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十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时间总在悄无声息中流逝得飞快。还有一周多时间,拿测试纸测一测,就可以知道怀孕与否。想想应该没什么问题,没十拿九稳,应该有六七成的把握吧。自己体没有什么大碍,怀个孕,生个孩子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电视上不是经常演,男女一夜马上就怀孕了吗,而且大多还是双胞胎,更牛的,人家还是龙凤胎呢。 何况林先生做了这么精心的准备,在一起足足三天,又有专业医师专家的指导,不怀孕都难。

    万一发现怀孕了,我就得休学一年,实际上,就是不知去向地蒸发一年。蒸发一年容易,但蒸发得有蒸发的理由,学校那边、妈妈那边,一定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

    绞尽脑汁地思索着怎么才能蒸发一年,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事来得太突然,好多事来不及计划好,就已经发生了。

    对突如其来的事,我只能去面对。

    第二天课上,外教眉飞色舞地在那里讲着课,而我的思绪早已跑到十万八千里了。课一讲完,我仍在神游不定。

    “嗨—”一旁的许可见她走思,痛了一下我的胳膊,“又想你男朋友了?”

    “我哪里有什么男朋友,别瞎说。”回过神来,我一脸疲惫,仿佛不是神游了十万八千里,而是徒步长征了十万八千里。

    “还骗人。周末你男朋友已经向我摊牌了,他还请我吃饭呐。叫什么来着,奥,莫承沣,而且我们还聊得非常开心。”许可撅着嘴对我相当不满,“还说没交朋友,人家都主动承认了。”

    “承认什么?”我非常害怕那个家伙,会说出一些难堪的事来,连忙问。

    “那么着急干嘛?人家只是说在舞会上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被你的清纯和美丽打动,很想知道你的电话号码。无奈只知道你是港大的,所以天天在港大门口苦苦守候,听得我都感动了。我的语言很苍白,表达很无力,你不知道,他当时把你给形容得,如梦如幻,比仙女还仙女。”

    天天在港大门口苦苦守候,我的娘,说得多好听。我看是他那帮“狗腿子”天天守吧。我怎么会惹上这样的混混。

    “他还说什么了?”

    “还问你平里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总之很多事了。”

    “你没告诉他别的什么东西吧。”

    “放心吧,最重要的信息,我是丝毫不会泄露的。”许可俏皮地说,“有钱的大帅哥,要赶紧抓在手里啊。”

    “有钱是真的有钱,帅哥嘛就得好好商榷一下了。为人又色又痞,装起正经人来,还真的能蒙过很多人的眼睛。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我真想把他们见面时的所有谈过的话题一一听一遍,看看那个家伙有没有暴露自己的份。回过头来一想,也不太可能。他应该也不想让许可知道,他就是帝都的那个色狼。只要这个秘密能守住,所有的东西,都让他随意瞎编乱造吧。

    “你们到底怎么认识的啊?”许可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高中同学的生舞会上。”

    “多久了?”

    “半个多月。”

    我现在发现,自己说起谎话来连个磕巴都不用打了。

    这种变化,让我感到自己很卑鄙龌龊。

    下午约好了美国留学生Mike补习了两个小时的中文。出外文教学楼没多远,忽地望见一辆黑色保时捷停在不远处,坐在车里的家伙正嬉皮笑脸地跟我打招呼。

    莫承沣。

    “你男朋友来了。”Mike一口美式中文,“他长得好帅!”临走,还远远地朝着莫承沣说了句你好。

    莫承沣很有礼貌地微微点点头。

    “一天没见,就找个了洋帅哥!”看着“长颈鹿”走远,莫承沣将车开到我面前,示意上车。

    我没有理会,抱着几本书,只顾闷头向图书馆走去。估计像他这样的狗嘴里,应该吐不出什么像样的象牙来。 见我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莫承沣把车停定,相当霸道地横在了我的前面。

    “这里是校园,请你自重。”我一双眼睛,瞪得比张飞的还大,不知道他这次来港大又意何为。

    一看到他,我仿佛马上进入雷区,需要胆战心惊、步步小心,恐怕一不小心踩上地雷,万劫不复。

    “你这么魂不散的,到底想干什么?”

    “你欠我的,还没还,作为债主,我只能亲自上门来讨了。”

    “算来算去,就踢了你一脚这件事最对不起你了。踢,已经踢了,难不成你真的让我回去给你守活寡吧。”我望着他的眼睛,试图从中看出一些端倪来。

    望了半天,才发现那眼神,不是我能够看透的。

    “给我回去守活寡?那你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莫承沣一脸高高在上的不屑表

    “你┅┅懒得理你。”既然脸皮没有人家厚,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转绕过他,仍然向图书馆方向走去。

    “想一起走了之?我保证,你再往前迈一步,明天找上门来的,将是你在帝都的好姐妹莉娜。”莫承沣故意扬扬眉毛,向我示威。

    听到莉娜这个名字,我立马一动不动。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时时刻刻都牢记,我在帝都的照片和视频还在他的手里。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早就知道,莫承沣是个头上长疮、脚下流螚的坏透了的种。

    他会把一个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个底朝天,紧紧地抓住他的薄弱环节,狠命地攻击,直到你缴械投降、乖乖地听命于他为止。

    最要命的是,他不会亲自上前,但他的言语魔咒一般,可以得你步步向他靠拢。这才是他最最缺德的地方。

    不得不说,他很聪明,但是他更骘。

    “除非你答应我三件事,这样的尴尬就不会出现。”

    “什么事?”莫承沣开出条件,说明还有回环的余地。

    我静听他的下文。

    “现在我只想到一件,其余的,等想好了再说。”

    “第一件是什么?”就知道他不会是那么轻易放过一个人的善人,我还是想听听他的事,是不是具有可执行。如果不是违背人伦道德的话,做做也无妨。

    “周五我会过来接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莫承沣卖了个关子,脸上洋溢着随意掌控他人生命的坏笑,“别想逃跑,那样后果会更严重。我想你不希望,你的母亲夏淑芳看到这些照片和视频吧。”莫承沣战胜了将军一样,摇头尾巴晃地,开着车一溜烟地走了。

    临走,还色了一个飞吻。

    听到莫承沣最后一句话,我彻底被打败了。想要要挟我,夏淑芳三个字完全可以做到。没想到千躲万藏,还是被一个瘟神紧紧地抓住了小辫子。

    不知道那个瘟神周五会带我到哪里去,做什么。不会是去帝都那样的场合吧。如果再发生一次那样的事,我真的活不下去了。万一万一,他用今天的理由再次我就范,我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如果还是不行,就干脆说,我已经怀孕了。

    我想,一个男人再禽兽不如,也不会强/一个孕妇吧。想到了杀手锏,我镇定了好多。

    如果连这个方法都不顶事的话,我只有与他同归于尽,共赴黄泉。

    把事最糟糕的状况想清楚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莫承沣,冤家。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