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弱点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高级伪宅 书名:篮坛凶兽
    第三十四章:弱点

    PS.五百推荐加更,兄弟们雄起。

    “哦,居然是造犯规,小牛队这帮人实在是太没品了。”看到张空下场之后小牛队的反应,评论席上的巴克利马上反应了过来:“居然对一个新秀使出这种手段,我真是低估了牛脸皮的厚度。”

    “但是这手段确实有效不是吗?”肯尼-史密斯习惯xìng的唱反调:“他下场了。”

    “那又怎么样,你知道这证明了什么吗,肯尼?”巴克利一脸不屑的道:“他们怕了这个小子,怕了他在内线的防守,他们找不到可以突破这个小子防守圈的办法,所以他们只能用这种手段让张空上不了场。”

    坐在替补席上,张空也很苦闷。这还是第一次因为犯规过多而不能上场。以前玩游戏的时候他就很讨厌这种感觉。

    如果说凭空获得了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篮球能力的张空有什么缺点的话,那么毫无疑问除了张空自对于进攻的懒散之外,这个缺点只可能是经验。真正的篮球场上的经验可不是玩玩游戏能玩出来的,因为游戏的程序都是固定的,战术就那么几种,更何况张空一直玩的难度都不高,战术的多变xìng也不强。

    经验这东西,是短时间锻炼不出来的。那是一场场势均力敌的对抗,一场场志在求胜的比赛累积下来才能够获得的东西。那是在被迫的没有办法的况下,不得不作出转变的时候才能达到的体验,那是只有在步入险地的时候苦苦思考,打破平常的思维常规才能跃升的思维。

    所以现在的张空,有着NBA最强的体素质,最强的篮球能力的同时,也有着NBA最少最可怜的经验,论起经验来,他甚至比不上那些大学生篮球员,至少他们上了大学,进了校队,接受过专业的篮球技战术培训,即便是略显呆板,但是好歹也会有一些经验。更别提每年的NCAA联赛更是这些大学生球员积累经验,提升能力的地方。

    经常有人说高中生球员提前进入联盟会因为不成熟而夭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水货状元夸梅-布朗,他至今都没有到达他应得的高度,没有人否认夸梅-布朗是一个十分努力的球员,否则他不可能成为如今这个样子,但是……

    如果论起不成熟程度,张空在技术上几乎已经完全成熟了,在心态上,一个接近三十的‘老男人’,又不是那种火爆脾气,更是生活在和光同尘的天朝,成熟的不得了了。但是比赛经验的方面,张空几乎就是一张白纸。

    他在来到2007年之前,所仅有的比赛经验,也就是在高中的时候‘玩过’一段时间的篮球,那个时候的他甚至连运球都很勉强,更不要说技战术的方面,那个时侯基本上就是乱打。

    第一节结束的时候,场上比分25:23,骑士队早先建立的领先优势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之内消耗殆尽。

    第二节一开始,张空再次披挂上阵。

    这次诺维斯基根本就没下场,而是成了场上杀伤战术的执行人之一,场上的他不再试图躲避张空的防守,而是不断的做出假动作试图勾引张空犯规。

    他成功了……

    啪……

    当张空的手打在诺维斯基的手上时,张空的心就凉了一下,果然,裁判毫不犹豫的吹响了口中的哨子,第三次犯规,张空再次被迈克-布朗换下了场。

    没了张空镇守的内线,德鲁-古登显然无法弥补张空留下的空缺,更没有办法阻挡诺维斯基的发挥,这一时间段的诺维斯基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在进攻端连投连中,高位跳投就像是玩一样,将德鲁-古登打的头晕目眩。

    伊尔戈斯卡斯看的干着急,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他的移动速度太慢了,如果他去防守诺维斯基,诺维斯基那能跟后卫球员比拼的灵活脚步能够轻松的晃过他,到时候无论是切入上篮还是中距离投shè,对于诺维斯基这种等级的球员而言都是轻而易举的事。而如果包夹,诺维斯基这种可以撤空内线的球员绝对是突破手最的搭档,更何况诺维斯基还有着极强的高位策应能力,这种能力在游戏里是体现不出来的,因为这不是一个传球数据就可以体现出的能力,那是经验、技术、智慧三者混合的产物。

    第二节,詹姆斯试图站出来接管比赛,但是他的手感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进攻端连续无法取得成果的况下,两队的比分差距也越拉越大。

    第三节,张空再次上场,这一次他在场上待了五分钟,拿下了五分,七个篮板,两次助攻和两个封盖,以这种速率而言,张空的效率实在是球场上最高的。但是五分钟之后,张空再次收获两次犯规,迈克-布朗只能再次将张空换下场!

    第四节,再次披挂上阵的张空没过六分钟就再次收获了自己的第六次犯规,六犯离场的他得到了17分,18个篮板,四个助攻,两个封盖。从数据上来看,将近20+20的数据没有人能说他什么,尤其是这样的数据是在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里拿到的。

    但是因为他最后半节无法上场,骑士队的内线彻底沦陷了,伊尔戈斯卡斯太慢,而德鲁-古登可能是因为太长事件没有正式比赛而有些找不到状态,骑士队的内线成了小牛队一干突分手发挥自己突破特长的后花园。

    最终,这场比赛在骑士队全队的连环打铁之中结束,诺维斯基砍下了全场最高的33分,带领小牛以106:96,十分的优势,获得了季前赛的首胜。

    比赛结束之后,不少对这场比赛比较关注的媒体纷纷发表了评论,不约而同的将骑士最终输球的责任放到了张空的头上。

    他们普遍认为正是因为张空遭受犯规困扰,在最关键的时刻无法上场,令骑士队的后防空虚才会给小牛队的突破集群以可乘之机。

    虽然骑士紧接着获得了三连胜,连续战败尼克斯、太阳和勇士三支球队,但是张空所受到的质疑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因为这四场比赛,张空同样首发出场,但是全部都在第四节之后六犯离场。

    《超级新秀深陷犯规麻烦,连续四场六犯离场》

    《他到底是上帝还是魔鬼?》

    《场均15+20+5,超全能数据无法掩饰六犯尴尬》

    从一开始就跟张空不对付的专栏作家比尔-西蒙斯更是在自己的专栏之中直接写到:“现在可以证明了,他(张空)根本就不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成熟,一个球员无论平常表现的再好,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刻,却没有办法给球队提供帮助,这样的球员是不合格的。我认为迈克布朗选择他替代德鲁古登首发完全就是一个错误。看看德鲁古登,这段时间他的上场时间开始增多,而且他表现的也相当不错。”

    “该死的家伙!”张空烦闷的撕掉了手中的报纸,心中充满了郁闷。他一直试图控制自己的犯规次数,但是这几场比赛,那帮家伙就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往自己上撞,就算张空再怎么小心,最终也无法避免犯规,反而因为过于小心,导致他自的发挥反而受了一点影响,封盖数据下降到场均三个,而且看架势还会继续掉落。

    “别太在乎那些媒体说什么,张。我们离不开媒体,但是如果都把心思放在媒体上的话,那就没法打球了。”没去看张空撕掉的报纸,詹姆斯耸耸肩道:“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我过来了,我相信你也可以。”

    “但是我很苦恼,勒布朗。”张空皱着眉头道:“我在试图减少我的犯规次数,但是……如你所见的,效果不是很好。”

    “当然,就算上帝给了你这个世界上最优越的天赋,经验这种东西,毕竟还是要靠一朝一夕的累积才能建立起来的。”詹姆斯笑了笑道:“我来的时候去见过伊尔戈斯卡斯了,他给了你两个建议,要不要听听?”

    “建议?”张空来了兴趣:“说给我听听。”

    “呵呵。第一种方法嘛,就是像奥尼尔,帕特里克-尤因他们那么做。”詹姆斯道:“在他们试图造你犯规的时候给他们一个狠狠的犯规,让他们半天爬不起来,甚至是到医院去躺上两个月。这样他们再想要造你犯规的时候就会害怕,就会考虑,就会慎重。”

    “我不想要用这种方法,勒布朗。”张空皱了皱眉头,他喜欢篮球,他篮球,正是因为他对篮球的,在没有打球机会的况下他才会沉迷在虚拟的NBA2k12之中,而这种故意致使人受伤的行为,是张空最厌恶的。

    就像他无限制的厌恶布鲁斯-鲍文一样。

    尽管从团队的角度来看,布鲁斯-鲍文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团队的胜利,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牺牲者。但是张空仍旧厌恶他,更加不想成为一个像布鲁斯-鲍文一样的人。

    “那就没有办法了。”似乎对于张空的回答早就了然于,詹姆斯毫不意外的道:“那么你想要避免犯规,就只有依靠经验了。你想必也明白,在NBA赛场上,犯规和不犯规之间的界定一直有些模糊,主要是是依托于主裁判的哨声软硬和自己的掌握。关于这一点,我没法教你,谁也没有办法教你,只有靠你自己去体悟了。如果你希望,我会跟迈克说的,接下来的比赛你仍然会首发出场,而且无论你犯规多少次,迈克都不会换你下来,直到你六犯离场为止。你可以自己去体会主裁判的哨声变化。”

    “好吧,我明白了。”张空点了点头:“这样最好。对了,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昨天我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中餐馆。”

    “还是算了。”笑着摇了摇头,勒布朗道:“我还要回去陪一陪塞维娜。”

    塞维娜是詹姆斯的女朋友,虽然尚未结婚,但是两人已经有了两个小孩,老大勒布朗詹姆斯二世2004年10月6rì出生,小儿子布莱克·马克西姆斯·詹姆斯今年六月刚刚出生,现在才四个月大。

    说起来,詹姆斯也算是骑士队好好先生的代表人物。虽然来了只有一个多月,但是这段时间无论是打主场还是打客场,张空一次都没见过詹姆斯比赛前还是比赛后去夜店消费。就算是打客场也只是待在酒店里玩游戏或者找两个人打打扑克。张空还跟他玩过两手,拿牌技烂的张空没话说。

    只打了一次,詹姆斯就再也不找张空大牌了。

    反倒是一向给人以好好先生形象的伊尔戈斯卡斯是克利夫兰夜店的常客,但是他每次区都不会带上张空,甚至不许其他人带上张空。

    用他的话说是怕夜店影响了张空的状态。

    不过关于自己,他就呵呵……对此张空一直很有怨念。

    这只能说是人不可貌相了。

重要声明:小说《篮坛凶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