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不知不觉已过了晌午,告别了墓园,拖着有些比灌了铅还重的僵硬的双腿,我向港大的方向缓缓移去。等了很久,似乎才有一辆Taxi经过墓园门口。坐上去,车子行至中山路口,有点儿堵。远远地,我一眼望见一砖红色外墙、政府机关办公楼模样、并不显眼的七层小楼。

    车子走走停停,司机抱怨着这一带的繁华和堵车。砖红色小楼越加清晰地进入我的视线,由于看得专注,竟没有听清楚司机的抱怨。

    这小楼冷清多了,我想。门口的豪车悄然消失,只剩下“红楼博物馆”几个耀眼的黑字带着不可猥亵的庄严,悬挂在大门口。

    博物馆。

    俨然一个可供参观的公共场所。

    “司机师傅,麻烦您在前面停一下。”我指着砖红色小楼大门口说道。

    “红楼博物馆前面吗?”司机师傅一边询问,一边向小楼方向开去,“这地方值得一看。”临下车,司机还微笑着对我说。

    一边应承着,一边连连说是。我怎么能忘记,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曾经是全国最有名的“红楼”,也是全国最大的经济犯罪案发生的重要场所之一。它本来还有一个名字叫“帝都”,想当年,它夜夜笙歌,无昼无夜。只有有头有脸的人物才能出入其中,某些时候,来红楼成为一种份的象征。

    而现在,这座七层高的办公楼模样、斥资2个亿打造的人间天堂已经成为“红楼博物馆”,每年接待着游客上百万人次。

    难以琢磨的历史旋转。

    走进去,它的历史格局仍然没有变,只是曾经金碧辉煌的一楼大厅,已然成为展览大厅。里面展览着落马官员受贿**的证据、甚至包养的妇照片,真可以称得上某些官员经受不住惑、腐化变质的现场版教科书。再往里面走,红地毯、红灯笼、粉红墙壁,让人有一种醉生梦死其中的**。

    再往里走,走廊里、墙壁上满是价格不菲、久已失传的名画、名品,装帧设计都极为考究。再往上走,就是高级餐厅、桑拿浴房、歌舞厅、普通房、总统房、鸳鸯浴池,应有尽有,即使现代七星级酒店也难以与之比肩。

    即使匆匆一览,一个小时也快过去了。顺着电梯,徐徐下行,回到一楼大厅。继续观看这些红楼中的女子们,没想到,其中竟有一个看着颇为眼熟的。定睛,仔细一瞧,确实没错,是莉娜。

    大吃一惊。

    正仔细瞧着,忽一人站在近旁,轻轻地说,夏小姐,你还认识我吗。回头,嘴微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照片上那个曼妙多姿的美女从里面走了下来,正活脱脱地显现在我面前。

    莫非是进了太虚幻境?

    我指着她,“你是┅┅”嘴巴空空张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来。

    “没错。”那声音坚定而无半丝拖沓,证实了我的猜测。再看,那脸上的妖艳已然退得无影无踪,全是素朴的俏丽,但熟悉的人,仍一眼就能看得出确实是她。那曼妙的女人挽住我的胳膊,故人重逢般亲密无比。

    如果不是莉娜亲自承认,即使遇到她本人,也只是觉得似曾相识,绝不会把她跟高官的妇或者红楼的当家花旦等字眼联系在一起。见莉娜如此,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其实我只不过见过她几眼,并不是很熟。

    “你怎么会在这里?”在已经成为博物馆的红楼内遇到她,真有些不习惯。

    “当红楼博物馆的馆长啊!”莉娜一个灰色幽默让我忍俊不

    这个世界真是沧海桑田,风水轮流转哪。

    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从红楼博物馆走出来,在附近找了一家全滨海市最有名的特色小吃店,一边吃着名点,喝着酒水,一边聊起天来。

    似乎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我感到有些局促。再看莉娜,她似乎坦然得多,没等问她近来状况,却兀自自话自说起来。她一边在嘴里塞着东西,一边不停地夸自己运气好,在帝都的大老板落网之前,在27岁之前,她赚足了30万。

    她把自己运气好的另一个原因归结于不贪,贪心只能自投罗网。赚足钱,她洗手不干了,所以在众多的姐妹当中,她是唯一一个没有收到法庭召见的人。

    至于博物馆里为什么有她的照片,莉娜也搞不清楚。她也是事后才知道,红楼博物馆里居然有她的玉照。就是这张照片,毁掉了她原本拥有的幸福生活,或者说看清了她原本拥有的幸福生活,莉娜笑着说,失望之下,竟有淡淡的侥幸悬在脸上。

    “辞去帝都的工作后,我回老家开了一家旅行社。一年后,经朋友的介绍,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第一眼感觉很好,相处一段时间后就结婚了。”她的脸上充满了幸福。

    “找到真,成立一个幸福的家庭,这是一件喜事啊。”我也替她感到欣慰,毕竟,吧台小姐也是人啊。

    莉娜笑着,不置可否,继续着她的故事,“我老公是一个非常保守的男人。他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婚后两年,我们自我感觉过得很幸福,”莉娜自嘲似的叹了口气,“然而就在今年年初,他跟单位同事一起来滨海旅游,恰巧这个博物馆刚刚开放。中国最大的经济案案发地之一,谁都想一睹它的风采,特别是它里面那些蛊惑人心、妖冶如花的女人们。我老公抱着好奇的心态也来了。我相信他一眼就看出那个表演脱衣舞的女郎就是我。那次他回家后,一直闷闷不乐,事后忍不住了,就问我过去有没有来过滨海。当时很想说没有,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然后,我告诉他,在滨海,我曾经工作过五年。”

    “之后,他黑着脸告诉我,在红楼博物馆里看到了我的照片。他没有说是什么样的照片,只是说看到了我的照片。或许,他还留着让我‘自首’和忏悔的余地。呵呵,当时,我一下子蒙了。那究竟是怎样一幅照片,竟引起他如此不爽。想想既然是在红楼里拍的,定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东西。我几乎央求着他的原谅,在我的声泪俱下之下,他原谅了我。”

    这个男人似乎还没那么差,我想,继续安静而专注地盯着她的脸,期待以后的故事。

    “然而,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开始抽烟、酗酒┅┅开始夜不归宿。甚至喝完酒之后,还让我给他跳那个啥舞。甚至在夫妻欢的时候,让我摆出各种姿势┅┅”莉娜笑着,那神仿佛在述说别人的故事。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有些肝颤。无论如何都不能明白,为什么男人犯错误,只要是真心改过,就很容易被原谅;而女人则不然,特别是这错误昭然于天下时。虽然之前我并不喜欢莉娜,但此时,也不得不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些可怜,但不知为什么,她觉得更值得可怜的是,那个曾经真心过莉娜的男人。

    “后来呢?”像急于听童话故事的小女孩,我追问着最后的结局。

    “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我离婚了。他曾经哭着骂自己不是人,求我不要离开,他发誓会对我好。但我知道,他绕不开那个结。我并不是铁石心肠的女人,原谅过他很多次。清醒的时候,他好好的;一旦喝了酒,他就不是他了。所以,长痛不如短痛,离了。”

    “这样的子,分开也好。”早已预知有这样的结果,还是听完结果,才真正死心。

    “没错。之前跟他在一起,瞒着他,我自己感到很大的压力。婚前就想告诉他,但我真的没那个勇气。”莉娜如释重负地说着。

    “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啊。太阳底下过光明正大的子,不亏谁不欠谁,很舒服。”这时的她,倒是充满了对前方的自信,“倒是很羡慕你,始终没陷进这个泥潭中来。”

    我苦笑,还好那一次,在关键时刻跑了。不然今天在这里如此悲戚叙述故事的,就是我了。

    看样子,命运有时候就在一瞬间。

    从下午五点,到午夜一点,整整八个小时,声色犬马之中,这是我与红楼的全部交集。

    记忆的闸门打开,往事洪水般倾泻。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注意你吗?”莉娜把话锋转向我。

    微笑着摇摇头,确实也感到奇怪,为什么我会引起那个曾经是当家花旦的莉娜的注意。

    “那时候的你,很像当时的我,”莉娜笑着,“但你比我幸运多了。”一杯啤酒仰脖灌下去了,一如男人的豪迈。

    东拉西扯了一阵子,又安慰了一阵子。莉娜突然提起莫承沣来。莫承沣当时是帝都的常客,跟莉娜很熟。曾一度传闻,莉娜是莫承沣的旧人。

    “有没有这么一回事?”藏在心里好久的话,我终于问了出来。

    “我说没有,你相信吗?”莉娜又回到了以前的捉摸不定。

    我也分不清楚她说的是真的假的。别人不清楚,但是莫承沣,我还是有些知道。他正中带着七分邪,恶中藏着三分善。不能说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好人,也不能说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坏蛋。

    “离开后,我也好长时间没见过他了。”为了取得信任,莉娜又补充了一句。

    不知不觉,下午已过去大半。离开了莉娜,我仿佛又置于青天白之下,红楼帝都的霾一扫而空。打了一辆Taxi,继续向港大的方向奔去。那里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