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心里一惊。

    明知道为什么,我却一边狠狠地往嘴里塞进一大块鸡,一边若无其事地装傻。

    昨天晚上被我踢了一脚的男人,立马在脑袋里沸油般翻滚起来。难道他想报仇吗?我好像没怎么用力气,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他会不会找到这里?真让他找到,我就要完蛋了。

    沉住气。沉住气。

    “小北还说什么了?”

    “他问我们是什么样的朋友。”

    “你怎么说?”

    “我说我们不是很熟,你的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许可笑盈盈地说,“我才不告诉他你的事呢。这个表哥很坏。”

    “他暂时不会找到这里了。”暗想,我一块石头落了地,长长地出了一口,“谢谢你许可!”

    我紧紧地抓住了许可的手。

    良久。

    在许可的再三追问下,我终于承认去了帝都。

    “你疯啦?!”那晚,她的眼睛瞪得仿佛不认识我一样。

    这次,我确实是疯了,但还有远比这更疯狂的,我不敢说。

    ……

    当急得连抢银行的心都有的时候,我接到了陈助理的电话。

    “陈助理,钱的事,有眉目了吗?”我心中忐忑,不确定能不能从他手里借出钱来。

    毕竟这只是场交易。

    人家没有必要把钱借给一个陌生人。

    “这钱呢,实在不是问题。”陈助理若有所思地说。

    听到这句话,我高兴坏了,医疗费终于可以堵上了,不用再害怕护士催缴医疗费或者着转院的声音了。

    “可是……”胖脸陈助理的声音有些犹豫。

    就知道事没这么简单,听听陈助理能可出什么是来。

    “可是什么?”

    “得等第三轮面试之后……如果您真的是最后的胜出者的话,这钱我立马给您……”陈助理满怀歉意地说,“不过您放心,就冲名牌大学的学历,会考9个A的成绩,林先生也不忍心摇头……”陈助理又拍了我一通马,补偿地,把我夸得跟天上的天使没什么区别。

    名牌大学,9个A,顶个用。

    只有钱,才能解决最现实、最关切利益的事

    以前视金钱如铜臭的我,却变得如此现实和可怕起来。

    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经历一件事,人就会变得成熟。

    我不太喜欢这种成熟。

    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不过,我给您带来一个好消息。”陈助理的眉头扬着,脸上随之蹦出些许欣喜。

    “什么好消息?”绝处逢生,我带着最后一丝希望。

    “第三轮面试将在明天下午举行。”

    看样子,皇帝要钦点秀女了。

    我想。

    面试提前,对我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但绝不是什么坏消息。

    真不知道是陈助理大发善心,还是老天爷开了眼,面试在第二天下午进行。截止到收到陈助理电话的那一刻,我已经第三次接到缴费通知了。

    “再交不上医药费,医务人员将停止给病人用药。”护士小姐穷凶极恶的态度,让我现在仍汗毛倒立。

    虽然救死扶伤,毕竟不是慈善机构。

    我求爷爷告,好说歹说解释了半天,竟抵不上许可东拼西凑来的4800元。

    交了小部分欠款,护士小姐的态度变得缓和起来。或者这4800元顶了用,妈不仅没被请出医院,而且还从贵得要死的ICU病房中,移驾普通病房。

    此时的我,来不及多想,巴不得那位林先生对我一见钟,然后三下五除二,一闭眼完事了,就去生个跟我完全不相干的孩子。

    如此了事。

    面试时间定在晚上6:00,本来是3:00,但陈助理说忙不过来,一直拖到晚上6:00。

    这年头,上赶着给人家生孩子的人都碰腿,我想。

    为了增加胜券,我精心地化了个淡妆,从来不喜欢浓妆艳抹,因为这样看起来像夜总会的女人,也更让我想起了在帝都那天晚上,化得猴股似的,站在台上被人瞄来瞄去,尴尬。

    面试在一个酒店的昏暗的包间里里进行。知道的是包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参加正规面试的小型会议室,只是这会议室不是灯火通明,只有一盏灯在那里闪着耀眼的光芒。

    本以为进去了之后会有一大批人对我指指点点,结果进去后才发现,里面空空的,根本没有人。

    眼睛的余光环视了左右,空空的房间顶上,吊了一盏照明灯,灯光底下是一张简单明了的椅子。这样的格局,如果一个人坐上去,很容易让人想起摄影灯光下的Model,或者审讯室灯光下的罪犯。

    我觉得,自己更像后者。

    笑笑,缓缓地、异常警惕地走过去,灯光刺得人眼睛有些睁不开。努力地保持镇定,眼睛却咕噜咕噜地四处搜索着这包间的秘密。

    坐了约莫十分钟,还没有见面试者,我心中疑惑起来,神神秘秘的面试,神神秘秘的面试者。难道是心理压力测试?一切都感到不可思议。虽然房间里空无一人,但一种直觉分明地告诉我,一双眼睛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您是夏小姐吧,请坐。”一个低沉的中年妇女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出来。

    我吓了一跳,毫无防备之下。

    我的双眼四处游走,发现前方不显眼的角落里,安装了至少有三个摄像头,或许后面还有。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向我提问的,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稳定、成熟,略显有些苍老。

    “您这是第一次吗?”那声音直接了当,丝毫没有拐弯抹角的拖沓。

    “是。”

    “您今年多大年纪?”

    “二十四岁。”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我把自己的年纪往大处说了三岁。

    约略停了半分钟,那中年妇女的声音又回在包间里。

    “你为什么选择替人代孕?”

    问到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需要钱,在短时间内需要一笔不少于10万的钱。就我现在的状况和能力,根本没有办法筹到这笔钱。

    “缺钱。”我难看的表中,挤出一丝微笑。

    房间里,充斥着比死还压抑的沉寂。

    “请您站起来,把风衣脱掉。”妇人一直用着“请”字,无比温柔,丝毫不会让人感到尴尬。在这样的况下还能被尊重地对待,起码能说明这家的女主人很有教养。女主人这样,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男主人,应该不至于太菜到哪里去吧。

    至于女主人为什么会让自己的丈夫在外面生个孩子,而且通过最原始的男女交合的方式,我一直感到很神秘,同时更感到不理解。

    有钱人,总是很难猜透。

    带着疑问站起来,将风衣脱下,搭在一只胳膊上,听着那妇人下一步的指令。

    “请您……”当再次听到“请”这个字时,感动没有了,却是有点儿心虚。难道要求接着脱吗?脱到什么程度才可以?不会┅┅思维如乱码一样,分辨不清。姑豁出去了,今天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即使怎么着,也认了。

    自己选择的路,即使跪着,也要走完。

    我心虚地等待着妇人嘴唇吐出来的下一个字符……

    “请您……请您转过去。”妇人继续发布着指令。

    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乖乖地木偶般听从这妇人的指挥。

    “请您再转回来。”

    像古罗马奴隶市场上拍卖女奴一般,在买主的指挥下,我做着各种买主需要的姿势。

    唯一的不同,就是我穿着衣服,而女奴□。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

    感谢这文明。

    “谢谢,您可以出去了。”妇人用不愠不火的声音说着。

    愣了一下,这么快就结束了吗?可能人家根本没看上我吧。冏笑,这条路被堵死了。也好。i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我觉得自己,远没有女奴将自己表现得充分。

    始终没有听到林先生吐一个字,但我感觉到,他就在一边。

    从面试的那家酒店包厢出来,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我才感觉到那里的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女人不愠不火的音调,仍然在我的耳畔盘旋,虽然只有她一个人在说话,但第六感官告诉我,视频监控的另外一侧,一个男人在旁边默默地注视着我。

    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看清楚我的一举一动,而我丝毫看不到他的影子。

    我只有死死地盯着正前方那个摄像头,仿佛通过这个探头,可以穿越时空,看清楚正在盯着我看的男人的眼睛。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呢?是他老婆吗?如果是的话,他的年纪应该在45岁左右吧。一路上,我猜测着他们夫妻俩寻找代孕者的种种可能

    但想破头皮,还是想不明白。

    8:00的滨海市仍然在忙碌。

    我一个人,游魂般,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没有人明白我正做什么,连我自己都懵懵懂懂的,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正要忙着往医院走,手机“千千阙歌”动人的旋律划过夜空,蜂鸣而来。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何向南。怎么会是他?他毕业已经有两三年了吧。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

    或许,他已经把我忘了吧。

    毕业后的他,是不是还保留着“毕业生”的那份淳朴和憨厚呢,我好想看看。

    我还没毕业,就已经变了。

    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大一新生的同乡会上,那时候他读大四。在一大帮“菜鸟”面前,谈笑自如的他,显得成熟而有魅力。我相信,那天晚上,好多小女生的心都被他俘获了,从那些女孩子眼神中释放出的和羞涩,便可以知道。

    不记得他那天晚上讲了些什么东东,只记得那天晚上他很迷人。当时,他留下了很多女孩子的联系方式,包括我的。

    当时他甜甜地朝我一笑,比阳光还灿烂。

    “渺渺,今晚老地方吃夜宵,怎么样?”

    听到“吃”这个字,我突然感到饿了,面试前吃的那点东西,早就被焦灼消耗光了。

    “ 好。”我欣然应许。

    在火锅城见到他,感觉他明显地变了。

    大男孩的稚气已经全无踪影,迎面扑来的是一种叫做男人的气息。仍在学校就读的我,被这男人的气息搅得有些局促不安。

    记得他毕业那年,上半学期,我跟他的联系还多一些,几乎过几周,他就会约我出去吃吃饭、逛逛街,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叫上许可。下半学期,他天南海北地找工作,听有人说,他签了上海,还有人说他签了北京。

    直到有一天深夜,他突然打电话,我才知道他的合约还没有签。

    “你希望我签在哪里?”我被问蒙了,只是淡淡地回答,哪里对你的发展有前途,你就签在哪里好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何向南签在了滨海市,我就读的城市。

    特区,也很好,何向南曾经笑着对我说。

    何向南家在滨海市,但在滨海市的子却屈指可数。由于年轻,他被天南海北地派去出差。每次出差回来,他都会打电话给我。

    甚至出差的时候,他还会在我的QQ上留言,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过得怎么样。有时候,我也会大大咧咧地跟他开个玩笑,没心没肺地问他,现在有没有讨到老婆。

    不是没合适的嘛,他也会乐呵呵地厚着脸皮回答。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何向南仍然是一副自信的眼神。

    “还能怎么样,学习、考试、做兼职,没做什么事,却觉得整天忙得跟什么似的。”我轻描淡写着现在的生活。

    “在学校最自由了。工作一段时间,最想回的地方就是学校。”何向南羡慕的眼神看着我,“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要留在滨海市吗?”

    “可能吧。”我淡然地笑笑。

    “这样也好。”如他所愿。

    一边吃着火锅,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过往和未来,像在聊一个久远以前的故事。时间总在人们的嘴边、手头悄无声息地溜走。转眼,到了说再见的时间。

    何向南坚持送我回家,我一口拒绝了。

    因为我知道,没有可能,就不要给人家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