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1)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Lib keeper 书名:辐射三部曲
    BY CAS

    战报:Tak1(剧场版)

    导演:

    DEANE,男(喜欢别人叫他DEANE**),年纪无法确认(应该是老的不好意思说了)

    高外貌等其他一律不详

    好:H-GAME

    演员表:

    jam,男,22岁的新生僵尸(可以想象到是不知道哪个废柴吸血鬼造出来的祸害-_-)

    高1.76,外貌同普通的GHOUL,绿sè头发褐sè眼珠

    口头禅:无

    入队时间:1天又4个小时

    惯用武器:霰弹枪

    杀人数:0

    mortal,男,20岁的人类

    高1.78,金发蓝眼的白种人,迟钝

    口头禅:我是个凡人

    入队时间:2天8小时

    惯用武器:飞刀

    杀人数:0

    inv,男,23岁的人类

    高1.85,外貌与一般土人一样,黄肤黑发

    口头禅:无

    入队时间:2天8小时

    惯用武器:长矛(……)

    杀人数:0

    Sith,男,19岁的半变种人

    高1.94,难得的继承了人类的白肤和褐,只有眼珠看起来是不像人类的灰sè

    口头禅:无

    入队时间:1天2小时

    惯用武器:KATANA

    杀人数:0

    WOLFOX,男xìng变种人,30岁(某个浸渍槽的新出牺牲品……)

    高250厘米

    口头禅:无

    入队时间:1天4小时

    惯用武器:铁锤

    杀人数:0

    其他演员:暂略(反正也是见的到的……)

    旁白:CAS

    片头:演员Jam 将话题改为“二十世纪妇科死荣誉出品”

    序:迷路的冒险者

    旁白:几颗人就这么行走在荒凉的沙漠之上,满心欢喜的以为马上就要抵达里诺了。

    <Deane>:可以看得到一座小镇

    <mortal>……

    <Deane>:查找地图你们得知

    <mortal> 恩

    <Deane>:这里大约在新里诺南方200km

    旁白:很明显的,路盲队长带错了路,事到如今mortal也只能硬着头皮假意悠闲的走过去。

    <Deane>:你们向Tak前进

    <mortal>周围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旁白:mortal 进行判定,结果是:(1d100+12)×100%=(44+12)×100%=56)

    <Deane>:你没有发现任何特殊

    <Deane>:不过其他人

    <Deane>:可以注意到

    <Deane>:在松软的地面上

    <Deane>:有一些轮胎的痕迹

    <Deane>:看起来Tak

    <Deane>:不象地图上表示的那么无足轻重

    <mortal>INV,观察下轮胎印子

    <mortal>看看能看出什么来

    <inv> 好的

    旁白:mortal 下意识的拿把飞刀在手中滚动,同时inv进行判定,结果是:(1d100+48)=*+48=112,而废柴变种人则在那里聒噪:

    <wolffox>我是打架的好手!好手!

    (请注意:此时RP不端正的一干人-无论是导演演员还是观众-都掉了线

    [19:42] *** 已退出: Deane (2002@211.71.65.ae)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19:42] <Deane_C> 06,00say: 04,00hu0,0 06,00.

    [19:42] <Sith> ??

    [19:42] *** 已退出: wolffox (FreeBot@218.17.62.fa)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19:42] *** 已退出: 织羽 (FreeBot@202.103.203.dz)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19:42] *** 已退出: ayane (2002@61.151.98.mk)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19:42] * mortal 以滚硬币的要诀抛接

    [19:42] <Deane_C> 06,00say: 04,00野外生存0,0 06,00.

    [19:42] <mortal> FT……

    [19:42] *** 新加入: wolffox (FreeBot@218.17.62.fa)

    [19:42] *** 已退出: inv (FreeBot@218.70.52.af)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19:42] (*sOps/Dops*) Add/Remove Ops:

    [19:42] *** troll 目前的昵称是 Foxbat

    [19:42] *** mortal 设置模式为: +o Deane_C

    [19:43] *** 新加入: Skyhymn (Skyhymn@61.139.156.ro)

    [19:43] *** 新加入: 织羽 (FreeBot@202.103.203.dz)

    [19:43] (*sOps/Dops*) Add/Remove Ops:

    [19:43] *** mortal 设置模式为: +o wolffox

    [19:43] *** 新加入: inv (FreeBot@218.70.52.af)

    [19:43] *** 新加入: Fran (2002@210.29.11.yt)

    [19:43] <wolffox> 06,00我是废柴say: 01,00刚刚掉了...0,0 06,00say:

    [19:43] (*sOps/Dops*) Add/Remove Ops:

    [19:43] *** mortal 设置模式为: +o Skyhymn

    [19:43] <Sith> confused....

    [19:43] (*sOps/Dops*) Add/Remove Ops:

    [19:43] *** mortal 设置模式为: +o inv

    [19:43] <Freebot> 02,00(都掉了…………)

    [19:43] <inv> 12,00mmd

    [19:43] <TTT> 02,00我没掉

    [19:43] <TTT> 02,00下来了

    [19:43] *** Freebot 目前的昵称是 Jam

    [19:43] <Deane_C> 06,00say: 04,00恩0,0 06,00.

    [19:43] <wolffox> 06,00我是废柴say: 01,00强人..0,0 06,00

    [19:43] <mortal> 奇怪,这一定是RP的测试)

    第一章,Katty快跑

    I,NCR?VC?总之是陈腐或者说是死板的制度

    土人INV观察后回报说有N多的车辆从这里经过。僵尸Jam仍然在擦着他那杆年代已无法考据的霰弹枪,而变种人wolffox聒噪依旧,其他则一致同意进入不明的城镇,也就是地图上所标记的TAK。

    8:30,在经历一个多小时的跋涉后,冒险者们站在一个老早就破损了的霓虹灯下。

    “非人就用袍子遮盖住自己吧。”考虑到接近里诺可能会带来的种族歧视,队长如此劝说着两位队员,然而……

    一个巨大的变种人走到了微弱的路灯光线下,最吸引观众眼球的莫过于腰间的那把大口径手枪了。刚披上袍子的僵尸立刻缓和了神,而胆小的(?)INV则“害羞”的躲到了变种的废柴盾WF后面。

    “同类之间交涉比较好吧....”阵营绝对与L、G无缘的SITH如此的喃喃自语。而这个疑为堕落的JEDI KNIGHT的想法显然与正确答案相差十万八千里。

    mortal想辨认出那是把什么枪,但变种人的搭在枪柄上的手阻止了他进一步的观察,即使迟钝如蜗牛的队长也感受到了杀气:

    “hay,你们,外地佬!”

    要形容队长的表,只需在迷惑这个名词前加“非常”这个形容词便已足够。

    刻意伸出的友善之手与自涂满了蜜糖与油的舌头中发出的问候被这个自称是jǐng长的家伙所忽略,使得金发的美少年略感不悦。而这个教主的余孽接下来的话却更加的刺耳:

    “交出你们的武器来!”

    “以前我见过的jǐng长MAX可比他友善的多。”

    “你们可以保证冒险者的安全么?”

    僵尸和堕落的骑士(或者直接堕落的伪骑士)在队长之前开口,而神经节的传播速度堪与恐龙相媲美的队长则慢了半拍才做出回应:

    “恩?”

    ……

    对于寻常人类-特别是女子-百发百中的说服之声,才一触到变种人jǐng长的jīng神防壁便立即弹开消散。虽然明知从无论是外型与内在都远不能相比拟的野蛮的家伙口中是不到多少报的,但年轻的新人队长仍然尽他最大的努力问到了稍许:

    1,那些车辆来回于里诺与TAK之间,当然用膝盖想也知道车上装的都会是些什么了。

    2,jǐng长所佩的枪火力之猛,三枪便把一堆金属打散成片。

    3,如果要进去,就得把所有武器都交给他保管,不然就得交押金,一件武器100GP。

    4,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这样做,队伍中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当变种人说所有人都一样的时候,他有短暂的停顿。

    5,最近的城镇,也就是里诺,在215km外,

    为了不至于露宿而感冒,有着家族遗传病,一过9点便会不自觉熟睡的队长与其队友只能被迫交出了随的武器(其实也都是废铁罢了,一斤2毛钱大概也就值个5块钱而已),从而得以进入TAK。

    II,面目模糊的长发猥琐男

    与预先想象中的不同,城镇内部非常的繁华,当然,繁华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

    一路低头在注意观察车轮轨迹的队长为队友的手肘所提醒,抬头看到的是一群打扮入时的女xìng。她们分站在街的两边,眼神似乎在说对队伍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与仔细的打量这些女xìng的INV和不感xìng趣的JAM相比,队长依然只能以“迟钝”两字来形容(请原谅笔者用词之贫乏,因为这个CHA登峰造极的男人眼神呆滞而且没有商业头脑,否则他便会面带笑容的边走在路zhōng yāng边放电,这样走完一条街便能收到起码一车的水果和上千丑男的怨恨了吧?),而总体的大背景不是酒店便是赌场了。

    正当英俊的蓝眸男子向yīn影中的一个皮条客招手yù打探消息前的一瞬间,神秘男子已靠上前来。浑散发出烟臭(剧需要,剧需要……)的长发男子左手前臂上打了石膏,外面的绷带上写满了诸如“骨折1W年”之类的祝福之词,可见他的人缘之好。

    “cool...外地佬,恩?”猥琐男伸出一个手指,对着还没有开口询问的队长这样说道:“10块钱1个问题。”

    正当mortal打算就报酬问题讨价还价时,变种人若无其事的拿出了手术刀,在不由得后退了两步的男人面前比划了几下,旋即削起了水果。

    在快要笑得晕过去的一干人员面前,男子恼羞成怒的将询问价格提高了一倍。而事实上,连SITH的口才都可以说服他先透露信息-看来他知道的也不会很多很重要了。

    就在wolfox噬咬水果和Jam质疑水果的来历的当口,男子已简捷明了的说明了当地的势力分布况:BS(黑蛇)和3T。

    在满怀希望能得到小小报酬的右手面前,反应不合拍的队长再次等到骨折男负气而去后才将自己的所有口袋翻出以示“清白”。

    “我感觉上天一定要我们进那家该死的酒吧。”队长这样说着,同时也这样动了。

    在诸多女xìng的目光中,mortal和队友们走进了猥琐男指出的那家酒店。

    下面是JUN写的(口古月……)

    Pino等了良久,却见众人始终毫无表示,不心下忿忿,但看对方人多,又不好发作,咬咬牙,低声骂了一句,转头扬长而去。Mortal微觉歉然,忙翻出自己所有衣服口袋,以证明确是无长物,可Pino已然转过去,如何可以看见?Mortal心道:“此番梁子是结定了的。”索xìng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闹破了脸吧。对着Pino的背影猛一阵打手势,什么比中指啊,竖小指啊,直看得周围佣兵帮众以及当街闲人叹服不已,爆雷价喝起彩来,Mortal旋作了个四方揖,长声道:“俗话说的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在下Mortal,今天路过宝地…………”口若悬河地说了起来。

    佣兵众人均觉十分丢脸,想帮主怎把江湖耍把式的这一在此地又抖落开来,自己等人再怎么不济也混到了个佣兵当当,他这一说,可把众人以前的勾当都公之于众了。想到此际,众人忙叫Wolfox出手,只见他一把抬起了Mortal,顺势大手一按,把他的嘴封住。整一动作一气呵成,想是平时做惯了的。这一手功夫一露,周围众人又都一阵喝彩。Wolfox扛着Mortal,正要作揖说话,佣兵众人一阵惊呼,他这才想起自己差点又走了Mortal的老路,不由地一冷汗,硬生生地闭了嘴。周围看闹的闲人见他久无动静,觉得没趣,也就渐渐地散了,街上重又恢复了开初时的萧瑟。

    Wolfox等闲人都走得远了,这才放下Mortal,众佣兵只道他会大声责骂,没想到Mortal轻叹了口气,说道:“我这毛病,确是十几年下来的了,起初以为总能克服,可谁想到一兴奋,却又犯了。你们这样作为,也怪不得你们太多。rì后还需大家合力替我好好把住嘴上这道关啊。”众佣兵听了Mortal语重心长的一番话,无不感动,都哽咽着表示,今后一定出尽全力,誓要助帮主Mortal克服此疾。

    唏嘘良久,Mortal转头四顾,发现面前就有好大一座酒楼,端的是金碧辉煌,幌子上闪闪亮亮,似有数支明灯高挂其上。再定睛一看,这幌子上却没有字,酒楼的名称也就无从知晓了。Mortal双目又四处扫了一下,发现酒楼墙边,倚着众多胭脂女子,一个个脸现风尘之sè,却又隐隐透出一股虎狼之气。众女见他看向自己,都不由得朝他一笑,满嘴的鲜红牙显露无疑,其上还点缀着几颗各sè的牙齿。Mortal看得内心一惊,暗暗戒备。缓缓转过来,向众佣兵说道:“连rì赶路,疲累已极,这里正有一座酒楼,不如进去好好吃上一顿,美美休息一番,诸位以为如何?”众人连声称是,说话间大踏步迈进酒楼。

    那酒楼内却与街上又是完全不同的一番光景,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众佣兵好不容易都有位子坐了,一迭连声地招呼酒保来送茶倒水。过了一会儿,慢腾腾走上一个店伙儿,众佣兵一看他脸,却又吃了一惊,原来那是个僵尸。Mortal心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只道走的地方多了,看见过各种风土人,可此间竟然让僵尸来做店伙儿,却也是从所未见。”不由得暗暗称奇,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僵尸店伙儿聊了起来。众佣兵在旁不敢出声,只得忍饥挨饿,等着帮主Mortal说完,再行叫菜。可是人人脸上都露出了绝望之sè,均知帮主这一聊起来,却不定要到何时方得终止。

    正说话间,突然边的一桌爆发出一阵大声的嘈杂。循声望去,是一帮超级变种人正在赌钱,坐庄的却是个美貌女子,只见她材苗条,细腰一握,甚是美,更兼且脸sè晶莹,肤光如雪,瓜子脸上左半边还有一个酒窝,一双媚眼流转,只是望着牌桌。再看那四个赌钱的超级变种人,各各虎背熊腰,两膀似有千斤之力。只见其中一人,突然站起来,蒲扇大般的一只手伸向牌桌,只一抄,便将所有牌都翻了过来,众人围上一看,都不由地吃了一惊,原来牌桌上竟然翻出了五张红心A。

    还在众人惊疑之间,只听一个变种人大声喝道:“兀那人,竟敢骗你老子。”随音至,一个钵盂大的铁拳挥了过来。可谁知那女子看似弱,却是手异常矫健。只见她一个“鹞子翻”,从座位上腾空而起,凌空一扭腰,顺势踢翻了牌桌,金钱撒了一地,叮叮当当的声音甚是好听,她的子却借着反弹的力量纵向了大门。

    这原只是睦呼一瞬间的事,那女子看似颇为得意,正要逃出门去,斜刺里却猛地闪出一个大汉,正是刚才那四个变种人之一。他铁塔般的躯门前一立,一下便堵住了女子的去路。一阵寒意似乎掠过了那女子的眼眸之中,她目光迅速超酒楼内的食客上瞟去。这时的酒楼,大部分顾客都已退到墙角一边,只有那Mortal一人,还死拽着僵尸店伙儿,问长问短,嘘寒问暖。女子微一沉吟,忽然心生一计,朝着Mortal猛打了一下响指,并且还怪异地吹了一声口哨,众人的目光只一瞬间便被吸引过去,那四条大汉更是死盯着Mortal。这片刻的宁静似乎也使Mortal感到了些许奇怪,他四顾一番,发现人人都注视着自己,不暗自得意,心道:“今rì这陪衬人看来是选对了。”哪知那超级变种人凶神恶煞一般,竟朝自己扑来,呆了一呆,随即一声怪叫:“风紧!扯呼!”

    几个佣兵早就见势不妙,只苦于帮主未曾开言,实不敢轻举妄动。这时一听呼喝,正是求之不得,当下众人超门口急奔过去。此时,那女子趁着变种人分神之际,突然从自己皮靴之中取出一把“沙漠之鹰”的火铳,朝着挡在门口的变种人就是一枪,那大汉应声而倒,女子趁机从他上跨过,一跃而出。临了之际,还不忘轻声对逃在第一位的僵尸佣兵Jam说道:“跟着我。”Jam听了,也是一愕,心道:“反正此地人生地不熟,跑到哪里是哪里吧。”当下决定跟着女子一起逃跑。但就这么一顿的功夫,背后变种人已经追到,幸得Jam灵敏异常,一个急窜,硬是从变种人的拳头下面躲了过去。后几名队友纷纷奔向门口,佣兵Sith虽然一忍者打扮,平时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可关键时刻,功夫却不到家,被那变种人狠狠一拳,只打得眼冒金星,不过还是强自硬撑,模模糊糊地辨了方向,仍是超大门急遁而去。帮主Mortal此时却又变了一番心思,他见那四人彪悍,就想对他们劝诫解释一番,然后收之于门下。Wolfox见帮主冥顽不灵,如此境地,竟还似痴痴地等敌人上前,当下把心一横,咬了咬牙,一拳头将Mortal打昏,扛上肩就疾步而逃。只有佣兵Inv,早想到了应对之策,一缩藏到了桌子底下,趴伏着只待那些变种人追远,一边口里连珠价地念叨:“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佑,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佑…………”。

    众佣兵除了Inv之外,都逃出了门去,一个挨着一个,宛似一条长龙。这时Mortal已然苏醒,他狠狠瞪了Wolfox一眼,心道:“唯今之际,要想解释,看来只有着落在那女子上了。”想到此处,一声长啸:“那姑娘,且等一等,听完我的说话再跑不迟。”可那女子脚步却丝毫不停。Mortal因着这一声叫,泄了一口真气,反而又坠后了些,后变种人的呼吸已几乎可闻。Mortal这一惊可不小,当下使出家门绝学“八步赶蟾”轻功,向前急窜。

    那女子带着众佣兵,一路奔逃进了一条黑暗的胡同。这时Mortal终于赶上了女子,刚要上前一把扯住,黑洞洞的铳口却已对准了他。Mortal心中害怕,表面却没露出分毫,一鞠躬,笑吟吟道:“别激动,我叫Mortal,是这个佣兵团的帮主。”当下将众佣兵一个个做了介绍。那女子静静听着,脸上没丝毫表。Mortal继续说道:“我瞧姑娘和那几个壮汉之间的仇怨也不是无法解开,无非就是一些金钱上的麻烦。在下有个不之请:我愿做东,姑娘和那几位仁兄一起参加,大家餐桌上了了这些铜钱里的勾当,往后井水不犯河水,岂不是好?”Mortal料想自己这番话说得极为漂亮,那姑娘断没有回绝的道理。可他背后的众佣兵却在那里缓缓地摇头。

    那女子听了这番说词,不怔了一怔,眼里流露出感到不可思议的神,她伸过手去,摸了摸Mortal的额头,又摸了下自己的,也像众佣兵一般缓缓地摇起头来,右手一挥,火铳的手柄敲在了Mortal的后颈上,顿时把他敲晕了过去。再看一眼他后的众佣兵,只见人人脸上都露出了感激之sè,个个泪盈眶。

    就在这时,追兵也到了,他们好似熟门熟路一般,走进了胡同。僵尸Jam偷眼望去,只见那刚才已经倒地不起的变种人竟也在追兵的队伍之中,这一惊吃得不小,Jam不冒出一的冷汗。众佣兵正做没理会处,那女子却开口了。

    “我们本是一伙儿的”她指了指那几个大汉,好整以遐地说道:“如此这般地将诸位请到此处,实在也是迫不得已。”说话间,向众人微微道了个万福,此时Mortal正幽幽醒转,见她施礼,忙起回作了个揖。女子笑了笑,继续道:“众位英雄刚才多有得罪,如有受伤的,我们会尽力医治。”说完抬了抬手,一个变种人上前,递给Sith一支治疗针。众佣兵见她如此慷慨,些许小伤竟给这般大的回报。无不纷纷抢起,宽衣解带,开始检视上的伤疤。女子似乎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景,忙补充道:“刚才受伤的才给。”众人一听,个个都颓然坐倒,深悔刚才跑得太快,竟没被变种人打上一拳,其中悔意最深的就是Jam了,捶顿足,呼天喊地。那女子一帮人看着眼前的这些个佣兵,忧虑之sè不经意间布满了脸庞。

    女子待众人sāo动过后,继续说道:“此城名唤Tak,城中有两个最大的帮派,一曰黑蛇,一曰3T,黑蛇确要略强些。可众位英雄知道,我们习武之人,根本乃是要强健体,除强扶弱,岂知这黑蛇帮,与匪人为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最近竟然还不分青红皂白,强抢我们的财产妻女。我们3T帮实在忍无可忍,决意要再招人手,强壮自,为民除害,灭了这黑蛇帮,众家英雄是否肯略施援手呢?”说着,悲悲切切留下泪来:“众位英雄如肯想助,吾等将感激涕零。吾家帮主已略背了2000两的薄礼,就待事成之后,给各位英雄用作盘缠,另外,众英雄的趁手兵器我帮也会帮忙讨还。”

    众佣兵起初都是一幅漠不关心的神,待听得那2000两的报酬,个个瞬时都显得义愤填膺起来。帮主Mortal跳起,大声道:“行侠仗义,乃吾辈本分,莫说是有这2000两,就是没有,吾等也必将要惩恶扬善。”顿了顿,问道:“能不能给3000两?”女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说道:“答应你了。”伸出雪白粉嫩的手来,与Mortal击掌为誓。

    众人走出胡同之时,已是月上中天。女子回过头来,对后佣兵众人说道:“各位累了,先去歇息吧。”转刚要走,Mortal抢上前去,问道:“不知姐姐如何称呼?”女子脸一红,轻声说道:“小女子名唤Katty。”说完,道了个万福,笑一声,飞也似地跑开了,只余下后如痴如醉的佣兵众人。

    另外,给出战报撰写者的原始记录:

    [21:51] <MORTAL> 那么

    [21:51] <MORTAL> 应该没人写战报吧?

    [21:51] *** 已退出: 紫菜 (2002@61.151.98.mk) (Quit: (FreeBot) http://www.fastirc.com/freebot/ [下载] plankton`s (FreeBot) Version 3.93)

    [21:51] *** 已退出: Deane (2002@211.71.65.ae) (Quit: (FreeBot))

    [21:51] <inv> mmd 的电信啊

    [21:51] <Jam> 队长写

    [21:51] <MORTAL> ……

    [21:51] <MORTAL> 死也不写

    [21:51] <MORTAL> 这是耻辱

    [21:51] <Jam> 以前的战报就算了,这次的一定要你写

    [21:52] <MORTAL> ……

    [21:52] <inv> jiejiejie

    [21:52] <Jam> 一定要写

    [21:52] <MORTAL> sè子决定!

    [21:52] <织羽> mortal值得纪念的一天,当然要写下来

    [21:52] <Jam> 同意cas写的举手

    [21:52] <Jam> 1

    [21:52] <MORTAL> 投100

    [21:52] <MORTAL> 最小的写

    [21:52] <Sith> 必然是CAS啊……

    [21:52] <MORTAL> 这样不公平……

    [21:52] <inv> 我不可能写啊,漏了很多

    [21:52] <Jam> 时间多久?多久要交战报

    [21:52] <MORTAL> 那我下次干脆直接撞墙算了

    [21:53] <Jam> 时间多久?多久交战报

    [21:53] *** X-Flie_final 目前的昵称是 没有H没有H没有

    [21:53] <MORTAL> 一个礼拜内吧

    [21:53] <MORTAL> ……

    [21:53] <Jam> 到底谁写

    [21:53] <MORTAL> 没自愿就投sè子

    [21:54] <Jam> 另外几位的意见呢?

    [21:54] <Jam> sith

    [21:54] <Jam> wolfox

    [21:54] <Jam> inv

    [21:54] <Sith> 自然是那个D100投不过10的废柴写...

    [21:54] <MORTAL> 来呀

    [21:54] <MORTAL> 要比吗?

    [21:54] <Jam> 嗯,哼哼哼哼

    [21:55] <inv> 我不可能写啊,漏了很多节……

    [21:55] <Sith> wahahaha...

    [21:55] <inv> jiejiejie

    [21:55] <MORTAL> 那么来投sè子

    [21:55] <inv> 该死的电信,现在又好了……

    [21:55] <Sith> 不过...不写也没损失吧..

    [21:55] <Jam> 算了,jam,mortal,sith,wolfox,都来投吧

    [21:55] <MORTAL> 那么INV先

    [21:55] <Jam> 不能不写

    [21:55] <MORTAL> 按顺序来

    [21:56] <Jam> inv这次不该写,它漏掉太多了

    [21:56] <MORTAL> 恩

    [21:56] <Jam> 本着事实说话

    [21:56] <MORTAL> 那你投先……

    [21:56] * Jam 进行判定,结果是:(1d100+0)×100%=(*+0)×100%=*

    [21:56] * MORTAL 进行判定,结果是:(1d100+0)×100%=(19+0)×100%=19

    [21:56] <MORTAL> ……

    [21:56] <Jam> 哈哈

    [21:57] <MORTAL> 怒了,怒了啊!

    [21:57] <inv> 哈哈

    [21:57] <Jam> sith

    [21:57] * Sith 进行判定,结果是:(1d100+0)=65+0=65

    [21:57] <inv> 天意啊

    [21:57] <MORTAL> ……

    [21:57] <Sith> 得

    [21:57] <wolffox> 我是废柴say: 我就不用投了吧?............

    [21:57] <Jam> wolfox

    [21:57] * inv 进行判定,结果是:(1d100+0)=17+0=17

    [21:57] <MORTAL> JIEJIEJIE

    [21:57] <wolffox> 我是废柴say: 嘎.......

    [21:57] <inv> 可惜啊

    [21:57] <Sith> 哇哈哈哈……今天邪门了

    [21:57] * wolffox 进行判定,结果是:(1d100+0)=83+0=83

    [21:57] <inv> [21:57] <Jam> inv这次不该写,它漏掉太多了

    [21:57] <wolffox> 我是废柴say: 哇哈哈哈哈哈......

    [21:57] <MORTAL> ……

    [21:57] <Jam> 呼,决定了

    [21:57] <Sith> 天意啊

    [21:57] <MORTAL> >_<

    [21:57] <Sith> CAS你个废柴……

    [21:57] * inv 对MORTAL说:加油啊

    [21:57] <Jam> 老天最大啊

    [21:58] <MORTAL> 血气逆行……

    [21:58] <Jam> 嗯,愉快的一天

    [21:58] * wolffox cas难的有这么清醒..........

    [21:58] <Jam> 今天是愉快的一天

    [21:58] <wolffox> 我是废柴say: 3K钱............

    [21:58] <MORTAL> 清醒反而痛苦……

    队长的自述

    如果你们问我对一个僵尸来做酒店的侍应有无意见的话,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没有。”

    如果他对一个年轻貌美且彬彬有礼的金发男子要杯免费的水的要求都以恶劣的服务态度相回应,还刻意将拇指按入水中的话,那么就是:“有。”

    这个酒店-暂且就叫它加洲旅店好了,因为这里是北加洲且这家酒店兼营住宿-里有很多的人,他们都在喝着酒,酒喝多了就可能会有不安定的场面出现。然而我却不知道事竟然会是这样的出场……

    喧哗起时,我正在考虑今后的生计问题。我们进来时所有的武器都被暂扣,而武器对我们来说就好比吃饭时用的饭碗。没有了饭碗,这饭又该去何处吃呢?

    恩,就在我左手西偏东46度角那边,几个变种人正在那边闹腾着。其中一个似乎正用暴力翻开一位女士的手,好使得手掌中的牌面能公布于众。

    这个游戏我也曾玩过。在我的家乡,男女之间如果有意思,就会由一方丢三张牌过来:QQK,也就是“谈谈看?”的意思。如果觉得有意,则由另一放丢还一张:Q,也就是“谈”的意思。虽然一般没回应就是“你死了这条心吧”的表示,但也有刻薄的人丢回去两张牌:“QK,也就是“弹开”的意思。在那段rì子里,我以累计到手的扑克牌的厚度为心中彷徨的排遣。

    然而那女子手中既不是一张也不是两张牌,而是五张,五个A

    我不慌不忙的起,以尽可能优雅的姿势逃离案发现场

    而小城TAK的命运,因为我们而开始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改变

重要声明:小说《辐射三部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