自己想来?”林受男的嘴里突然丢出一个如此现实的问题,让有些手足无措。

    难道他把来他房间的两种可能,都想到了吗?既然他什么都清楚,只有实话实说了。

    “莫叫过来的,但自己也想来。”顿一下,“想解释一下,为什么没去医院陪妈,却来到了椰岛。来这里,纯粹是为了散散心,因为感到太压抑了。”

    “压抑?”林受男脸上惊现疑惑,“是雅园让感到压抑,还是?”

    林受男的反应直接而尖锐,让有些难以回应。

    “雅园没有让感到压抑,林先生也没有,是整件事,让焦头烂额。”苦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胜任一切,但是一路走来,却发现,有时候真的承受不了。”

    “承受不了?是指什么?”林受男仔细地品味着字里行间的意思。

    失去少女的纯真、失去一个即将出生的孩子、失去青、失去的能力、甚至失去对未来的信心。

    想大声呼出。

    自从踏进雅园、见到林受男的那一刻起,就对自己的未来不再抱任何希望,迷惘的恐惧一直缠绕着,搅得夜不宁。原来以为,自己可以坚强得把这件事彻底忘记,然后重新开始。

    到现发现自己错了。这是一片越挣扎越往下陷的沼泽。冥冥中有一种预感,将为这次代孕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或许,这是老天爷对的报应。

    想想林受男,这个游戏当中,除了一些银子外,什么都没失去,他怎么能够明白此时的怅然若失的心境呢。再次看看他疑惑的脸,“承受不了失去。”

    一个伤感的话题,谁都不想继续。

    迅速地把它抛之脑后,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没有必要拿还未成为现实的东西,来折磨自己本已脆弱的神经。

    “想知道,和莫承沣到底是什么关系。”林受男很快结束一个话题,开始另外一个话题。

    “其实跟莫什么关系都没有,们只是认识两个多月的普通朋友。”说普通这个词时,的语气有所加重。

    最强调什么,最心虚什么。

    “相信。”林受男微启的嘴唇中蹦出这三个字,他深知,冷心面前,莫永远不会对其他女感兴趣。

    疑惑的眼神看着林受男,连自己都觉得跳进黄河都说不清的关系,林受男居然毫无条件地信任

    林受男看看表,十一点半。居然他房间里逗留了快一个小时了。

    似乎等什么的样子,他一分一秒地掌控着自己的时间。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莫,终于来了。”林受男表相当坦然,似乎捏准了莫就会那时那刻出现他的房间里。莫的突然出现,才想起莫交代做的事

    夹两个男之间,表颇为尴尬。

    还好莫承沣一推门就来,就死勾勾地盯着躺沙发上熟睡的冷心看,根本没有朝这边扫一眼。

    看看林受男,连忙向他求救。莫承沣从门口走向冷心的空档,林受男使了个眼色,让暂时回避。很识趣地适时消失了。

    房间里只剩下林受男和莫承沣。

    走到冷心沙发前的莫,缓缓地半蹲下来,表痛苦地看着酣然入睡的那张脸。

    那是一张他不知道怎样去的脸。

    “莫,好好看看冷心那张甜美的脸,睡得多么安详。为什么一看到,那张脸瞬间变色,恐惧、不安、怨恨,多种莫名其妙的表显现那张脸上,让看了就心疼。”

    “曾经,那是一张多么可的脸。

    记得三年前的一个晚上,冷心突然跑到的家里,眼神哀怨甚至绝望地看着,要带她离开,随便哪里都行。那时候,她还是的未婚妻。不知道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问她怎么回事,她死活都不说,只是要求带她离开。

    以前,她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事,都会毫无保留地倾诉出来。那次,是她第一次保持沉默。猜,她一定受到了伤害,受到了不能向外诉说的伤害,她才会默默地流着泪,要求带她离开。”林受男缓缓地倾泻着三年前的回忆。

    莫听到冷心哀怨的眼神中竟然带着绝望的神,心如同被利器捅了一刀。他仍然记得那天晚上,冷心凄美的哀求声,还有那句“莫,不会原谅的”穿透夜空的诅咒声。如果知道三年后冷心依然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他马上去死的话,他当初也不会那样做。

    现,他宁肯去死,都不想看到那眼神中的绝望。

    手指轻轻地她脸上滑动,光滑而细腻。

    “知道们之间一定有心结。如果对她还有一点点感觉的话,那就对她好些;如果只是想玩一玩的话,那就请远离冷心。”林受男继续着他的话语。

    “凭什么说只是玩玩?”莫嘴角微翘,满脸的不屑。

    “不是最好。”林受男望着他,似有警醒:“谁都知道,边的女换了一个又一个。冷心表面上不乎,但发现,边女换来换去的时候,她并不开心。看到她如此不开心,真的很难过。如果她不是冷明曦的侄女、冷正明的女儿,会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这样让冷心伤心,不会绝不会放过。”林受男言语中透出挑衅的意味。

    “这是与她之间的事,不关的事。”被林受男当面指责一通,莫有些恼羞成怒。

    “的确不关的事,但冷心把当成自己的哥哥,就有权利管。”

    “想,她不仅把当作自己的哥哥吧。”莫将话一针捅破,回头扫了林受男一眼,“最好记清楚了,这个女永远是的。”

    “亏还记得她是的女。既然认定了她是的女,就要守候好这个女,不要让她动不动就往别的男的房间里跑。”林受男的语调不高,但句句都击中莫的软肋。

    “的女懂得怎样去守候,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希望林氏集团的光辉领导之下,不会那么早倒下去。”莫承沣抱起冷心,向房门走过去。

    “放心,只要林受男不倒,林氏集团就不会倒。”话语坚毅而果敢。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