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到家了,勿念。”半个小时后,何向南发过一条短信来。呆呆地望着那条短信,我竟然不知所措。回,还是不回。或许电话的另外一头,在焦急地等着我的回复。

    或许,只是我无聊的假想。

    我选择了不回。

    第二天,妈从ICU转入普通病房,主治医师说,如果不打算做手术的话,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虽然交了4800元,但剩余七七八八又还一万有八。

    这个窟窿怎么填上,这才是我最关心的。

    就在我在想钱想得上吊的心都有的时候,被告知录取了。

    我那个兴奋。

    仿佛下一秒钟,就有数不清的人民币,从上空哗啦哗啦带着响声砸下来。

    接到港大通知书那会儿,都没有如此兴奋过。

    依然是勃朗宁咖啡厅。

    “这是我们之间的合同,”陈助理拿着一大落纸张,“您先仔细阅读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您就可以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我先简单说明一下,这次代孕的费用是这样计算的。”

    听到费用这个词,我立马来了精神。

    “刨去给滨海市代孕有限责任公司、医院医务人员的费用外,您这次代孕的费用共计20万元。怎么说呢,我们了解了一下现在的代孕市场,一般代孕妇的费用在10万左右,林先生之所以再付10万,目的只有一个,您必须在合同中自动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必须承认您跟这个孩子没有丝毫关系。”

    “放弃抚养权、没有丝毫关系。”我死死地盯着合同中,这几个醒目而刺眼的字眼,无动于衷地说,“这个孩子根本就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那就好。”陈助理听我这样说,放心了不少,“夏小姐,您还有什么要求吗?如果您对报酬不满意的话,还可以讨价还价!”

    讨多少,还多少呢。人家不是说清楚了吗,代孕的基本费用在10万元左右。有人愿意出20万已经算是高帽子待我了。何况这其中,中介的劳务费、医院的手术费、医生的红包七七八八,总价下不来40万吧。

    20万,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好,就依合同约定的来吧。”我微微抬起头,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夏小姐果然痛快。”陈助理溢美地赞美我,胜过当代巾帼英雄,“夏小姐,一个女孩子能做到这一点儿,真的很不容易。不过,您还得再三阅读并且认真考虑一下,如果有一天您违约的话……”

    “违约会么样?”

    “您将以十倍的价格赔偿受害人的损失。”

    “十倍?”我想,当时我应该去学法律。

    “当然,您可以选择拒签。”

    “拒签,为什么拒签?等了这么长时间,不就是在等这一天吗?”我想着,拿过一式三份的合同,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夏小姐,手印!”陈助理拿出鲜红的胭脂盒,笑嘻嘻地递到我面前。

    “不用。”我将拇指深入口中,狠狠地地咬住一块,鲜血从手指上喷薄而出。戳戳戳,三个赛过胭脂的鲜红落在“夏渺渺”这几个苍劲有力的字体上。

    陈助理愕然。

    扣上了三个鲜红的印子,我的心,仿佛一扇厚重的门,吱吱呀呀地永久地关闭了。

    “夏小姐,这是我的新号码,您以后就叫我富贵好了。”陈助理笑容可掬地说,认识一段时间,我刚刚知道他的名字叫陈富贵。

    “现在我们再谈一下报酬支付问题。这里面有一张3万元的银行卡,”陈助理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大信封,“密码在信封里面。您怀孕之后,会有另外的2万元存入这个帐号;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会有另外的5万存进去;生完Baby后,如果您按照约定行事,另外的10万元会在您离开的当天全部结清。”

    陈助理按部就班、一丝不苟第详细叙述着20万元的支付时间。

    “夏小姐,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陈助理一副敬业的精神。

    “没有了。”

    “这份合同,您自己保留一份,林先生保留一份,另外一份交给滨海市代孕有限责任公司保管。喔,还有一点儿,现在是中午一点半,两点的时候,林先生的管家黄妈和司机老吕会带您去一个地方,您将在那里顺利完成生产的整个过程。全部事宜由他的管家黄妈具体为您解释。”胖脸陈助理交代完就走了,只剩我一人若有所失、呆呆地坐在勃朗宁咖啡厅的角落里。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我发呆之际,一个衣着并不华丽、体态有些发福的中年女人,径直走到勃朗宁咖啡厅我就坐的那个角落。

    “请问您是夏小姐吗?”声音温柔而慈祥。

    我微笑着欠欠说是。

    “林先生叫我和老吕接夏小姐去‘雅园’,看看您对那个园子是不是满意。”喔了一声,我跟随着黄妈钻进了停在咖啡厅门口的黑色轿车。

    约莫过了二十多分钟,车子平稳地停在了一个叫“雅园”的园子。下了车,走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精致的园子,两层楼的欧式格局、锗红色有着木质文理的石质结构、明镜的玻璃窗、绿意密织的草坪、草坪一边悠闲地来回晃着的秋千,处处透露着园子的宁静与优雅。

    跟随着黄妈,穿过鹅卵石平铺的青石小路,我进入了宽阔却并不奢华的厅堂。换上早就准备好的女士拖鞋,来到古木家具环抱的客厅里。

    “夏小姐,请喝茶。”黄妈为我端来一杯茶。

    馥郁醇香的极品金俊眉。

    “谢谢。”茶杯极小巧精致,嘴唇刚刚沾边,茶杯里的茶便没有了。早已经口渴的我,几乎没来得品,咕噜咕噜几杯已经下肚了。

    黄妈一杯一杯不停地为我续杯。

    实在不好意思再喝下去了。

    我便跟着黄妈,去楼上房间看了看。

    “林先生说了,您随时可以搬进来,这是您房间和大门的钥匙。”黄妈把钥匙恭顺地交到我手中。接到了钥匙,我才回过神来,自己将有一年时间在这里度过。

    看完房间,股还没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乎,狂轰乱炸般,黄妈通知我,市医院的妇幼保健专家何蓝主任来了,我微笑着站起来,何蓝主任慈祥温和地点点头,完全不似我平里见的那些态度恶劣的医务人员。

    问过了末次例假、例假周期、体状况等一系列问题后,她略带安慰地说,“夏小姐,您放心。您的体检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您的年纪、体状况都很适合怀孕。”

    开了一长串地营养食品的名单交给黄妈,职业似的安慰了我几句,何蓝主任匆匆地离开了。

    正当我呆呆地不知所措的时候,黄妈走到跟前,轻轻地告诉我,这周五,林先生会过来。

    这周五晚上,林先生会过来。

    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的表

    听到黄妈这么说了一句,我浑打了个哆嗦。过来,过来是什么意思,再木讷,我似乎也听懂了其中的涵义。

    今天是周二,这周五,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只有三天时间。

    三天。

    三天。

    三天。

    晚上,躺在上,数着夜空中眨着冷眼的星星,想着黄妈说的“林先生这周五会过来”的话,一股寒气袭来,夜凉如水。

    天啊,我还没准备好。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