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二十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深夜,一阵急刹车声把我惊醒。急忙跑到二楼客厅的阳台上,只见林先生从车里走出来,一边接着电话,一边低头慢慢地沿着青石路,向门厅走来,若有所思。

    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门轻轻地被打开了。

    “今天的状况好转了?好,我知道了,今晚,今晚,不回了。明天再回。”

    电话一直打到客厅里。

    只听他说“回”“不回”什么的,别的没听清楚。听他讲话的口气,轻柔,温顺,好像在跟家里人说话。跟刚才在学校大礼堂的语调,有天壤之别。

    “林先生您回来了?请问您晚上需要夜宵吗?”客厅里,黄妈与林受男小声地交谈着。

    “不用,谢谢你黄妈。”

    再没有过多的语言,林受男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楼来。咚咚咚的上楼声,沉重而疲惫。他一边上楼,一边将勒在脖颈间的领带松了松,好给工作了一天的脖子放个假。

    拐角,抬头一眼望见一双清澈的明眸,在他的门口,静静地盯着他看。

    微微一怔。

    我看到他上楼的步伐明显缓了下来。

    依旧沉重。

    大脑快速旋转了几秒钟,继续迈上去,然后一堵墙似的立在我面前。

    偌大的门廊,由于多站了一位,突然变得空间狭小起来。块头真大,第一感觉。我的嘴唇微动,似有话要说,嘴角一勾,翘起,话又被咽了进去。

    只是一双眼睛,默默地向传递着杂七杂八不成条理的思绪。

    上前,站定。

    他的手指在我脸上滑动,粉、嫩,只要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无数鲜美的凝脂来。我的脸在他手指的滑动和指引下,微微向上翘起,眼睑低垂,万千种想法在脑袋里互相撞击。

    林受男低垂着眼睑,看这张小巧精致的脸,偶顿几秒钟,竟有一种覆盖过去的**。

    我鲜明地感到,他的头低垂下来,再垂,再垂,再垂。几乎要触碰到我的。

    顷刻,那低垂的头缓缓地伸直,恢复原来的状态。

    略带忧郁眼神,在那鲜艳的唇瓣上停留稍许。

    “回自己房间,”林受男望着这张脸,喉头自由自主地伸缩了一下,发出命令,“等我十分钟。”

    嘴唇微启,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堵墙移走了,我觉得自己周围的氧气也多起来。

    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每到这时,我都觉得自己简直糟糕得一塌糊涂。本能做出的行为,吓了自己一大跳!一个多月以前的林受男和在大礼堂上谈笑风生的他,在我脑袋里交替盘旋,感恩?**?

    两者争执不休。

    期盼着他拒绝,又害怕他拒绝。

    还好是在深夜,在微弱不明的暗处,不然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林受男,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深沉的夜最容易宽容。在它里面,一切不齿的行为都不会显得那么龌龊和不可理喻。

    我必须感谢这夜的深沉。

    思绪揪扯着,让我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畏缩不前。思绪仍未揪扯清楚的那一瞬,林受男进来了。深蓝色的西装革履,变成了柔软的丝质睡衣。

    望了一眼那永远看不穿的眼神,达成共识般,我向那头悄然走去。还是去上吧,上显得比较正式,来得快去得也快,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我不想被某种莫名的东西控制。

    刚刚转的那一瞬,却被林受男的手一把拉住,结结实实地围在墙上,动弹不得。突如其来的动作,吓我一大跳。不敢望那眼神,任何时候望下去,就会被淹死在那神秘莫测中。

    呼吸变得凝重,喉头有节奏地伸缩着,气夹带着湿气,潮水般一浪一浪地扑面而来。湿润的唇优雅地迎过来,在我的唇瓣间寻觅着甘甜。

    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吻。

    没有拒绝。

    似乎,我已经失去了拒绝的能力。

    灵巧的舌头轻轻地在我的唇间,试探,毫无侵略、绅士般等待着许。

    没有任何语言,我却懂得他的意思。

    深邃的眼神下,深沉的等待中,我看懂了他想要什么。

    贝齿微启,胆怯的舌尖碰到他的,触电般回缩。没有接到命令,那舌头静静地等待着,直到那惊恐的舌头再次回头,他们才分不清彼此地交融在一起。那舌头将我的勾住、缠住,在他嘴巴里吸,用力地。

    得到许,那手臂开始大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他不安分的双臂紧紧地环绕住我的体,手顺着光滑的后背一直滑上去,揉捏着,轻轻一抹,裙带滑下去,裙亦在瞬间如花瓣般滑落。女人的体,在他眼前玫瑰花般绚丽绽放。滚烫的唇,在我敏感的地带留下火的痕迹。

    刚才还感觉紧绷和羞涩的体,在他亲吻中,想那瞬间死在这温柔中。冻僵的蛇一般,我的体从冰冷开始变得火。在他的指引下,手不由自主地拉开他睡衣的丝带。

    *************

    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脑只剩下几个脑细胞在运转。凭着本能和冲动,就那样做着,做着,说起来就觉得很丢脸,跟当初根本就是陌生人的林受男。现在想起来,太过了,真的。那一次,远远超过了代孕生孩子的范畴。只是因为当初太年轻,不懂。但我觉得,林,应该懂。

    再想想,应该是沉睡多年的意识初次觉醒带来的冲动。有些过分,我和他之间,更过分的,还在后头。我不想提。

    "不要"当他扭动着体,寻找温润地带时,我的手阻止住它的进,"不要在这里••••••求你。"我实在不太适应这种方式。瞬间,被有力的臂膀抱着,到上,竟渴望着那体的重压。**,在那一刻竟是那样不可遏止。带着无坚不摧的杀伤力,把一切道德、伦理挤兑得无影无踪,只留充满原始**的**,在黑暗中,在彼此体的摩擦、冲撞中,寻找着原始简单的\交带来的快乐。

    四月,还不算,空气中却平添了几分焦躁,搅得天气也跟着不安分起来。把薄薄的衾被扯去,在上开辟出一大块空地来。没有过多的过渡,贪恋着女人体的男人,扶着那体,提,直接顶了进去。一向懂得距离和分寸的他,这时候,竟忘记了保持他一贯的绅士风度,弄得生疼。

    "对不起"我的双手,蜷缩着,抵在他的前。

    感觉到我温柔的拒绝,他在里面,冲撞的力度减弱,减弱,再减弱,唇在雪白、高耸处密匝匝地迎上来,把潮水般的阵痛强压下去。下继续肿胀饱满起来,痛夹杂着快乐,再次潮水般涌来。

    “林┅┅”轻唤着他的名字,想当逃兵。

    “薇┅┅亲的,薇┅┅会好的,会好的。”男人安慰着疼痛有些焦灼的女人,一济猛力和暖流过后,男人喘息着将体重完全压在我的上。

    喘息待定,林受男抽出来。

    微怔,瞬间缓过神来。一股冷气袭来,我打了个寒颤,火瞬间变成冰冷。手摸摸脸,一股止不住的泪水,竟在脸上肆意横流。

    待林受男侧过去,强忍住差点失控的心绪,摸索着,光着脚一路向卫生间走去。打开灯,晦暗不明的灯光下,强迫自己盯着那卫生间的镜子,往死里盯,直到肆意横流的泪水下挤出一丝微笑。

    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看看旁边这个男人,竟睡得一点儿知觉都没有。披上一件稍微厚一点的衣服,轻轻地推开门,走到阳台上,静静地对着天上的明月,又大又圆。放眼望去,竟没有一个窗口闪出亮光来。

    夜太深了。

    远远近近,海浪声划破夜空而来。

    打了几个喷嚏,裹紧衣服,回房间。林受男嘴里喊出的那个叫“薇┅┅薇”的名字,折磨我到精疲力尽才沉沉睡去。

    心结。

    第一次向林受男绚丽绽放,随着那声"薇",就瞬间枯萎、凋零、死亡。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来时,林受男居然还在,刚刚穿好睡衣。

    厚重的窗帘依然拉着,房间里有些昏暗不明。但窗外透进来的光,告诉我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

    “你醒啦?”像在打招呼,又像在询问,林受男在镜子里看着刚刚睡醒的我。

    “嗯。”背过去,尴尬地穿好衣服,“干嘛还拉着窗帘?”我不着边际地问了句。

    我还是第一次在太阳底下,面对那张脸,那双眼睛。

    “我记得你说过,你怕光。”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居然记得第一次,我不让他开灯时说过的话。

    “我晚上怕,白天不怕。”我重新修正了一下“我怕光”的具体内涵。

    窗帘瞬间打开,大片大片的阳光透进来,温暖而美好。

    我和他沐浴在这温暖中。

    匆匆地从上爬起来,在洗手间洗漱完毕,我穿好衣服下楼。

    到餐厅的时候,林受男已经坐在那里,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拿着报纸翻看。那餐厅面对着落地窗,一大早就有灿烂的阳光照进来。他坐在阳光里,光辉而灿烂。

    不觉地愣了一下。

    我轻轻地走过来,见他并没有看我,有些别扭地坐下来,吃黄妈刚刚送上来的早餐。

    第一次跟林受男一起吃早餐。很不习惯,跟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一起吃饭,让我感到局促不安,就像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感觉。

    我吃得很慢,故意拖着,一口一口地,细嚼慢咽着刚刚烤出来三明治面包。

    只见他看着报纸的眉头一会儿紧锁,一会儿又莫名其妙地开了。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行。

    一贯的作风。

    忽地,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喝下最后一口牛,“好了”,不知道是自然自语,还是在道别。没等我回答,他兀自站起来,穿上衣服走开了。

    老吕已经恭敬地守候在车旁,仿佛等了很久的样子。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林受男和老吕离开了。

    脖子伸得比长颈鹿还长,看着车子缓缓地开出雅园,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尴尬的时刻终于过去了。

    黄妈把东西收拾好,我咕噜咕噜将牛喝完,直奔附近的20路车车站。

    晚上,林受男回来得比平时早一些,当他进房间的那一刻,我突然异常冷淡地侧卧过去,背朝着他。他在边等了约摸十几分钟,见我没什么反应,轻轻地带上门,悄无声息地出去了。

    几乎每天如此。

    四五天后,等他坐在边,缓缓地转要走时,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等他进入时,我还十分主动地去抚摸他,吻他,应付似的,没有了那一晚的

    "你怎么了?"感到我机械而冷淡的动作,他用力地抽\送着问道。

    "没什么。"感到他的力道大了好多。

    有一点痛,我嗯了一声。

    或许,他早已忘记几天前,他叫出来的那个什么"薇"。见我仍冷冰冰的,他惩罚似的一次又一次加码,竟不顾我痛苦的□。直到我的体逐步升温,气萦绕,他才罢手。

    那晚,林受男睡着后,我认真地反思了自己,后面不多的几天里,终于回过味来,我很配合。见我不再冷冷的,他似乎也很有兴致,对这体迷恋到乐此不疲的程度。

    我们都很快乐。

    接下来的两天,林受男回来的很勤快。

    门没有约定地为他敞开着。林受男没有犹豫地就进了房间,不过他从来不在我的房间洗漱、换衣服,总是睡袍来,睡袍去。

    我似乎也习惯了。

    他似乎不像以前那么客气、优雅。每次不做到酣畅淋漓、汗流浃背没有停止过。我也不似以前木头桩子一根,有时候还主动配合他的节奏,做出一些让自己感到脸红的□和姿势。当时根本想不起来,也没有任何羞耻感。只是后来回想起来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真的很不像话。

    每当看着他穿上底裤,着上沉沉睡去,我心里的罪恶感就增加一分。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在他体里燃烧,生理需求促使着他近似疯狂的索取。

    让人感到恐惧的索取。

    那种渴望来自需求深处,如同干涸了五百年的火焰山,渴望着每一滴水源。

    甘泉一般,我默默地滋润着眼前那个不知疲倦的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