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凤凰花开 书名:代孕妈妈
    我下一个想去的地方,其实是公墓。

    所有的人都不想去的地方。

    走进公墓,我才深刻地感到人生的脆弱与无常。青松翠柏掩映下,一排排墓碑森严列队,把喧嚣和烦躁远远地抛在墓园之外,彰显着生命的崇高和不可亵渎。

    不得不说,这里是一个宁静的去处。

    时间流逝得让人感觉到可怕,转眼间,妈已经在这墓园静静地躺了五年有余了。如果不是这墓碑提醒,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最我的那个人已经去了。

    一路走来,别家的墓碑前几乎都刻着“先父XX”“先母XX”的字样,唯独这一个墓碑上只有“先母夏淑芳”的几个字,没有先父的名字,甚至连那几个字样的位置都没留出来。她生前一个人走,没想到死后还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里面。难道这就是单妈妈一生的命运和最终的结局吗?

    从来没有见她抱怨过什么,起码在我面前没有。她是否有过泪、有过悔、有过恨呢?无从知道,所有的思,都随着那仅有的一小撮骨灰,静静地埋在地底下了。

    将一束百合和康乃馨夹杂的花束放在妈的墓碑前,静静地在墓碑前坐下来,脸紧紧地贴着墓碑,真希望离世界上最我的那个人近一些,再近一些,再近一些。看看墓碑照片上那倔强的眼神,微微翘起的嘴角,在那眼神和嘴角中,我突然读懂了柔弱躯后面的坚强。

    “即使明天去死,今年该做什么还要做什么。”这是妈微笑着常常说的话。今天想起来,那话还是那么鲜活,就像刚刚从她嘴边流过一样。

    “妈!”抚摸着那灿烂如花的脸,一行清泪从眼角刷刷地流淌下来。我觉得她好傻,糊涂一些,睁一眼,闭一眼,或许她会过得更加幸福。

    偏偏她就是这么执着。

    脑袋里满是天诚公寓9号楼和妈妈做饭时的影和笑靥。想得头疼时,我便强迫自己停下来。那笔钱,确实救了妈的命,应该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但妈还是去了,不是死于手术台上,而是死在就离雅园不远的那条国道上。

    努力了,结果却还是零。

    或许,这就是命。

    以前我不相信命,而现在,我却发现有些时候,真是天命难违。

    不知坐了多久,我的脑袋里突然闪出那个男人的影子来,高大而结实。

    今天,是我第二次想起他。

    这个男人,我甚至不知道该恨还是该。他处理了妈的后事,花重金买了陵园中风水最好的墓地。这一切,都是他为我做的。依我当时的经济实力算起来,妈的病已经让我急得想跳楼了,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去买风水最好的墓地。

    有放骨灰盒的地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而对于他来说,做这些事,简直就是一句话的事

    穷人和富人是多么不同啊。富人什么都可以做,而像我一样的穷人,只能卑微地看着别人去做,然后再感恩戴德地背着一辈子的恩债务。贫穷不是罪恶,但穷到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都解决不了的时候,它就是罪恶。

    我一直以来都这样认为。

    永远也忘不了离开他的最后一晚。

    昏暗中,手机蓝幽幽的光反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比鬼魅还瘆人。他修长的手指,在那蓝幽幽的光线中穿梭滑动。顷刻,那指尖停止了滑动,超大的蓝色光束对准了我的脸,我想,那时的我,一定很难看。一向引以为自豪的顺直长发,加上那张惨白的脸,在那时看起来,更应该像哀怨的女鬼。

    比他的脸还难看。

    “这就是你还欠我的钱。”手机反转过来,正好对准我的脸,“你不是一直想算个清楚吗?”

    虽然我不近视,还是腆着脸凑过去,看看我辛辛苦苦折腾了半天,究竟还欠他多少钱。320487.16元。一连串数字赫然进入我的视线,看得我有点儿眼晕。应该说,现在,我看见位数比较高的数字就眼晕。

    他不告诉我究竟该还他多少钱,冷漠地任我艰难地辨认那一连串数字。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位数不断地升级,数着数着,大脑开始短路,头有些痛,眼更晕。一不留神,眼花了。从头再数一遍,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不行,还是眼花,越数越乱。

    他的脸就在手机后面。

    抛开那张脸,也不去管他的鼻息打在脸上的刺痒。

    第三次,第三次我数得仔细多了,手指头从6挨个挨个地数,一直到3,默念在心里的位数,竟悄然从嘴唇中流泻出来,像刚刚学会数数的小学生。

    幼稚而单纯。

    我想,当时我的囧态肯定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他,一定觉得我很好笑。

    我也觉得自己很好笑。上天垂怜,第三次数的时候,终于在4和1之间,看到一个小小小小的小数点。

    我那个惊喜。

    还好只是三十二万零四百八十七块一毛六分。如果缺了那个小数点,恐怕这辈子,我都还不清了。

    多么要命的一点啊。

    刚刚还窃喜的我,转眼,就生气了,非常生气。本以为他会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算钱的时候会来个四舍五入什么的,没想到,他真的是一分钱一分钱都跟我算得很清楚。如果人民币不仅仅精确到分,他还会接着算下去,毫不犹豫地。

    恼火。

    连超市结账时,都会自动舍去分呢。

    我斜了他一眼,“我怎么还欠你这么多钱?”

    “嗯,”他稍微顿了顿,“你母亲的手术费基本费用152897.85元,ICU的费用33471.19元,特护病房34118.12元,墓地我花了30万,共计520487.16元。”“除去我付给你的20万元佣金,你还欠我320487.16元。”

    连个磕绊没打。

    别人欠他的每一分钱,他都记得极清晰。

    好强大的记忆力,什么材料制成的脑袋?

    “除去我付给你的20万元佣金,你还欠我320487.16元。”手机上的计算器赫然显示着这个数字。

    他的佣金一词,严重地伤害了我的自尊。

    对墓地的天价的惊讶大大地压过了佣金一词带给我的伤害。

    “你干嘛买那么贵的墓地?!不通知我一声!”我冲口而出,几乎是在吼,吼过之后,声调渐渐低下来,泄气,“本来,本来可以不欠你那么多的。”

    我想,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他想让我欠他,永远都欠。

    算来算去,就这块墓地严重超支了。不然,不然,完全可以算清楚,完全可以。我好希望欠他的是一条钻石项链,或者戒指什么东西就好了。那么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这些东西统统还给他,偏偏是墓地!总不能把妈她老人家从里面请出来,再挪个地吧。

    “怎么?还是不相信?”他抽回手机,顺手从旁边桌子上拿出一个大的档案袋。我发现,他很喜欢用这个东西,保密。看来,他也是早有准备。望着我不相信的眼神,他一圈一圈地绕开上面的细绳,从里面抽出一大落纸张来。

    明显是复印的东西。

    看我不接,他微微点点头,示意不信自己看。

    医院手术收费的详细清单,一页接着一页,小到一个棉球,大到人工硬膜的价格,一笔一笔地罗列出来,详细而完备。接下来是住院的费用,包括两类:ICU的费用、特护病房的费用,每一页记录着一天的费用支出况。ICU的费用真贵,贵得咬人,一天六千多,看得我直咽唾沫,看得我肝肠寸断。

    再看看特护病房的费用,一天也飞过了六千。这个数字看得我有些恼火,如果在普通病房,每天的费用应该在两千多,凭空翻了几番。住普通病房就好了,干嘛住那么贵的地方?那是像我这样的穷人住得起的吗?刚想发火,突然止住。那天转病房,我也是默认同意了的。

    只想着妈的病能快点好,忘记了自己本不富裕荷包里的钱流向医院,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他的钱彻底打败了我。

    离开雅园,我欠了一股债。

    至今想起来,那场景还是那么鲜活。为什么,我周围的一切,时不时地会跟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使尽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壳,企图把那个男人从脑袋里撵走,但我发现,那简直是妄想。

重要声明:小说《代孕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