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十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我抗拒着,延迟着,周五还是如期而至。

    不敢想象,那将是多么出糗的一个晚上。

    我记得,走到二楼自己临时住的房间时,我的头重脚轻,踩空,差点从楼梯上掉下来。

    “夏小姐,您的脸色非常难看,用不用通知林先生,叫他今天别来了。”黄妈非常担心。

    “不用不用。”我微笑着,“休息一下就好了。”

    时间尚早,我倒下就睡着了,一直到晚饭时间。一觉醒来,精神好多了,黄妈的晚餐已经准备好,就等我了。

    大盘小盘摆满了桌子,像要款待要宾。我想着林先生今天回来,会不会在这里吃饭。毕竟人家才是真正的主人,我一个客人,未见主人之前,不好意思提前动筷子。

    “林先生不在这里吃饭,夏小姐不必客气。”黄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很贴心地告诉我。

    听了这句话,似乎是下了动筷子的命令,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我这才发现,自己几乎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了。

    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百无聊赖地在房间里坐了起来。

    从房间到阳台上,从阳台上到房间。

    如此反复。

    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

    静下来,在阳台上。

    我命令自己。

    或许凄冷的海风起到了作用,我起了一鸡皮疙瘩。

    坐定,在阳台上,望着远处几点点灯光,心里猜测着这灯光底下的幸福。

    再向远处望,无边无际的黑暗。

    刚感到欣慰的心,陡然伤心起来。

    “夏小姐,睡衣在衣柜里,请您自便。”黄妈走到楼上,轻声地提醒我。

    我微微嗯了一声。

    梳洗完毕,我躺在上,等待皇帝的临幸。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楼底下汽车拐入的声音,亮亮的车灯在窗前一晃,黄妈敲敲我的房门:“夏小姐,林先生回来了。”

    听着汽车拐入的声音,就已经预感到,可能是林先生回来了。但真的听黄妈说这句话时,我还是紧张了一下。其实我根本没有睡着,怎么可能睡得着呢?杂七杂八的东西,将大脑充斥得不留一点儿空隙。头疼裂地刚刚平静下来,林先生回来了。

    让我感到异常尴尬的是,跟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想想就头疼裂。可是,无论怎样,我都必须坚持下去,坚决不能当逃兵。

    与帝都不同,上次我纯属偶然误入,这次我深思熟虑。

    上次出卖的是体,这次出租的是子宫。

    上次没有丝毫尊严,这次我完全属于自己。

    不知道这次经历,将带给我什么东西,但最起码,世界上最我的那个人,不会因无力救助而死去。记得妈妈被酒店的同事们叫来的120送急诊室的时候,她的脸色那么惨白,昏迷得几乎没有知觉。

    我看着她静静地躺在那里,除了微弱的呼吸还告诉我,妈妈还活着,别的都毫无生的迹象。

    我把她的手握在手中,紧紧地握着,生怕她在某一时刻会慢慢地冰冷下去。

    绝不能看到最我的那个人,在我的眼里慢慢地变成尸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妈,妈……”我呼唤着那个没有回答的字符。那是晚上2:00多,等待了漫长的四个小时后,妈被送进ICU时,医生送出来的只是妈妈平时穿的那一些衣物。看到衣物,我失声痛哭起来,那声音比失去了她还凄惨。

    比起那时来,今晚又算得了什么呢?

    忽然,我又想起何向南。我不是傻瓜,不是不知道他的来意。对于他,我只能说抱歉。何向南是个优秀的好男人,就像所有人评价的那样,但是好男人就不一定跟你有缘分。对于他,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看着他找到心的女孩,远远地祝福他美满幸福。

    黄妈的声音,让我从心猿意马中回到现实中来。

    我最捉摸不透的林先生,不消一个小时,将活生生地来到我面前。

    林先生,才是唯一的现实。

    开始还有些紧张的我,想了许多之后,心反而淡定了很多。

    “知道了。”回答了黄妈之后,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就是被古代皇帝临幸的秀女。不同的是,秀女是被扒光了,由太监抬进皇帝寝室的,而现在是“皇帝”自己坐着私家车,来到“秀女”的闺房。

    或许,这是妇女解放带给我最现实的利益。

    楼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开门声。

    关门声。

    黄妈问候的声音。

    低低的应答声。

    沉重的脚步声。

    哗啦哗啦的喷头的声音。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我的门咔哒一声开了,那声音清脆而响亮。

    第六感官告诉我,林先生真的来了。

    心跳。

    跳。

    跳。

    捂住口,生怕它从腔跳出来。

    他的窗帘真厚,厚得整个房间都显得昏暗不明。

    黑暗中,我看见一个高大健壮的影推门而进。或许不太习惯这黑暗的环境,他走路很慢,拖鞋与软绵绵的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摩擦声。似乎没有直奔而来,几乎凭着直觉,男人在沙发上坐下来,悄无声息地。

    静静地坐了约十分钟,熟悉了房间的黑暗,那健壮的影,才缓缓地向的方向走来。

    我看到他在边微微地坐了一下下,而后朝我的方向瞅了一阵子。

    我的心猛地一颤,眯着眼睛,却装着酣眠的样子。男人见我一动不动,没有打搅,他伸出手臂,向着头微弱的暗灯摸去。

    “请别开灯。”光滑细腻的手臂,将他的胳膊有力地抓住。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